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四十九章 长板坡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人的青年时代要啥没有,其实挺苦闷,热闹不能不看。
     天上都是脚板印的韩路如何能够错过这个大场面,骨碌一声跳下床,顾不得洗脸,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就跑到办中心办公室外的空地上。
     却见这里满满当当全是人,最搞笑的是都穿着戏装,还画了脸谱。
     今天晚上有《杀惜》和《长板坡》两出戏。
     杀惜还好,扮宋江那个男演员没什么夸张的打扮,就套了个假发,下颌装了一部长须。脸上也就涂了点红色;扮婆惜的陶桃则一身青衣,脑袋上扣着头面,略施粉黛,亭亭玉立,比宋公明高出半个头。这也符合小说中的设定,毕竟宋江外号忠义黑三郎,黑矮壮,外形条件不成,确实不太配得上她。
     抛开年龄问题不谈,市文化艺术中心的男男女女长得其实都很不错,男的帅气,女人漂亮。当然,金大爷、常月华、老王、老刘几个和韩路熟悉的人是例外。陶桃在众人中也算是中上,但一站在人群中,身上仿佛有光,很轻易就被人发现。
     看到韩路朝她看来,陶桃面上露出鄙夷,无声一哼,把头转开。
     《杀惜》也就罢了,《长板坡》那群人很离谱。
     却见满世界都大花脸,皆着长长的战袍,头冠上长长的野鸡毛翎子在风中激动地颤着。红红绿绿,让人眼花缭乱。
     他们手中还挥舞中各色兵器,斧钺钩叉刀枪剑戟,鼓噪着对着办公室发出阵阵怒吼:“杨光,你给我出来!”
     “杨主任,出来对话!”
     “杨光小儿,出来吃爷爷一矛,哇呀呀呀呀呀!”
     韩路哈一声笑得口水都喷出来。
     钟小琴见韩路过来,喜滋滋地立在他身边:“弟弟,大白天的在屋里睡什么觉?刚才我在人群里找了半天没找着人,急死我了。”
     “昨天排了个通宵买火车票,累得要命。我就一后勤工作人员,反正该干的活儿都已经干完,也没必要跑剧院那边去吧?”
     钟小琴问票买到没有,什么时候回家去看咱爸妈,听韩路说已经买好之后。她又道,今天这事你还真得去,毕竟是集体行动,你也是咱们中心的一份子。如果不到,将来须不要见人,是会要被大伙儿排斥的。
     韩路道,钟姐你有心了,是得去,这种热闹错过了怪可惜的。
     说话中,那群演员更是激动,开始用兵器敲着办公室的门窗,继续怒吼:“出来,给我出来!”
     这个时候,负责道具的人喊:“各位爷,各位老板,手下有点分寸,行头弄坏了不好修……哎哟,子龙,你的靴子,踩煤堆里去了……”
     但已经来不及。
     因为人实在太多,大家身上的戏装本就臃肿,背上还插了靠旗,打扮得跟刺猬一般,行动甚不方便,难免产生碰撞。
     却见,扮夏侯尚那人动作过大,靠旗抽到赵云脸上。
     赵子龙下意识一闪,厚底靴子踩上煤堆,跌了个狗啃泥。
     张飞哇哇一声吼:“休要伤了我家子龙!”
     众人都是笑成一片。
     韩路更是眼泪都出来,直拍大腿:“赵子龙被小白脸夏侯尚给撂倒,这长板坡是穿越剧吗?”
     钟小琴:“哎哟,我的苹果肌,哎哟,我脸都笑痛了!”
     韩路:“姐,你再激动也不能拧我胳膊呀,我更痛。对了,这次行动是谁领头的。”
     钟小琴指着前面说,领头是扮张飞的老辛,扮夏侯尚的老史。
     辛、史二人是前川剧团的元老,两人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从外省一专业剧团调到金沙市支援三线建设,快到退休年龄了。
     两人年纪大,嗓子已然不成。好在这次长板坡人多,要照顾一下许久没有登台的老同志,这才特意让他们领衔。
     张飞喝断当阳桥也没几句唱词,老辛也能对付过去,只要演出那股霸气就行。至于夏侯尚,索性一句腔都不用开,抱头任锤,叫常山赵子龙把青罡宝剑抢去,打完收工,回家逗孙子。
     这二位老人家资历老,职称高,带了几十个徒弟,有他们振臂一呼,全单位群众皆来响应。
     韩路又问:“杨主任是不是在办公室里?”
     钟小琴:“应该在里面,先前还看到灯。等大家冲过来,他就把门闭了,灯也关了,一声不敢吭,你是不是要舍身救主?弟弟,我劝你还是别,大伙儿挺激动的,等下如果发生冲突,别把自己赔进去。”
     韩路:“舍身是不得舍的,我就看看,如果他有事,我肯定会去劝的。”
     话虽然这么说,韩路倒有点紧张了。火车票的事他欠了杨光一个大人情,而且,自从进单位以来,老杨对他照顾有加,如果主任有事,肯定是要帮的。否则,那就是不讲义气。
     他对于这种群体事件并不陌生,当年老爹的单位改制,工人下岗,他也跟着父亲去闹过。自然知道,大家情绪一亢奋,局面很容易就不可收拾。
     那么,这么办呢?
     叫嚣了半天,办公室里还是没人吭声。
     众人更是愤怒,当下,曹刘阵营空前团结,张飞、赵云、许楮、徐晃、曹孟德、夏侯渊、夏侯尚、李典、于禁努力同心,把兵器都打折了。
     只梁山众好汉们因为咖位实在太低,竟打不了头阵,被挤到后面。
     “蓬!”
     终于,力能搏虎的许楮一脚踢开办公室铁门。
     只见,里面只宋田一人瑟瑟发抖。
     众人一呆:“怎么是你不是杨光?”
     “弄错了,弄错了,杨光不在里面。”
     宋田突然一拍桌子,喝道:“你们干什么,想造反吗?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不好好演出跑过来捣乱,是要犯大错误的。单位有单位的难处,领导有领导的考虑,编制的事情要通盘考虑。就算咱们单位解体了,转职了,他也是合情合理。国家还不富裕,负担也重。我们不为国家想,谁为国家想?真有本事,哪里不能吃饭?”
     这一段话他显然是考虑许久,说得跟背书一样。
     “你们谁带头的,都要记下来!”他又看了韩路一眼:“韩路,是不是你组织的,你要负责。”
     说罢,就拿起纸笔飞快地写起来。
     韩路一呆,满面无辜。混蛋宋田,我都离你五米远,你还不肯放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拉黑名单,你敢!”众人恼了,同声怒骂。
     “宋田,你什么玩意儿,关你屁事,滚开!”
     宋田故做镇定,喝道:“我负责办公室工作,后勤还有中心日常事务都归我管。都给我老实点,准备演出!”
     “演出演出,演出个鬼。”
     “宋田,你算哪把夜壶,还装出大干部的样子?”
     “哟,你以为你谁呀,办公室主任可不是你。怎么,看到老王要退休了,你想接人班?”
     “打个XX的。”
     看到众人要动手的样子,宋田终于绷不住,尖叫:“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我要告你们,你们犯法了!”
     陶桃忽然排开众人走过来,抢过他手中的笔,对着墙壁狠狠刺了几下,把钢笔笔尖戳弯。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这下宋田想拉黑名单也拉不成了。
     大家同声喝彩:“好一个专诸刺僚。”
     “好一个荆柯刺秦。”
     “好个搏浪沙一击!”
     韩路也忍不住叫了一声好:“这娘们儿,当真飒爽!”
     老金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韩路身边的,猛点头:“能动手绝不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