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九十九章 着落到姓韩的身上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陶李,你今天怎么闷闷不乐,也不去上班?”同一时间,在弄弄平陶家,彭洁拿着蒲扇对着恹恹躺在沙发上的儿子陶李扇了扇。
     陶李:“上什么班,去了又做不成单,就混一顿工作餐吃,一个月下来也赚不了几个钱。别跟我说话,烦得很。”
     彭洁忿忿道:“常月华也是可恶,都不给你底薪,商贾无义啊。”
     陶李:“当初是我不要工资的,这也怪不人家,真要工资,她也不招我了。其实,我在信息部解决了结婚问题,就算是完成任务。那地方我可不想再去了。”
     彭洁说,对,你维护好和喜喜的关系就好,她才是你的事业。
     “啥事业啊,喜喜都要跟我分手了。”陶李有气无力地说。
     彭洁大惊:“分手,怎么能够分手,一定是你见异思迁要甩了人家。对对对,街上的姑娘是比喜喜好看,可好看能当饭吃?好看的姑娘谁不想找个条件好的,跟你就是胡闹一下,嫁的时候却换人了。儿子,你可别犯糊涂啊!”
     陶李:“我什么人呀,能脑壳进水?现在是喜喜顶不住压力我要和分手。”
     说罢,他腾一声跳下地,吼道:“都怪你们,都怪你们没本事给我买房,我错过喜喜,这辈子可就翻不了身了。”
     彭洁慌了,说,儿子,喜喜那么喜欢你,她怎么可能跟你分手。
     陶李说,上前天他和喜喜去见她父母了,第一次。不料,喜喜的父母一听说他没有正经工作就很不高兴,说,工作可以找,反正做什么都是生活。我女子一心嫁给王麻子,咱们也不好棒打鸳鸯。
     但生活离不开衣食住行,现在这个社会,衣食行很好解决,但住就麻烦了,你得买套房,不可能我女儿嫁到你家还跟你父母挤一起侍侯公公婆婆吧?
     听到这里,彭洁就不高兴了,说,侍侯公婆不应该吗?
     陶李大怒,吼道,你凭什么让喜喜侍侯你,得你侍侯她,想什么呢?
     彭洁连声道,好好好,我侍侯你们两口子,你怎么跟人父母说的?
     陶李道,我敢说我没房子吗,我说已经买了,拖一天算一天吧。万万没想到,下来喜喜就跟我翻脸,说我骗她可以,但不能骗爹妈,分手吧!
     到现在,两天过去了,打电话过去不接,直接去单位堵,人家直接从后门躲了。
     这回怕是要玩真的。
     陶李在情场无往而不利,这会是第一被人甩,经受不住,很颓丧。
     对于追求贺喜喜,他本意是找个长期饭票,至于美不美倒不重要,有没有爱情并不重要。
     此刻,心里忽然有点牵挂了。
     陶李说完,不住埋怨家人:“就是你们,就是你们,连套房子都买不起,你说你们是怎么混的,有这么个家庭,我命苦啊!”
     看到儿子扭曲的面容,彭洁抹起了眼泪:“娃啊,咱们就这家底,如果真有钱,你姐单位现在建新房,价格也优惠,我们不知道买来给你吗?都怪你姐,这么多年,一点钱不存,连个首付都拿不出来,我要她做什么?”
     “对,就怪她,不,还是得怪你们……”陶李骂:“你们怎么就没钱呢,你们就不是拆迁户呢。你看我姐她们单位的韩路,家里一拆迁,就五十多万到手,一辈子都不用奋斗了。”
     彭洁问:“韩路,是不是上次你打过的那人,你姐单位的办公室主任,还说要送你上山的那个?”
     “就是他,我也是倒霉,误会他是姐的男朋友,问他要钱使。姓韩的真该死,他给我点钱又怎么了,我姐那么漂亮,真哄得我高兴,让他做我姐夫也可以……咝……”说到这里,陶李脸色变了:“妈妈,我跟你商量个事,这房子说不定就要着落到姓韩的身上。”
     彭洁大惊:“陶李你可不能乱来,妈可就你这个儿子。你有事,爸爸妈妈怎么办?”
     “你想哪里去了?”陶李道:“妈,你说,如果韩路是我姐夫,他那五十万不就是我姐的,我姐的不就是我的,这房子不就解决了吗?”
     彭洁:“我还是不明白。”
     陶李:“当时我之所以打姓韩的,就是一场误会,谁叫我姐和他成双入对呢!无风不起浪,说不定他们真有什么事儿。我姐最听咱们的话了,前段时间让她去相亲她就去相,这回如果让她嫁姓韩的她会不答应?”
     “什么姓韩的,叫姐夫!人家长得可以,名牌大学生,又是单位领导,你姐跟了他不亏。”彭洁立即开始穿鞋准备出门:“我去找常月华问问这事,喜喜那边你先稳住了。”
     等到彭洁找到常月华,小心说起此事。常月华道:“彭洁,你可真有眼光,竟然看上韩路,想什么吃呢?”
