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五十三章 只此一次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坐楼杀惜》故事继续。
     吕朝阳感慨:“演得真好啊,你看陶桃演的这婆惜,把一个欲求不满的春闺怨妇给演活了。你看那眼睛一转,就好象直接看到你心里,我这心啊,蓬蓬跳个不停。女人,真正的女人,尤物,天生的尤物!”
     韩路嘴一撇,心道,舞台上都是假的。在现实生活中,这位陶老板实在太不可爱。
     “朱红淡抹樱桃口,青丝浓抹桂花油,桃花腮施粉黛不薄不厚。八宝翠戴鬓边,晃晃悠悠,轻飘飘锦罗裙金莲微露……”
     吕朝阳击节叫好:“金风玉露一相逢,更胜却人间无数。”
     “啪”简捷大姐忍无可忍,一橘子皮扔过去,打到吕老板脸上。
     吕朝阳噤若寒蝉,再不敢吱声。
     ……
     “宋江杀人了!”
     随着这一声喊,大幕徐徐落下,陶桃的《杀惜》演完,掌声倒也热烈。
     接着是《长板坡》十多人马在台上打得热闹,把气氛推到最高潮。
     下面一片喝彩声,一片鼓掌声。
     韩路随着众人叫了一声好,转头笑吟吟问吕朝阳:“朝阳,怎么样?跟你说吧,这舞台上的演员都是我们文化中心的老艺术家,平均年龄五十四,德高望重。”
     吕朝阳:“这么大年龄还上台,老人家们对于艺术的追求令人佩服。”
     “那是,台上所有演员都起步都是三级演员职称,这么多艺术家扎堆演出,你在别的地方也看不着。朝阳,我说我能说服他们给你演几场戏支持民间的演出团体发展,你相信吗?”
     吕朝阳眼睛亮了:“韩路,咱们借一步说话。我知道江边有条鱼船的野生鱼火锅做得不错,你我弟兄今晚不醉不归。”
     韩路:“吃大户的机会肯定不能放过,咱们走。”
     江风徐徐,吕朝阳喝了一口酒,皱起了眉头,有点为难:“韩路,你一口气塞给我二十四人,比我全公司的人都多?咱小本经营,要节约开支的。打个商量,有职称的几位老艺术家我留下,其他人还是算了吧?”
     他春节期间揽了个大项目,加一起要演六天,加上中途耽搁,来回十天。以每个人两千块开支计算,二十四人就是四万八,再加上其他费用,六万出去,压力有点大。
     韩路摇头:“没得商量。”
     吕朝阳:“韩路,你给我的名单我看了。其中有一半是学徒和化装师什么的。龙套和化装师我这里就有。”
     “你自己出龙套和化装师,开玩笑吧,你的人比得上我们专业团队?”韩路也不客气,挖苦道:“你手里的那些龙套都是些票友,上了台,直他娘走起路都踩不准节奏,那次演出还把主演给撞了,把人背上的旗杆都给折了,让他们上,搞笑吧?还有,你那些化妆师,影楼给人画新娘装可以,懂戏吗?那次唱铡美案,包公的脸画成什么了,额头上的月牙都画成乒乓球,象话?”
     听到韩路肆无忌惮的讽刺,吕朝阳有点尴尬,说:“草台班子就这样,没办法啊!毕竟,就那价格。”
     他一旦有项目后,再临时召集演职人员凑个班子就拉出去开干。
     主演的价钱是两百一天,其他闲杂人等也就三十块。韩路让他一视同仁都给两百,却是无法接受。
     韩路见他不肯,端起酒杯,悠悠道:“朝阳,现在咱们金沙市的戏剧演员稀缺到什么程度你我都是知道的。矿区的艺术团早就解散了,市里的所有团体都合到我们中心。这些年,有本事有功力的戏剧演员都离金沙去大城市发展了。不是我吹牛,也就我们中心的专业演员拿得出手,其他地方可就差太多了。这次我名单上的人你都得收,否则,以后咱们朋友还是朋友,生意上的事再不提。对了,据我所知道,金沙市像你这样的演艺公司好象还有几家,当然,他们实力是比你强。不过,我们中心的老艺术家们的牌子一打……呵呵……”
     说罢,就要把那杯酒喝了走人。
     简捷一把抓住他的手:“小韩,你这是做什么,说着说着还发火了呢?你别理朝阳,他就是个混蛋,有话好好说。”
     有她打圆场,吕朝阳顺势下坡:“韩路,你什么意思,咱们什么交情,你还能跟别人合作了?好,你的人我都要了。不就是多五六个人,多一万块钱的开支吗,不能因为这事伤了你我弟兄感情。”
     韩路心中顿时一松,他刚才也是提虚劲。如果吕朝阳死活不干,自己还真没办法跟老辛他们交代了:“好,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要回家过来,咱们电话联系。”
     吕朝阳:“韩路,索性把陶桃也拉来演两场,那女子太美了。”
     简捷面色大变,狠狠把筷子朝桌上一摔。
     韩路笑起来:“人家可是咱们中心台柱子,怎么可能走穴?传出去,坏名声。再说了,那婆娘就是个餐风饮露的主儿,你说钱就是侮辱她。”
     吕朝阳:“世界上还能有不爱钱的人?”
     “魔障了的人就不爱钱。”韩路说。
     因为这次的十多人都是须生花脸老生武生,演出的剧目怎么安排倒要斟酌。
     韩路就很吕朝阳商量起来。
     吕朝阳这次接的是个大活儿——琼莱市某酒厂老板的母亲八十大寿。——老太太是个戏迷。
     零八年正是白酒行业最景气的年份,中央台黄金时间的广告除了药品就是白酒,一打开电视就是喝酒吃药。
     那位老板的酒厂规模不小,生意极其火暴。
     这次过年准备在老家乡下摆几天生日宴,好好热闹热闹,祝老母亲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两人商量了半天,敲定了《失空斩》这部大戏。如此,才能让这么多人都有戏份。
     说好,韩路看时间不早,说明天还要回老家,得早点睡,就坐了吕朝阳的车回了文化中心。
     韩路作为外联人员,他手头倒是有好几家演艺公司草台班子的老板的电话号码。
     只不过,中心严令不许走穴,韩路平时和他们也没有任何来往。
     刚才他想过,如果吕朝阳不肯,说不得要约其他人谈谈。只不知道他们春节期间有没有演出活动。
     既然吕朝阳同意,做生不如做熟,就这样吧!
     另外,这事违反纪律,不得以而为之,只此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