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五十章 季布一诺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韩路:“老金,陶老板是东北人?”
     人太多太吵,老金耳背:“冻,不冻啊,这天挺热的。”
     “你老还是歇着吧!”
     见办公室之有宋田一人,杨光不在,不知道又有谁喊了一声:“主任躲了,咱们就去剧院直接找大领导。”
     一声呼啸,众人就朝文化中心外的大街扑去。
     今天晚的演出挺重要,据说市、区两级主要领导都要来,另外,市文体委、市委编办、人事局、财政局都要来人,正好一锅烩,现场解决问题。
     一辆负责交通的大巴车早早等在街边,见这群演员冲出来,也不上车,直接步行游街,司机很无奈,只得挂了一档慢慢跟在后面。
     演出时间是七点三十,闹腾了这半天,已经是六点半了。
     金沙市冬天暖和,现在太阳还没有下山,夕阳给市区涂上一抹金黄,温度依旧在二十五六度左右。满大街都是出门散步休闲吃饭的群众,文化艺术中心这三百人马浩荡而来,都做古装打扮。却见,刀枪闪亮,旌旗招展,花面戏孔,都惊得瞪大了眼睛,驻足观看。
     有好事者拉住一个演员问:“哥,你们这是做啥子?”
     那演员是演宋江的,就回答:“江州,劫法场。眼前黑洞洞,定是那贼人巢穴,待我冲将进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哥,我怎么听不懂呢!”
     “造反听说过吧?”旁边,演关羽的绿帽子大汉是老演员,嗓子早倒了,接过好事者递过来的香烟,吐了一口寂寞的烟雾,道:“找市领导扯皮要说法解决问题。”
     闹事啊?这可是要出大新闻的,群众都兴奋起来,发出一声喊,跟上了文化艺术中心的游街队伍。
     沿途不断有人加入,越来越多,逐渐汇成一条长龙,好象是正月十五的花灯游行。道路上的汽车都停下来让道,兴奋地摁着喇叭,还有交警过来值勤,给大家开道。
     太阳终于落山,街灯亮了。长街如同黑色的枝条,无树的人头就是枝条上的花儿。
     老金三代人都在中心上班,编制问题直接关系到他一大家人吃饭问题,自然也来了。
     看到这声势,韩路突然有点担心:“老金,你们这么干好象不太妥当。事情搞大了,对大家都是不太好的。”
     老金:“什么,柿子,咱们这里太热不产柿子。你想吃的,得去滇省买。”
     韩路也不管他能否听见,自言自语:“不行,我得给杨主任打个电话。今天如果出了状况,吃挂落的就是他老人家。老杨对我那是真的不错,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倒霉。”
     老金:“今天这事一闹,老杨的主任怕是干不成要提前退休,搞不好行政级别也得下调几级。反正,这个处分他是背定了,说起来也挺倒霉的。”
     “啊!”韩路低呼。他早就抱着离开文化艺术中心的心思,目前也就是在这里混口饭吃,单位将来何去何从也不关心。今天跟大家出来,一是从众,二是看场热闹。
     听老金说这番话,心中突然替杨光担心。
     正要掏电话,前面突然发出一阵喊:“杨光来了,杨光来了!”
     韩路忙朝前跑去,却见杨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拦住了长长的队伍,“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别闹了别闹了,有什么事情咱们下来再说成不成?”
     赵云摇头:“不成。”
     夏侯尚叫道:“杨主任,编制的事情咱们说了有大半年了,每次你都说下来再说,下来再说,最后呢,最后不还是不了了之?今天这事如果不给个主张,就不算完?”
     杨光苦笑:“凡事都有个过程,编制的事情何等重大,市里又要调查研究,又有参考其他地方的经验,又要研究国家政策,又要考虑我们中心的实际情况,会都不知道开了多少,哪里有那么轻易做出决定的?”
     张飞怒喝:“放屁,照我看来,这事也简单,保留还是不保留,直接给个准信。保留,咱们就继续干下去;不保留,调动我们去其他事业单位,哪怕是去环卫所收垃圾,只要有编制,咱也高高兴兴过去。”
     “老辛,老辛,你可是老艺术家了,以前还拿过国家级大奖,让你收垃圾,象话吗?”杨光面上更是苦涩。
     张飞:“象话,我说很象话啊,反正有皇粮吃。”
     夏侯尚插嘴:“别下来了,今天各大单位领导都到齐了,机会难得,错过了庙门都找不着。老杨,咱们一起工作多年,我尊敬你。但今天这事没得商量,给我让开!”
     杨光摇头:“我就不让。”
     夏侯尚恼了,粗暴地推了杨光一把,怒啸:“你是不是找打!”
