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六十五章 哈舅子(一)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哈,在西南省方言中念三声。
     意思是傻,比如你骂一个人“哈儿”就是傻瓜的意思。另外,还有莽撞冲动遇事不用脑子的意思。
     舅子,就是妻子的兄弟。
     本省女人喊自己兄弟有时候也会直接叫一声舅子,以示亲热。
     韩路一听夏阿姨说陶桃之所以被前男友甩和陶李有一定关系,顿时来了精神,急忙递过去一颗剥好的荔枝:“夏姐,今年的妃子笑不错,咱们边吃边聊,你详细展开一下。”
     夏阿姨噗嗤一声,说,小韩啊小韩就没见过你这个八卦的,你还是个男人吗?
     韩路尴尬,支吾,工作性质就是这样。
     夏阿姨才道,说起桃子家那个弟弟,那还真是一本大书。
     陶桃祖籍一个特别重男轻女的省份,她爹娘尤其封建。
     桃子姑娘父母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支援三线建设,从老家来到金沙市,他们都是普通工人,也就是一般人。
     来金沙市落户后不几年陶桃母亲就怀孕了,两口子很高兴,到处求神拜佛。祈祷说,菩萨啊菩萨,我陶家本就是小姓,人丁不旺。到我们这一支已是三代单传。求求你保佑保佑我们生个男孩,延续祖宗香火,若你答应,日后必给你重塑金身……云云。
     反正许了很多愿。
     估计是菩萨也烦他们讨价还价,直接给了他们一个女儿。
     看到桃子姑娘呱呱坠地,两口子气哭了,说,菩萨啊菩萨,你怎么说话不算话,你瞧不起我们工人阶级,我要砸烂你的狗头把你这封建余孽给专政了。
     因为生了个女孩,陶桃父母愧对祖宗,很是抑郁了两年。对我们桃子姑娘也是爱搭不理,平时就扔幼儿园里,让阿姨带着就是。晚上接回家,给口饭吃就行。至于教育投资什么的,那是想都别想,你培养得再好,最后还不是便宜了别家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就在陶桃六岁那年,她母亲又怀孕了。
     两口子就动心了,准备生二胎。
     当年国家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她父母是国营企业正式职工,如果超生,那可是要开除的。丢掉工作,一家人吃啥喝啥?
     况且,那个年代国企工人的福利待遇那是真正的好。工资虽然不高,但子女读书不花一分钱。吃饭有食堂,一年四季有劳保衣服和劳保鞋,烤火费、防暑降温那必不可少。还时不时发柴米油盐、汽水、水果……一个月下来,你发现自己的工资竟然丝毫也没花出去,所有开销国家都给你包圆了。
     陶桃父母忧郁了,可去做人流,却舍不得。如果流掉的是个女儿也就罢了,不就是掉一块肉。如果是个男孩,又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两人无法决定,事情就这么一天天拖下去,拖到大出怀。
     陶桃母亲本胖,一百四五十斤的个头,大着肚子也不容易本人看出来。可瓜熟总有蒂落的时候,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眼见着到了七个月的时候,陶桃的奶奶在老家病危,说是挨不过去了,她父母回家给老人送终。
     大约是路上动了胎气,孩子生下来了,是个男孩。
     老人家在最后时刻见到了孙子,大笑:“陶家有后了。”遂含笑九泉。
     陶桃父母也觉得自己干了一件漂亮事,不过,现实的问题却摆在面前。
     因为违反政策超生,两人丢了工作,没有国企的福利,生活水平一落千丈。
     两口子从正式公变成了大集体,再变成小集体,最后又变成了零时工。
     从事的也是打扫卫生,用磁铁在污水沟里粘铁屑卖钱这种低收入行当。
     家中以前每天都能吃肉,到后面一星期见一次荤腥,陶桃的老娘也从一百四十斤变成了一百斤。
     好在进入九十年代后,国家繁荣起来,正式工和零食工也没有任何区别,家里的日子渐渐好起来。进入新世纪,陶母退休,终于把失去的体重给长了回来。
     话说回到陶桃兄弟陶李身上。
     民间有云:七活八不活。
     意思是,婴儿一般都是十个月才能足月。如果早产,孩子身体上都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甚至会夭折,特别是怀孕八个月的那种,最是凶险。但七月的早产儿却能活,这挺神奇的。就是所谓的七活八不活。
     陶李七个月就早产了,虽然活下来,但体质却弱。
     这娃生下来就开始折腾父母,吃奶吐奶。白天睡不醒,晚上睡不着,非要人抱着背着才能消停。你一但把他放床上,人家瞬间就清醒过来,哇哇地哭。
     他饭量小,吃东西的时候也不自觉,吃一口,然后耍上半天才吞下一口,一顿饭不吃上一两个小时完不了。
     大约是如此,孩子一吹风就感冒,一感冒就烧到三十九度。从生下来到十二岁,几乎每年都会去医院住上半个月。
     为他,父母是操碎了心。
     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陶李不但是幺儿,还是老来得子,自然是父母的掌上名珠,家里所有的资源都朝他身上倾斜。
     从小就花了钱走了关系送进市重点小学读书,小学毕业,继续花上一大笔选择校费送重点中学。
     为了培养儿子,陶桃父母甚至放弃了对她的教养。
     陶桃小学毕业后,听说市川剧团正在招委培生,老两口日子过得困窘,实在无理承担两个娃儿的生活,就把女儿送去选拔。
     川剧团的老师一看,呵,这丫头这嗓子多清亮,跟山泉水一样;这眼睛,多灵动啊,一转,就把你的心思给勾引了去;这身段,未若柔柳因风起,天生就是唱戏的坯子。感谢家长把这么好的苗子送过来,感谢你们对传统戏剧的支持。
     陶桃母亲却问,这么说来人你们收了,生活费学费服装费全包?
