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九十四章 二老驾到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陶桃放弃了购房资格?”杨光皱了一下眉头:“机会难得,这不可惜了吗?对了,单位还有多少人放弃名额?”
     韩路说,单位职工生活困难,一下子拿那么多钱出来确实困难。主任,咱们和银行也沟通过,看能不能降低首付比例,银行说国家就这个政策,不能违反,那就没办法了。
     他就念出了一长串名单,总计三十来人,其中就包括渣男兄。
     最后道,他们实在是没辙了,总不能逼着牯牛下儿吧?
     杨光也很无奈,叹息着说,是我这个主任没有当好,不能提高大家的待遇,让大家日子过得一团糟,羞愧,羞愧!
     安宁建筑公司果然势力雄厚,钱到位,施工速度可谓神速。
     首层十四天搞定,然后以一星期一层的速度朝上修,大厦雏形很快就立起来了。
     大家都感慨,这简直就是深圳速度啊,了不起。
     有意买房的人就跑工地上去看户型看朝向,为争得好位置好楼层,还闹出矛盾。
     这一日,韩路正在为争房而大吵的钟小琴和常月华调解,说,现在都还没有说分房的事情,你们闹什么闹呀!
     两女说她们本就有仇,彼此看不顺眼,不掐念头不通达。
     正在这个时候,韩路的母亲打电话过来,说拆迁款已经下来,他们到金沙市来。一是看看儿子,二是是顺便看看新房子。另外,他们老两口还要在韩路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韩路吃了一惊,问:“住多久?”
     母亲说:“大概一个月吧。”
     韩路又是欢喜又是发愁。
     欢喜的是,自己来金沙市文化中心上班一年又六个月,工作和生活总算安定下来。别的还好,就算平日里一个人孤零零的难免寂寞,加上过年又没有回家,想老娘得很。
     发愁的是,这次父亲也要跟着过来。老爷子脾气火暴,看自己这个儿子死活不顺眼。刚开始几天或许还好,时间一长,父子俩难免发生冲突。到时候老头吃了酒,动手锤儿子,面子上可就有点不好看了。
     钟小琴和常月华听韩路打电话,都不再吵。
     常月华问韩路和关静谈恋爱的事情他父母晓得不。
     韩路回答说还没跟爹妈说,毕竟还没有最后确定关系。跟他们说,二老搞不好要弄出什么尴尬的事情来。
     常月华又问什么叫确定关系,韩路有点尴尬,这个度还真不好把握啊。
     常大姐道:“韩路,你和小关差距实在太大,我个人是不太支持的。先谈着吧,暂时不要跟你父母讲。”
     旁边钟小琴喜道:“咱爸妈要来了,你什么时候把我介绍给他们认识。弟弟,我决定和你破镜重圆。”
     常月华:“你好意思跟韩路爹妈见面,告诉她你比韩主任大六岁还拖着一个娃?”
     钟小琴大怒,又跟常月华掐起来。
     韩路实在扛不住,说了一声,你们继续,我有事要走,就躲了。
     不两日,韩路就去了火车站接父母。
     他今天恰好手头有事,去得迟了,一到车站,就看到母亲立在站前广场,父亲却不在。
     韩路惊喜起拉着老娘的手:“妈,你总算想到来金沙看你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个孤儿呢!”
     韩母用手摸了摸韩路的脸:“黑了,瘦了,这金沙市的太阳可真大啊,把你晒得跟黑娃儿一样。”
     说到瘦,韩路突然发现母亲比一年多前又瘦了一圈,手腕跟树根一样,手背上全是暴露的青筋。不觉担心,问:“妈,你怎么瘦成这样了,是不是身体不好?我联系一下医院,带你做个全身体检。”
     母亲:“人老了就是要瘦才好,体健身轻。”
     韩路:“不对,你怎么还戴着帽子?”
     天气好热,母亲脑袋上还戴着一顶软檐渔夫帽,有白色短发从帽沿出露出来。
     韩路母亲笑道:“人老了,掉发得厉害,就剪了小男头,很舒服很清爽,每次洗头也没那么麻烦。”
     韩路不疑有他,摇头:“你老人家可得注意身体,爸呢,我怎么没看到你们的行李?”
     韩母:“去厕所了。”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韩路父亲韩国庆带着行李从那边过来。
     他背上背着硕大包袱,两手一边提着一个大编制口袋,脖子上还挂着一口人造革包,上面用白颜料印着“上海”二字,整个人都被行李给覆盖了。
     韩路忙上前接过他手中的包:“爸,妈,你们这是搬家啊,怎么什么都带来了?”
     韩国庆眼睛一鼓:“小XX的,你是个懂得过日子的?估计家里什么都没有,我怕到你这里来要啥没啥,还得去买?老子的钱又不是大风吹来的,怎么能够随便糟蹋。”
     说罢,就踢了韩路一脚:“瓜娃子你戳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带我们回家。”
     韩路急忙招手叫出租车,韩国庆又骂:“有公交车你不坐,打的,真当你是拆二代?老子的钱是用来买房用来给你娶婆娘的,你凭什么瞎糟蹋?”
     这个粗鲁的钳工,三句话不离脏字。韩路已经习惯了,也不生气,就跟爹娘一起坐巴士回了单位。
     到了文化中心,迎面就是正在修建的新大厦,韩国庆点头说口岸不错,这房得买。
     门卫老金插嘴:“你说什么,黄,没人说要用黄色外墙漆。”
     韩路老家方言黄房不分,回肥不分,飞灰不分。“灰机灰过来了”“肥锅肉好回。”
     韩路:“金大爷,这是我妈叶芳,这是我爸韩国庆。”
     “什么,你和他们亲?”耳背的金大爷大声嚷嚷。
     “对,我跟他们亲,大爷你歇着吧。”韩路对二老说:“爸,妈,咱们先回家,等空了再带你们看新房。”
     进了家门,二人审视半天,才点头说,还成,打扫得挺干净。不对啊,你一单身汉家里收拾得这么整齐,老实交代是不是有对象了?
     韩路苦笑着说,我本来就爱整洁,对象的事咱们下来再说。
     正如前番他跟常月华和钟小琴所说的那样,韩路跟关静的关系都没有确定,现在是不方便说这事。如果最后成不了,父亲怕是又要爆发。
     老爷子有的时候挺乱来的,怕了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