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章 不是谈而是嫁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这个时候,陶李揉着眼睛从房间出来,叫了一声姐回来了,怎么耽搁这么久?爸妈说一定要等你回来才能吃,饿死了。
     彭洁:“吃饭,吃饭。”
     晚饭很丰盛,都是陶桃喜欢吃的菜。比如清炒腐竹、炒豆芽、只放了甜面酱的拌黄瓜,米特意换成东北长粒香。
     陶桃吃得很高兴,在往常家庭聚会的时候,大家可不会照顾她的口味,通常都是摆上一桌子肉,还放了许多调料,到最后她只能一腕白饭对付了事。
     陶朱用勺子荡开松茸老母鸡面上的油水,给女儿舀了一碗清亮的汤水过去。
     陶桃只尝了一口,只觉鲜得快要把舌头都咬掉了。当下也顾不得吃饭,咕咚咕咚一饮而尽,满面都是惬意。
     见父亲又要去舀,便道:“好了,喝一小碗就算开荤,再吃腻牙。”
     对于专业演员来说,肉食挺好,适当补充蛋白质可以让人中气十足。但怪就怪在吃了后,感觉牙齿不带关风,吐词就没有那么清晰。陶桃平时就靠豆花豆腐顶着,用盐水蘸蘸了事。
     陶朱点头:“也对,你们演员靠的就是牙齿和舌头吃饭,是得保护好生产资料。”
     大约是一碗鸡汤把胃口打开了,陶桃飞快扒拉着米饭,彭洁则不住给她夹菜:“看把我丫头谗成什么样了,多吃点,多吃点。你看看你,成天吃素,都成庙里的姑子了。”
     “好了,不吃了。”陶桃足足吃了三大碗米饭就停了下来。
     彭洁吃惊:“你可真能吃,以往都是只吃一碗的,合着你是收着的?”
     以前不是没有合胃口的菜吗,陶桃心想。
     她每天都会练功,手眼身步唱念做打,消耗的体能很大,都相当于运动员了,食量自然大。真放开了吃,并不逊色于男子。
     也许是家里人不习惯今晚的和尚素斋,其他三人也停下了筷子。
     彭洁看了老伴陶朱一眼:“老头子,这事你来说,毕竟是一家之主。”
     陶朱却不乐意了,嘀咕:“什么一家之主,家里的事我什么时候有发言权,要说你说,我懒得开腔。”
     彭洁骂:“死老头子你是锯嘴葫芦,什么都要我来。算了,也指望不上你。闺女,妈刚才说你都成庙里的姑子,你今天三十岁了吧,个人问题得抓紧。”
     “是的,妈。如果弟弟那边有合适的,我可以去见面。”陶桃以为母亲是在说陶李在婚介所业绩很差的事,对他的工作做姐姐的自然要支持。而且,她也确实到了不得不考虑个人问题的时候。
     陶桃知道自己的性格怪,真要自由恋爱,确实成问题。走相亲这条路也是对的,没准能遇到合适的人。
     她在感情上受过一次伤后,对爱情这种事物也没有什么向往。有适合的就结婚吧,只要人品好,有责任心,有正经工作,人看起来顺眼,能在一起说上话儿,就成。
     今天家里人对她是真的关心,陶桃很感动,就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了。
     陶李哈一声笑:“姐,以前你跟人相亲的时候都是不冷不热的,我还以为你是配合我放鸽子,没想到是真的找对象。”
     陶桃:“是人都是要结婚的。”
     “你想结婚就好。”彭洁道:“你别听你弟瞎咋呼,他给你介绍的都是什么人呀,老的老小的小,秃头男人都喊过来,只看人有钱没钱。我看只要有钱,他说不定把瘸子都介绍给你认识了,我已经批评过他了,不象话!”
     陶李不耐烦地哼一声,嘀咕:“你不就是说要给姐介绍有钱人吗,那什么县挖石膏的垃圾货色,一把年纪了,还拖着一个孩子,你不也让姐嫁?”
     “妈那时候不病急乱投医吗?”彭洁:“对,我闺女说得对,还是得人品好,有责任心,有正经工作,人看起来顺眼,能在一起说上话儿。妈这里有个合适的人选,就看你满意不满意。”
     陶桃:“妈说合适,我就满意。”
     彭洁高兴了:“妈什么时候整过自己的亲闺女,这次跟你介绍这人可不是四五十岁的二婚头,也不是谢顶。我跟你讲,人家二十七岁,身高一米八十,长得那叫一个帅气,当然,还是比不上你弟弟英俊,但那相貌放人群里也算是拔尖的,肯定顺眼;至于人品,那是没话说,在单位里都说这人满身正气,他对外人那么好,对自己老婆孩子自然没话说,将来必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母亲说着话,陶桃神色麻木地小口喝水,时不时微微颔首,表示正听着呢。
     彭洁继续说:“至于正经工作,肯定正经。人家是名牌大学生,事业单位干部,那正经到天上去了,将来肯定会得升官,你就等着做领导夫人吧!”
     陶桃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惊讶地抬起头来。
     彭洁以为她留意,说起话来更是带劲:“要说能跟你在一起说上话,你们的话可多了,前一阵子你弟弟不是看到你和他天天在一起出双入对,唠起嗑来没完没了。”
     陶桃大惊:“妈你说的是不是韩路?”
     彭洁一鼓掌,高声笑起来:“我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嘛,对的,就是他,闺女,你满意不。”
     陶桃终于忍不住道:“妈,别的人你介绍给我认识,我可以跟人处处看,但这人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
     “反正不行。”陶桃从来不敢反驳父母的决定,但这次却例外。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与韩路的相处过程中,她不知道和韩路吵过多少次,还将茶水倒人头上,形同侮辱。
     特别是弟弟打晕韩路,毁了人家前程,两人可算是结下化解不开的冤仇了。
     虽然说后来韩路帮她和她的团队从吕朝阳那里要回来演出费,但陶老板知道,韩同志此举并不是想要化解二人之间的恩怨,而是纯粹是为了找吕朝阳麻烦——韩路之所以被陶李打伤,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吕老板拖欠演出费,搞出许多乌龙。不把钱弄回来,办公室主任韩路念头不通达。
     下来之后,陶桃也向韩路道歉,但二人间有过这事之后,平时见面都是公事公办。
     陶桃也懒得理睬韩路,她在单位里霸道惯了,所有人都得哄着她捧着她。韩路不甩她,他对小韩也是很看不顺眼。
     和他处,陶桃肯定浑身不自在,那还不得难受死了。
     陶桃:“反正不跟他谈恋爱,想都不要想。”
     彭洁面上的笑容凝固了,喝道:“谁要你跟他谈恋爱了,你直接嫁给他。”
     “啊!”
     “谈啥呀,你们都一起共事一年半了,该说的有营养没营养的话还没说够,还不够了解?挑个日子结婚得了。”
     “妈……如果是他,就是不行。”陶桃哀求:“妈,真不行的,我求求求,换别的有合适的我一定谈,但是他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