     老师很高兴,说全包,全包,不要你们花一分钱。直到十八岁戏校毕业,还包工作。
     陶母大喜,说,那就好,娃给你们了,今天就给你。
     老师说,好,留下吧……这孩子长得多漂亮啊,跟童话书里的小公主一样,你们也舍得,真不后悔了?
     她还有点担心陶桃父母毁约。
     陶桃母亲却道,怎么舍不得,就是个赔钱货,你们拿去就是,该怎么教就怎么教,不听话打就是了,打死也不要你们负责。我家还有个男孩,咱们两口子又没工作,自然先顾着自家。女儿,终归是外人。
     这话就有点决情了,老师呆呆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陶桃这个时候才哇一声哭起来,说:“妈妈,妈妈,我舍不得你们,我不要离开你们。”就伸手去扯住母亲的袖子。
     陶母被她扯了半天,心中不耐,一记耳光抽过去,骂:“烦死了,都怪你,都怪你,把你爹妈的工作都搞丢了。”
     陶桃大哭:“害你们丢了工作的明明是弟弟,怎么怪我头上?”
     ……
     夏阿姨:“也就是从那年开始,陶桃就去了艺校学唱川剧,一去就是六年,直到毕业分配回金沙市川剧团。期间,一次都没有回过家。她毕竟是个小姑娘,离家那么远,怎么不想父母。可每次打电话给父母说假期要回家,她妈就说你回来做什么,浪费路费。学校里有免费伙食不吃,尽想着吃老娘。还有,家里就两室一厅,哪里有你的位置。一大姑娘家家的,睡沙发象话吗?”
     听她说到这里,韩路眼前出现那个被母亲狠心送去远方,六年不能回家的小姑娘,心中突然有点难过。叹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陶老板性格古怪,原来是有原因的。对了,夏姐,你不是说陶李吗,尽扯陶桃做什么?”
     夏阿姨道:“好,我们继续说陶李。”
     她接着说道,陶桃从艺校毕业分配回市川剧团,好歹也是中专生,也解决了事业指标。咱们金沙市的栲栳单位多,老房子多,陶桃一去报到就分了宿舍,倒不至于在家里睡沙发。
     换别的姑娘,从小就被爹娘打发去外地读书,六年不许回家,不问死活,不知道把家里人恨成什么似的,老死不相往来都有可能。
     这桃子却不,她一有空就跑回家去看父母,有好吃好喝的都朝二老和弟弟哪里送,遇到家里有事都大大方方掏腰包。
     陶桃的弟弟陶李小学的时候成绩还成,但因为娇生惯养,上初中之后,跟着外面的烂仔学坏了。成天打架斗殴追女生,打游戏,喝酒,成绩一落千丈。高中自然是考不上的,最后上了个职中了事。
     毕业后也不去上班,成天泡在网吧里打游戏。他最高记录是在里面呆了半个月,饿了,吃盒方便面,累了就趴电脑钱迷瞪一会儿。醒来,继续打,直道因为低级血糖晕过去,差点死去。
     他身体不好,自然不敢再玩电脑了。但一大小伙子成天在家里呆着也不是办法,人年轻的时候好玩,要面子,喜欢攀比。现在的世界发展得那么快,每年都有好多新鲜的东西,都需要钱。
     没钱怎么办,问爹妈要啊!
     可爹妈退休金才多少,吃饭都够戗。
     于是,他就把主意打到姐姐头上。
     今天要买鞋子,明天要买新衣服,后天要去和女朋友约会。
     他只要一开口,陶桃就会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