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七十五章 《浩然成昆》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那位上级主管本市的文教卫,是文化艺术中心的婆婆的婆婆的婆婆。他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单位的财政拨款,甚至将来改制的问题。
     杨光怎么能不在意?
     大领导亲自定了演员人选,选了节目,自有他的考量,下面的人不折不扣执行就是。
     但在关键时刻,陶桃却撂挑子,问题严重。
     杨主任很头疼,也很紧张,说,现在都什么时候,开始定工资和福利了,如果不能圆满完成上级布置的任务,咱们去要待遇的时候可开不了口。
     韩路问:“为什么呢?”
     “不知道,我下来找陶桃谈过,人家就是不肯。还说,这事让我问你。”
     韩路有点莫名其妙:“问我,关我什么事,无稽之谈。”
     杨光忽然生气:“你们是势成水火的仇家,这一年来掐个不停,肯定又是你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她。这事你得负责解决,不然拿你是问。我扣你……”
     老杨顿了顿,扣韩路工资他没权力。至于福利……好象也没有什么福利:“我扣你这个月的假期,只要单位出差,我都派你去。”
     韩路叫苦:“无妄之灾啊!”
     他是年轻人,喜欢玩,每到节假日,都会约上朋友去骑车、去钓鱼,这一年来把周围的山山水水都走遍了。如果没有假期,那可就难受了。
     看起来,老杨这次为陶桃罢演的事是真的上火了。
     如果换成别人是韩路,反正老子还有两月就上岸离开文化艺术中心这个火坑,你们爱死不死,关我屁事?
     但这不是韩路为人的准则,他是有心站满最后一班岗。况且,老杨对他还真是不错。当初在财务室自己工作得不愉快,是老杨把他调去办公室,又力排众议提拔他为办公室助理。
     如今又要正式任命他为办公室主任。
     杨主任对韩路有知遇之恩,他小韩同志心目中,他就跟自己家里的长辈一样。
     如今长辈遇到难题,做晚辈的能不帮忙?
     和主任聊完,韩路就琢磨开了:难道我什么地方得罪了她,我现在是看到那女子就绕道走,根本就没有过节啊!
     “对,应该还是发福利的事?”
     韩路一拍额,叫了一声:“忽略了。”
     前头说过,为了给演员门保护嗓子,单位买了不少水果发给演员们。
     文化中心的演员都靠嗓子吃饭,水果是必备之物。就好象金沙市的重工业单位,食堂每天必须有血豆腐,说是可以祛除吸进肺里的粉尘——这没有什么科学依据,算是一种心理安慰。
     买水果的事是韩路负责的,他自然是愿意把最新鲜最好的水果送到大伙儿手上。奈何经费实在有限,只能用二等品对付着。现在是金沙市一年中最热的时节,水果都被捂熟了,散发出酒味。演员们都是怨声载道,韩路连连解释说实在没钱,各位多担待,不能吃不要紧,可以用来敷脸嘛!
     大家又气道,猕猴桃那么重糖份,怎么敷脸,不怕爬蚂蚁?
     因为韩路这人实在够意思,大家也不为难,骂骂咧咧把东西收了。
     单位福利是按照职称和贡献排序的,发福利的时候,办公室一位大姐提醒韩路说,韩助理,陶桃的职称虽然只是三级演员,但人家是一线是主演,是不是应该把最好的果子挑出来单独给她一份儿?
     韩路摇头说,一视同仁吧。
     “估计是因为这事得罪了她吧?”韩路心想:“这人实在太小气,哎,小女人嘛!”
     当下,韩路就去寻陶桃。
     因为要巡演,这几天陶桃都在创作室看本子,得去那里找人。
     创作室环境不错,有两个办公室,里面还放着钢琴胡琴什么的,还有长沙发,地上铺着化纤地毯。
     已经是下午,创作员都已溜号,就宋田一个人坐在窗口叼着一支烟悠悠看着外面的风景。
     韩路吃惊:“宋田你一演员怎么还抽上了,不要嗓子吗?”
     宋田冷淡地说:“你觉得我还能上舞台?”
     韩路看着他指尖冒出的丝丝白烟,以及满面唏嘘的虬髯,道,是没办法上舞台了,陶桃怎么不在?
     宋田:“不知道,她来不来关我什么事?看到我现在这副样子,你是不是幸灾乐祸?”说罢,就拂袖而去。
     韩路不觉得摇头,暗想,这人的心胸实在不怎么样。
     陶桃不在,他心中好奇,就翻看起《浩然成昆》的本子,这一看,倒是小小吃了一惊。
     《浩然成昆》是市文化艺术的大制作,前番杨光说过,这个本子自中心成立以来就开始立项,迄今已经一年多时间,才起了个头。看架势,没个三年五年弄不妥。
     艺术创作,尤其是这种戏剧类创作,是个很漫长的过程。
     远的不说,就拿样板戏而言。当年国家抽调了全国最优秀的作家,最优秀的曲作者,在一群顶尖大师的切磋下,从六五年到七五年,才弄出二十个戏,这还是举国体制。
     让中心独立搞一台戏,怕不是那么容易。
     但韩路之看了一眼,却觉得就目前所完成的部分而言,却相当得不错。
     这个出戏的故事说的是上世级六十年代成昆线建设期间,女主角李琴一家三代投身铁路建设,老虎连连长孙大民,在成昆铁路建设中,与李琴擦出爱情火花,在工地上结婚,最后为抢救战士献出了生命。
     为了《浩然成昆》这出戏,中心抽调了一批老艺术家进了创作室。
     韩路不懂音乐,也不看谱子,只拿这本子端详。
     也是巧了,他拿到的正是宋田写的戏词。
     宋田写的是结尾老虎连连长牺牲的部分,也是全戏的结尾。
     “叫一声痛一声肝肠寸断,脚无根心失神泪洒衣衫。影零乱步蹒跚萍踪难问,思往事如潮涌黯星月残。谁曾想转瞬间鸳鸯失伴,携手处誓并肩犹如眼前。恨不能踏浪去陪在你身边……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改天换日建成昆,血染泪滴铸浩然,纵有群山似利剑,千磨万难志更坚。打通天堑当无憾,忠魂铁军代代相传。”
     有很强的感染力。
     韩路心中忍不住赞了一声:好文笔,想不到这宋田还有这本事,倒是小看他了。
     文艺创作是一个很吃天赋的工作,你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不是后天努努力就能扛活儿。
     或许,创作员这个工作比办公室主任更适合宋田吧!
     正看着,陶桃就和她团队中的两人走进屋来。看到韩路,陶老板微微点头:“你果然来了,谈谈吧。”
     韩路:“好,谈谈。”
     另外两人识趣地退了出去,顺手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