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四十八章 长者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会议一结束,韩路就开始忙起来。
     二十六号的演出场地在湖山剧院。
     湖山剧院前身是市影剧院,以前金沙市包括矿区的文艺团体都会在那里演出。八十年代后期,各种演出越来越少,又开始放电影。到九十年代,电影也干不下去了。
     后来这地方就交给文化艺术中心管理,但产权属于国资委,里面的员工的编制也不在中心。如此,那边的工作人员可不太买帐了。
     文化中心不是每年有六十场的演出任务吗,几乎每周一场。要完成这个任务,你就得走出去,到各大单位去,到乡下去,直接把精神粮食送到群众手中。如果坐在剧院等,那可等不来。你总不可能说:“XX单位,我们中心将于某月某日在湖山剧院上演《将相和》你们到时候来看。”人家在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打打小麻将,吃吃麻辣烫不好吗,跑你这里来坐两小时?
     也因为湖山剧场长期闲置,里面的设备都已经老化。
     既然要重新启用,卫生总得打扫吧,设备要调试吧?
     老王又病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宋田扯了个靶子说有事没去。至于办公室其他两个妇女,她们到了剧院就顾着和那边的两个小伙子扯闲篇,又说不懂电器设备,把所有的工作都丢给了韩路。
     韩路为人喜动不喜静,爱找事,按照本地方言来说就是“颤翎子”意思是像一只孔雀,喜欢把身上最美丽的羽毛抖给大家看,哗众取宠,比较负面。
     他却不这么认为,活儿大家都不干,那二十六号的演出怎么办?
     总得有人勇于任事啊?
     再说我早一点弄好这事,也好早一点买火车票回家,拖到最后,拖的也是我自己个儿。
     他检查和调试设备,一开机才发现真真是乱成一团。
     湖山剧场的设备大多是十多年前购入的,电器设备这东西大家都知道的,也就十来年寿命。特别是影响,效果极差,比草台班子都不如。
     跟杨光和老王汇报后,韩路从外面找了个卖音响的老板,鼓捣半天,换了几组线,勉强可以对付着用。
     但这个是时候吊杆又出问题了。
     所谓吊杆,其实就是剧场里用来悬挂大幕和灯光的机器。
     这东西需要专业电工来处理,也比较花钱。
     杨光可没钱,就从外单位借来了几个电工,让韩路领着他们鼓捣。
     一月底的金沙市已经有点冷了,剧场里也空旷,但韩路带着电工在梯子上爬上爬下,还是热出一身汗。
     等弄到晚上七点,吊杆终于弄好韩路跟杨主任汇报之后,开始试机。让电工把吊杆放到不同的位置,一组组试灯。
     宋田听说这边马上搞好,终于出现了,在现场颐指气使,好象他就是这次维修设备的主力军一样。
     韩路浑身都是灰尘,手也磨破了,加上没吃晚饭,哪里还有力气置气。姓宋的你要摘桃子摘就是了,我只求快点把这里弄好走人。
     就在这个时候,吊杆又出问题,放一半卡住了,无论怎么弄就是纹丝不动。
     宋田开始呵斥韩路和那几个电工,说,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弄了一下午还没弄好,刚才还说马上就搞定,这也太不负责任了,我要向领导反应,扣你们的工资。
     他这么来一句,韩路心叫一声糟糕。
     那几个电工可就恼了,人家本来就不是文化中心的,来这里干了一下午活相当于支援兄弟单位,又不多拿一分钱,凭什么吃你的气。
     当下,他们就把手套摘下来一摔,收拾工具撂挑子走人。
     宋田还在后面不干不干净地说,你们什么态度,有你们这么干工作的?
     韩路终于忍不住了,怒吼他一句:“你放什么臭屁,不会说话把狗嘴给我闭上。”
     他急忙追上那几个电工,又是打拱又是作揖:“哥儿几个,刚才那人就是个神经病,你们跟他生气做什么,看在我的面子上,帮帮忙,帮帮忙?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又自掏腰包给大家买了水买了烟。
     下午的时候,电工们干活,韩路一直在旁边打下手,出的力一样多。几个电工对他很有好感,见他态度诚恳,都说:“韩路,如果不是看到你的面子,咱们还真就回去了,爱谁谁?”
     “对啊,韩路是咱们哥们儿,出来混,义气最重要,就帮帮他。”
     韩路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我谢谢大家,等弄完请大家吃麻辣烫。”
     好不容易把吊杆的事弄完,韩路陪几电工兄弟吃了消夜,浑身上下已经酸软得不行,只恨不得立即回家洗澡睡觉,可是不行,他还要买后天的火车票呢!
     等他抬着板凳去了火车站,顿时被那里的人山人海给吓了一大跳。
     这人多得呀,比中秋国庆节还离谱。候车大厅已经装不下了,许多人索性在站前广场打地铺睡觉。
     还好金沙市天气热,不然还真把人给冻坏了。
     “喂,小路啊,你什么时候能够回家啊!”是老娘的电话,声音中充满了期盼。
     韩路笑问:“妈,你是不是想我了?”
