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八十六章 相亲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吕朝阳做事还是雷厉风行的,晚上就把钱打过来了。
     第二日,韩路去银行取了现金回单位,就去寻陶桃。
     巡演已经开始,陶桃正和团队的演员们在二楼合练,倒也免得分别去找人,动静那么大。
     奇怪的是,排练室里面没有音乐声,里面传来一阵埋怨声。
     韩路悄悄推开门偷看,却见里面有六人正团团围住陶桃,七嘴八舌叫。
     “老板,演出费的事拖得实在太久了,你是不是该给我们解决了?”
     “陶桃,当初你急着要用钱,自己去找吕朝阳。我就说这人实在不可靠,你偏不信了,现在钱要不回来,却又不想办法,你不能这样啊!”
     陶桃一脸难看地坐在椅子上,紧咬牙关不说话。她很气恼,胸口不住起伏,显然处于爆发边沿。
     一个老演员劝道:“大家都理解理解,陶老板也有她的难处,要不再等等看?”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黄头发就怒了,骂:“等等,等什么等,现在什么物价,现在的钱能和上个月一样吗?上个月一百块能割二十斤肉,现在只能割十斤。再等一段时间,说不定只值五斤了。”
     李姐也点头,满面忧色:“我孙儿还等着钱参加夏令营呢,媳妇问起学费的事,我都不好怎么跟她说。”
     黄头发:“我更惨,我老婆见天嚷嚷着说要装空调,实在太热了。又骂我没本事,整不来钱。陶老板,我说你没那金刚钻揽什么瓷器活儿去找吕朝阳圈生意。走穴的事你为什么不跟韩路商量,有他出面,不就没这屁事?”
     这很不客气,可见他急眼了。
     陶桃自从挑大梁后,无论是同事还是领导都把她供着捧着,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埋汰过。终于忍不住:“黄头发,你觉得我不成,就别跟我,这戏你别演了。”
     黄头发大怒:“不演就不演,当谁稀罕那二十一天的演出费似的?陶桃我今天就要把话说明白了,你这人不行,真的不行。真当现在还是几十年前,你是大艺术家,大人物。时代变了,咱们就是唱戏混日子的,没有钱,就是个屁。我是屁,你也是屁。”
     陶桃被他一通唾骂,脸变成煞白。
     韩路看得心中痛快:这女人,就该被人骂。哎,我怎么有点同情陶桃了,这女人也是可怜见的。
     就走进去,笑道:“怎么个意思,玉碎宫倾还是玄武门兵变。”
     黄头发:“清君侧。”
     韩路:“我先把你给清了,别闹,演出费我给你们要下来了,大伙儿把帐对一对,现在就发给你们。”
     众人眼睛都是一亮,同时低声欢呼:“我就说韩路你有办法的。”
     “废话,韩路什么人,人家可是有大本事的,不然来单位一年就做了办公室助理。”
     “韩路,将来你如果做办公室主任,我们绝对拥护。”
     黄头发:“韩哥,快分钱吧,我现在都被爱人骂得不敢回家。”
     韩路骂道:“活该,谁叫你跟你婆娘说走穴挣了不少。你留做私房钱,他不美吗?”
     黄头发:“大意了,大意思了。”
     众人哄堂大笑,伸手。
     韩路把装了钱的包递给陶桃:“你是老板,你来安排。至于某人说不在你灶头上吃饭,你把钱给他扣了,让人滚蛋。《浩然成昆》可不只是你陶老板一个人的戏,他关系到中心所有人工资定级,甚至关系到大家的编制问题,这种破坏团结的人就应该赶出去。”
     很显然,韩路是站在陶桃这边的。黄头发面色大变,忙叫:“陶老板,你当是人嘴吐不出象牙,就原谅我一回吧。”
     ……
     吕朝阳拖欠演出费的事总算得到了解决,钱一到手,陶桃无心排练,急忙乘了公交车回到弄弄平家里,把钱递过去。
     陶李也从派出所放了回来,看到钱,很高兴,口头还埋怨:“这么久才把学费凑够,真是没个使处。我衣服破了,要买新的。”
     陶桃母亲彭洁问女儿:“工资发没有?”
     陶桃拿出准备好的生活费:“已经发了。”
     彭洁一把抢了过去:“都给我,好给你兄弟买身新衣服去读书,免得让同学看不起。”
     “好的,妈。”
     彭洁又骂:“你们单位的韩路就是个杂痞,你弟弟打他又怎么了,肯定是他不对在先,至于送人进派出所拘留吗?”
     陶李:“就是,他泡我姐,我让他帮解决点困难又怎么了。”
     陶桃忍无可忍,道:“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你别再去找人麻烦。”
     旁边,陶桃父亲陶朱留意了:“听说韩路是你们中心的办公室助理,名牌大学生,其实人也不错的。你都快三十岁了,也该为自己考虑。”
     陶桃忽然神伤:“爸,你别说了。”
     彭洁警惕:“他有钱吗?”
