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零一章 好好算帐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彭洁见女儿情绪激动,眼珠子一转,缓和下语气:“怎么了,他有什么问题吗?”
     陶桃:“韩路条件是挺不错的,各方面都优秀。但是,一想到要和他谈恋爱,将来还有成为一家人,我就……我就,生理性不舒服。”
     “啥,还生理性不舒服了,弄这么邪乎?”彭洁一笑:“要啥生理,你不答应这事,你弟弟才是没生理了。”
     “弟弟怎么了?”陶桃一惊忙问陶李:“弟,你是不是又惹下麻烦了?”
     陶李不快:“我能有什么麻烦,我日子过得好好的。”
     彭洁说,闺女,难得你关心自己亲弟弟,没忘记自己姓陶。实话跟你说吧,贺喜喜跟你弟弟谈到要去见她家长的事儿了。
     陶桃心中欢喜,说要见女方家长,那就是要谈婚论嫁了,这可是好事。
     彭洁反问,就这么上去,喜喜的家长问你弟弟是做什么的,家里什么人,住哪里啊,他该怎么回话?
     陶桃说确实不好回答,可看得出来,弟弟是真心想和喜喜在一起,喜喜也是非弟弟不嫁。现在因为物质条件不具备,让这段感情被拆散,那不是怪可惜的。
     彭洁说,这事的关键在喜喜,只要喜喜咬定一心要跟这你弟,这事就成了。喜喜也答应做父母的工作。但是,好歹得买一套房子,即便是按揭也行。
     陶桃点头,是啊,现在结婚男方是得准备婚房。可是……我也没钱啊……
     说到这里,她有点愧疚,又问,这事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
     彭洁忽然问陶桃,咱们是不是XX省人,按照我们老家的规矩,结婚是不该给彩礼。现在老家那边的彩礼已经涨了也有规矩,按照文化程度身高和相貌分成三六九等。比如初中生给个三万,高中六万,大专八万,大本十万,还得出房子。桃子你怎么也算是个大专吧,八万是少不了的,还有,你是吃财政饭的,这可就了不起了,得加十万。另外,你声高一米七十,加五万;你是著名演员,拿了职称的,加五万;你长得更仙女一样,加十万……合计下来多少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陶朱插嘴:“三十八万。”
     陶李焦躁:“三十八万也就够买清水房,装修呢?妈,装修还有家电的钱你得让韩路一起出了。”
     “出出出,得出。”彭洁又是一鼓掌:“开口叫公婆‘爸爸妈妈’的开口费给个两万,生孩子给个十万生育费。五十万够不?”
     陶李喜得笑起来:“够了,够了。”
     一家人肆无忌惮地讨论此事,陶桃这才明白爹娘今天做这么一桌好菜招待自己打的竟然是这个主意。
     她心里难过得要命:“妈,人不是牲口,我也不是牲口,你这是在侮辱我吗?”
     彭洁:“你什么意思,我们说话,有你插嘴的余地?”
     陶桃哀求:“妈,韩路真不行,我绝对不会答应,他……其实挺看不起我的,他也不会答应。”
     “他怎么可能不答应,肯定答应,你怎么漂亮,除非他不是正常男人。”
     这个时候,陶李骂:“起来,废什么话,我都跟喜喜说房子的钱凑够了,全款。陶桃你现在反悔,你让我怎么办,你这是毁了我的幸福,离开了喜喜,我日子怎么过,一杯辈子在街上当混混,谁养我呀?你说,除了喜喜,哪个有正经工作,吃财政饭抱铁饭碗的女人肯嫁我?”
     “还有,我是真的喜欢喜喜,虽然她不好看。但是,我就服她这副药。”说到此处,陶李动了感情,竟然落下眼泪。
     看到儿子第一次哭,彭洁心疼,抬起手一巴掌抽到滔桃脸上:“你这个赔钱货,你是不见不得你弟弟好?老娘我都跟大伙儿说未来的儿媳妇是国家干部,弄成现在这样你让我怎么见人,你让我们陶家怎么见人?”
     陶桃捂着脸,哀求旁边的陶朱:“爸,你说话啊,不能这样把女儿给卖了吧?”
     陶朱站起身来,又是一巴掌抽出去:“滚!”
     桃子姑娘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下来:“你这是要我去死吗?”
     彭洁大怒:“你威胁我?”
     陶李:“你敢死我也死,没有喜喜,我活不成。”
     ……
     等到陶桃离开,彭洁哄了儿子半天,说,娃你放心,这事妈帮你。
     陶李说,姐死活不答应,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陶朱道:“我觉得,彭洁你着是要把这事弄成包办婚姻,包办婚姻有包办婚姻的套路,还是得先跟韩路的父母接触。”
     彭洁:“接触个屁,韩路正和一个女的谈着呢,还是个富家女,大干部,你如果是韩路爹妈,你选谁?”
     上次去婚介所找常月华说媒的事,她回家后跟丈夫说过。
     陶朱:“好办,我有法子。你说韩路正在和一大干部谈着呢,只是还没有确定关系。没确定关系,咱们家桃子就有机会。这种干部都要体面,现在如今这个社会啊,公务人员都是弱势群体,好对付。”
     “怎么对付?”
     “前番,陶李把韩路打了,不就是误会韩路和桃子有关系,这才产生了误会吗?咱们可以把这事做实,然后去那女子的单位闹几场,闹得不可开交,人家为了前程,自然跟韩路散。”
     “韩路爹妈那边呢,我们搅黄了他们儿子的美满姻缘,还让拿五十万彩礼出来,肯依?”
     陶朱:“我们就咬死是韩路先和桃子谈恋爱,始乱终弃,是他们儿子不对,他们儿子就是渣男,我们是受害者,他们得拿个说法。”
     彭洁:“你这办法逻辑有点混乱,我觉得不靠谱。”
     陶李嚷嚷:“要什么逻辑,硬刚就是了。咱们兵分两路,明天上班,我去找那女人扯皮,你们去找韩路爹妈要钱,就这么定了。”
     彭洁:“好吧,试试也行,我们这不是没办法了吗?儿子,你去找那什么关静,不许动手啊!那可是大机关,真出了事,是要判刑的。”
     陶李:“我又不傻。”
     次日,彭洁和老伴陶朱做了充分的准备,径直去了文化艺术中心,问清楚韩路住那里后,敲门。
     韩路还在外地没回来,只韩国庆和叶芳在家。
     他们以往每天上午都会去菜市场买菜,今天,叶芳身体不适,肚子疼得厉害,裹着毯子坐沙发上冒虚汗。
     听到敲门声,老韩担心老伴身体,正暴躁,狠狠拉开门,骂:“敲什么敲,这么大声,烦不烦……你们是谁,干几吧事?”
     看到里面走出来一个威猛虬髯黑铁塔,说话粗鲁,凶神附体,走在前面的陶朱忽然有点害怕,竟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