     老娘:“还真想的,我就想问问你什么时候的车票。”
     “反正一准到,什么时候的车票不重要。”
     老娘:“不是,小路你不是爱吃豆渣粑吗,我要掐着时间做,你一回家就能吃上。”
     豆渣粑是老家的特色小吃,很普通,但做法却麻烦。首先要把做豆腐剩下的豆渣和上辣椒和盐腌上一晚上,然后再将糯米蒸熟捣成糊糊,与和好调料的豆渣搅在一起,捏成粑粑,放在碳火上烤。
     这玩意儿既有糯米的醇香又有豆渣的清爽,再加上二荆条辣椒的火爆,好吃的要命。
     但是不能放久了,放的时间一长,一是不新鲜,二是变干之后就失去了辣椒本身的鲜味。
     现做现吃风味才能恰到好处。
     “有豆渣粑吃,太好了!”韩路欢呼,接着又苦恼地说:“妈,真不能给你一个准信。火车票难买得很,我现在正在车站排队呢,搞不好要排个通宵。”
     忽然,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的一声低呼:“你干什么,抢什么电话。”
     接着电话里是父亲老韩愤怒的咒骂:“韩路,你这个瓜娃子,连张火车票都买不到,你是吃草长大的?你不是干部吗,不是当官的吗?”
     韩路哭丧:“爸,我就是普通工作人员,还是事业编,你可高看我了。”
     老韩继续咆哮;“当年让你考我们这里,你不肯,跑金沙去,你这个混帐玩意儿!”
     韩路有点害怕老爹:“爸……哎,这信号……不跟你说了,我还排队呢!”
     急忙挂了电话。
     长长的队伍用蜗牛一般的速度朝前挪,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父亲的电话再次打进来:“买到没有?”
     韩路:“爸,还早呢,前面起码好几百人。”
     老韩:“要你什么用?”
     韩路:“我也不能把前面的人都给打跑吧?爸,你别急呀……喂喂喂……怎么没声音,这破信号,不说了。”
     继续排队,又是一个小时过去,老韩依旧打电话进来。
     韩路没好气:“爸爸,你不睡觉吗,别打了,我买到票第一时间告诉你成不成?”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色破晓,不觉中竟排了一个通宵。
     好不容易挤到窗口位置,一问,却没票了。
     韩路沮丧得再说不出话来,闷闷地在火车站外面吃了一碗豆腐脑,看着远处的青山发呆。
     父亲的电话又打过来,问是什么时候的火车,哪天能够到家。
     韩路累了一夜,有气无力回答,爸,你别催了,没买到。你想让我回家过年的心情,我能理解,可现实情况就这样,等我另外想办法吧!
     老韩彻底爆发了,说,你能有什么办法,我看你就是个没用的东西,忤逆不孝顺,天打雷劈。
     韩路熬了个通宵,内火正旺,忍不住道,爸,你说啥话,怎么能够扯到不孝上面去呢?
     老韩可管不了那么多,扯直了嗓子就开始漫骂“畜生”“兔崽子”“滚你妈的”污言秽语滚滚而来,最后连“私娃子”都出来了。
     韩路没想到父亲会发这么大火,以前读大学的时候,有一年他因为要复习备考,也没有回家过年,爹妈也没说什么呀!
     打完电话,他起身准备回家,一站起身来,才发现脚痛得厉害。
     原来,站了一晚上,他的两条小腿都肿了。
     想起父亲的不理解,韩路委屈得要命,泪水都掉下来了。
     无论多大年纪,无论走多远,只要父母在,你永远都是个孩子。
     回到单位,恰好是上班时间,杨光见韩路一脸疲倦,问他怎么回事。
     韩路说了自己去火车站通宵排队的事,没有票这假请不成了。又道,主任放心,湖山剧场的事情已经弄好了影响不了演出。
     杨光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韩路,说,昨天剧场的事情我晓得了,现在如你这种吃得了苦的年轻人还真不多了,难得,票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说罢,就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和那头说了了要票的事。
     一个小时后,有人送来一张明天上午从金沙去省城的火车票。
     零八年的时候,火车票还没有实行实名制,代买车票挺简单。
     杨光把车票扔给韩路:“小韩,下午就不用上班了,回家补瞌睡,代问你父母好。”
     韩路疑惑地问,主任你在火车站有熟人,那上次去省城怎么不动用这个关系,害我去排队抢票。
     杨光说他小姨妹这个月刚调去车站做了个不大不小的领导,以前不是没有这层关系吗?
     韩路,那以后每年春运是不是都可以找你帮买车票,主任,我给你带家乡的土特产。
     说罢,就喜滋滋地收拾东西准备放长假。
     杨光:“就这么跑了,不把车票钱给我?”
     “你一大领导还这么小气?我也穷,从下个月工资里扣吧!”韩路笑嘻嘻地朝他一鞠躬:“谢谢主任,谢谢!”
     他是真心感激杨光。
     在韩路心目中,这就是一位敦厚长者,让人尊重。
     回到宿舍,韩路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说车票已经买了,三十晚上一准赶回家,你老人家就别骂了。你骂我是私娃子,那不是骂我妈,那不是骂你自己吗?
     老韩:“臭私娃儿,三十晚上如果你不出现,老子整死你。”这个老钳工老工人,就是如此简单粗暴不讲理。
     韩路有点虚他,保证了半天,这才倒床上迷瞪过去。
     正睡得酣畅,电话响了,他实在太累,眼睛怎么也睁不开,摸过电话:“爸,你还打?”
     “咱爸怎么了?”那头传来钟小琴的声音。
     韩路:“我正睡觉,别打搅我行不行?”
     “睡什么睡,现在都六点了,快起来看热闹,出事了,出大事了?”钟小琴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兴奋:“咱们中心的三百号人马都约好了,准备杀到湖山剧院,找市领导扯皮。弟弟,你快起来跟我们一起去,这事可不能少了你。”
     “啊!”韩路瞬间清醒“我马上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