     陶桃低头不语。
     陶李:“有个屁钱,我打听过了,姓韩父亲是普通退休工人,母亲是农民,穷得很。每到月底,韩路就开始吃素,一副寒酸样。我也是疯了,找他要钱,他哪里拿得出来,反把我送进派出所关了几天,被蚊子咬死了。”
     “儿子,你可真可怜,是得怪姓韩的混蛋。”彭洁立即道:“陶桃我警告你,你如果要和韩路谈恋爱,不行。找这种男人,对咱们家可没有好处。”
     陶桃终于忍不住了:“妈,如果没事,我先回单位了。”
     和韩路谈恋爱,可能吗?
     她看得出来,韩路对她是真的非常讨厌,非常看不起。
     而自己对他的吊二郎当也很反感,大家凑一起话说不上三句就会互相挖苦漫骂。
     她心里还想着前男友,那个英俊潇洒,说起话来面上带着儒雅之气的男人。他怎么那么温柔,那么多甜言蜜语,那么让人心跳呢?
     忽然,心痛的感觉袭来。
     彭洁一瞪眼,“你跑什么跑,等着,下午跟我去相亲。”
     “相亲?”陶桃大惊失色:“我……妈……”
     彭洁:“少废话,还不快去做午饭,俺饿了。”
     “好的,妈,我就去做。”
     陶桃不敢忤逆母亲,吃过午饭,一家四口浩浩荡荡出发,在一间咖啡馆中,见着了相亲对象武先生。
     武先生有钱,家里有矿,他在沿边县有一家石膏矿,年入二十来万,开的汽车带四个圈圈,除了长相一般,各方面条件堪称完美。
     可惜就是年纪有点大,四十五了都,还有过一段婚姻,带个一个娃。
     陶桃心中屈辱,自己这是一过去就当妈呀!
     看到国色天香的桃子姑娘,武先生有点语无伦次,大下午的就拖着陶桃一家人去高档酒楼吃饭喝酒。
     吃完饭,陶李还让酒楼给了他两条中华香烟带走。
     陶桃正想着该如何说服母亲拒绝这门亲事。
     不料过得两日,彭洁却破口大骂起武先生,说,姓武的就是个混蛋,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原来,彭洁下来后又去找过武先生,说起将来的事情,道,看架势你是瞧上我家丫头了,咱也不来虚的,我家里就这种情况,以后你得管。
     武先生说,以后我娶了桃子,就是你的儿,你们就是我亲爹妈,我会孝敬你的。
     彭洁高兴了,道,那我儿就是你亲弟弟了,你是不是该管?他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现在这年头,你没有房子没有车,人家姑娘都不肯跟你。
     武先生咬牙答应说,妈你放心,弟弟的房子咱管了,我在金沙市还有两套房,他住一套就是。
     彭洁激动了,道,没啥说的,改天过户吧!
     武先生支吾,过户那么麻烦,还得交一大笔契税,我的就是兄弟的,他随便住,住一辈子都行。
     这是只给陶李使用权,不给所有权。
     彭洁有点明白,表情冷下来,问,你答应的汽车也是给他一辆随便开不过户了?
     武先生点头说,我名下好多车的,给弟弟一辆长安就是。妈,这神仙撒尿还湿手呢,手握方向盘,难免不出事故,保险也不定赔得完。我的意思是不过户,真出了问题,我也好解决呀!
     彭洁大怒,说,谁是你妈,我又没生过你。
     这事就这么黄了。
     彭洁很生气,这一天碰到常月华,说起此事。
     常月华道,你说的那位武先生是结过婚的,这男人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后就会飞快地成熟起来,要不怎么说女人是男人的学校呢!这男人现实起来,比女人更可怕。武先生是有钱,可不给你们花,他不也等于是没钱,还不如找个普通人家呢!
     彭洁深以为然,但口头却不服输:“我家陶桃可不是普通女孩。常月华你不是有名的媒婆吗,帮桃子介绍个对象,要大款或者大官。”
     常月华心道,陶桃就是个神经病,疯了才帮介绍对象,得罪人啊!
     “我留意一下。”
     彭洁的话倒是提醒了她。
     韩路不是建议她开个信息部专门搞婚介吗,最近也没什么事做,不妨搞起来。
     我们的常大姐行动力惊人,下来不几天就盘了个门市,招了个大嫂子做员工,办了各项手续。
     然后把电话打到韩路那里,说了此事,道:“明天周六,过来吃酒,我在翠园农家乐摆了几桌。”
     本地有办席的风俗,韩路就开玩笑说:“大姐,能不能推迟到下月十号以后,穷得很。”
     常月华:“谁要你份儿钱了,你人来就好。”
     “我总觉得有什么阴谋,好,一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