     事业单位,大家都是吃财政饭的,国家制度已经健全,单位领导就算再讨厌你,也不能把你怎么样,甚至连扣工资奖金的权力都没有。在文教单位,一切都以业务和成绩说话。你是台柱子是大腕是老板,就有威信,说的话被领导还好使。
     杨光一时不防,趔趄着退后几步,满面痛苦地捂着胸口坐了下去。
     韩路大惊,急忙上前扶着他:“主任,你怎么样?”
     杨光心脏有点问题,终身服药,这一点他作为办公室工作人员是清楚的。
     夏侯尚还是不依,捏着拳头要冲上来。
     韩路怒了,骂:“你想干什么,今天敢再动主任一根指头,信不信我锤死你!”
     我们的小韩同志敢打敢拼,上个月单位去外地演出,有两个女演员被当地痞子骚扰,吓得要命。韩路可没有那么多客气,直接把两混蛋揍成猪头。这事还惊动了当地派出所,虽然最后中心赔了医药费,但警察同志却笑着说,你们中心的小韩同志真是不得了,跟古代的大侠一样。
     那一场架夏侯尚是亲眼看到的,知道韩路不好惹,嘀咕了几句,对众人道:“别理老杨,咱们继续杀去湖山剧院。”
     “主任,你的药呢?”韩路伸手从杨光口袋里摸出一个药瓶,取了一颗塞进他嘴里。
     这个时候,杨光已经浑身虚汗,脸白如纸:“我没事,快,扶我去剧院。”
     韩路:“哎呀,主任,你都这样了,现在应该去医院。”
     “死不了,死不了,不能让他们闹。这一闹,问题就严重了。”
     韩路:“是比较严重,我刚才听老金说,搞不好你要吃挂落,降级退休。”
     杨光苦笑:“我个人怎么样无所谓,一把年纪了,什么都无所谓,但中心怎么办?他们一闹,说不定市里还真下决心要把咱们单位该成企业了。到时候,大家又去什么地方找饭吃?快扶我起来,就算是死也要死在那边。如果我死了,能够让大家保留编制,也算是死得其所。”
     韩路如何肯让他去剧院,死死抱住他,又劝了几句,好脾气的杨光开始骂娘:“混蛋你,放开我,X你妈,给老子滚!”
     我们的小韩同志被他骂出真火:“主任你X我可以,但你不能骂我妈。再这样,我可就不客气了。不就是让大家别闹事吗,我帮你搞定,你给老子老实去医院躺着。老金,老金你来送老杨去医院,下来我买条云烟送你抽。”
     听说有好烟可抽,老金也不去看热闹了,背着不停怒骂老杨就跑。
     “弟弟,你真要说服大家别闹事,说服得了吗,别把自己陷进去了。”钟小琴担忧地问,从头到尾,她都跟着韩路。
     韩路苦着脸:“我能有什么办法……咦,我有主意……哈哈,看到姐,我就通透了。”
     说罢,就一道烟似地朝前猛跑,追上队伍:“老辛,老史,老周、老郭、陶桃,你们停下,借一步说话。”
     今天这场闹剧就是这五人策划组织的,他们要么是老资格,满中心都是他们的徒弟,要么是业务上的一把好手台柱子,在中心有很高的威望。
     老辛:“你说什么呀,别耽误我们去剧院找当官的要说法。”
     陶桃不屑地看了韩路一眼:“你是给杨光当说客的吧,大家别上当。”
     “对,今天你说什么都不好使。”
     “小韩你让开,我们不想跟你说话。”
     韩路不住作揖打拱:“陶老板,陶姐,我的亲姐,咱们别闹成不成,我就耽搁你们两分钟,误不了大事。”
     “谁是你的亲姐?”陶桃满面寒霜。
     韩路:“各位诶各位,真的就两分钟。我不是杨主任的说客,你们听我说两句话成不成。听完大家如果还要去朝领导讨要说法,我不但不反对,还冲在最前头。我能打大家都是知道的,有我再前面,没人拦得住。如果今天你们不答应,先过我这一关再说。”
     说罢就张开了双臂。
     陶桃悠悠道:“我可不信你。”
     老辛:“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韩路:“咱们旁边说去。”
     老周:“韩路,说好了就两分钟,如果罗嗦,我们调头就走。”
     “肯定,肯定。”韩路扶着老辛的手:“辛爷,我扶你。”
     陶桃:“你们旁边说去,我懒得听。”
     韩路笑笑:“你将来别后悔啊!”
     陶桃冷哼一声,拂袖走到一边,再不理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