     “我女儿怎么了,她长得好看,是男人都喜欢。”
     “好看当饭吃,你儿子陶李好看吧,喜喜都要跟他吹了。”
     “我女儿是老板。”
     “可拉倒吧,单位那鬼样子,随时可能解体。这年头谁还看戏,到时候陶桃怕是连工作都没有。人家韩主任年轻有文化有能力,不愁前程。”
     彭洁辞穷:“桃子性格好。”
     常月华笑得眼泪都出来:“彭洁你就别逗闷子了,实话告诉你,韩路现在正和一正科级女干部处呢,人姑娘无论哪点都比你家女子强。好了好了,这事我们就当是闲聊,我不会跟别人说起的。”
     听她说了关静的情况后,彭洁觉得陶桃实在比不过人家,垂头丧气回家。
     陶李已经收拾的整齐,正要出门,听完这事又埋怨了母亲一通,说,你做事太心急,这事的关键还是在我姐身上。
     彭洁不解。
     陶李说就在刚才他通过喜喜的朋友联系到她了,说房子的事情已经落实,就是市文化中心的新房。喜喜心中欢喜,答应和他见面,要详细谈谈此事。
     “妈,你这就是笨了。我姐那么漂亮,是个男人都喜欢。姓韩的是正常男人吧,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纸,她要主动出击。”
     彭洁:“什么姓韩的,叫姐夫。”
     ……
     同一时间,市文化艺术中心主任办公室。
     杨光和宋青山坐在一起,神色凝重。
     宋青山:“杨主任,齐清寒过几天就要回金沙室洽谈省川剧院我咱们中心合作的事儿,他是关键人物。如果能够和川剧院达成合作意向,咱们的牌子可就创出来了,市里负责中心这块儿的领导叮嘱我们要接待好了,到时候他也会出面。另外,请省川剧院的老师帮忙创作的事到时候也可以提提,希望他看到以前大家都是一个单位的份儿上,帮上一把。两件都是大事,可马虎不得。”
     杨光忽然恼了:“齐清寒这人真是莫名其妙,竟然提出让陶桃也要去参加那个活动,他想干什么?他们以前有那么层关系,现在见面不是尴尬了吗?”
     陶桃是中心的台柱子,是老板,是业务上的顶梁柱,也是杨主任心中的宝贝。
     她性格古怪,如果到时候出了问题,耍态度,麻烦就大了。
     杨光:“齐清寒就是炫耀,我对这人的人品保留看法。”
     宋青山:“老杨,工作是工作,不能把个人情绪带带里面去。虽然……哎,这齐清寒真不是个东西,我也挺不齿的。老子都想锤他一顿,可是……可是,中心以后怎么办?”
     老杨沉默了。
     宋青山:“要不,你跟陶桃好好谈谈,做做思想工作,希望她能以大局为重。”
     杨光:“你叫我怎么开得了口,不管。”
     下来后,老杨接到市主管部门负责外联的同志的电话,说,省川剧团的来我市调研川剧发展情况,进行战略合作的事大领导知道了,安排下来,让各区县接待好,战略合作的事要当成大事来抓。另外,省川剧团的同志说了,要和我市最优秀的中青年艺术家交流,人家还特别点了陶桃的名字,你们落实好准备好。
     老杨一听,这问题麻烦了。
     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联系陶桃,问她什么时候有空,到办公室来聊聊。
     陶桃:“主任,我现在正回家呢,明天再说。”
     杨光:“那我来宿舍找你谈。”
     陶桃:“我回的是弄弄平我父母家,说是一起吃晚饭。”
     杨光:“那就明天早上再说吧,反正也不急。”说实话,这事老杨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陶老板。
     陶桃也不知道今晚回家等着她的究竟是什么。
     这是母亲第一次主动叫她吃饭,桃子姑娘很开心,还买了菜。等回到家,扑鼻就是饭菜的香味。
     彭洁亲热地迎过来,还拧了一张热毛巾过去:“桃子,热坏了吧,看你流了好多汗。这地方灰尘大,都变成花猫了,妈帮你擦把脸。”
     说着就伸手过去抹。
     陶桃:“妈,我又不是小孩,自己来。”
     彭洁;“你就算四十岁五十岁也是我的孩子,妈心疼自己女儿不行吗?别动,别动。”
     感觉到母亲温柔的手,陶桃心中一阵暖和。
     这个时候,父亲陶朱把脑袋从厨房里探出来:“闺女,回来了,爸爸知道你不吃荤腥,就做了你最喜欢的老母鸡炖松茸。看你瘦得,真叫人心疼啊!”
     这是久违的家庭的温暖,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陶桃眼睛有点发热,感觉到无比的满足:“爸,今天什么日子,吃这么好?”
     彭洁:“好日子,喜日子。边吃边聊,老陶,上菜!”
     陶朱一声吆喝:“来了,客官,楼上请!”
     三人都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