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零二章 亲家好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看到丈夫畏缩的样子,彭洁心叫一声:没用的东西。
     她把陶朱拉开,恶狠狠地和韩国庆对视,问:“韩路呢,让他滚出来负责。”
     “你什么玩意儿?”韩国庆:“我儿子怎么了,你让他滚出来?我可要不客气了。”
     躺在沙发上的叶芳喊:“老韩,你对客人礼貌些,你们是?”
     彭洁拉着陶朱气愤地冲进去:“你是韩路的母亲,好好好,当着你们二老的面,拿个说法出来。你家儿子惹事了,大事儿。”
     韩国庆:“你胡说什么,我儿子能出大事?”
     叶芳:“老韩你别嚷嚷,让人家把话说完。还不快请人坐下,倒水。”
     “没工夫。”
     叶芳温和地对彭洁一笑:“我爱人就是这脾气,你们别在意,坐下说话。”
     “不坐了。”彭洁气道:“你儿子把我女儿那样了,现在又不负责任,怎么办,怎么办?”
     叶芳身上正难受,脑袋有点蒙:“什么那样了?”
     彭洁突然哇一声哭起来:“我都不好意思说,说不出口呀,太脏了!”
     陶朱也按照事先准备好的套路以手擦眼,无奈死活也弄不出眼泪。
     韩国庆大怒:“你少诬陷人,我儿子堂堂大学生,党员,单位干部,受党和国家教育了二十多年,怎么可能干坏事。”
     听到干坏事三个字,叶芳吓住了:“国庆,国庆,你们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韩国庆眼睛都喷出火来:“他们说韩路跟他家女子困觉,还不认帐。”
     “啊!”叶芳想要起身,身体一动,却又无力地跌下去。
     韩国庆:“你女子是谁,无凭无据,你说睡了就睡了?”
     彭洁将一把照片朝他扔过去,骂;“这就是我女子,你自己看,认识不。都是一个单位的,你们大约是看到过真人。你们也可以去打听打听,你儿去年是不是天天跟我女子在一起,还坏了她的贞洁。我儿子气不过,还跟他打过一架,这事单位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也可以去问。”
     照片散落在地,正是他们两口子精挑选细选的陶桃拍得最美的影象。
     彭洁继续哭:“你们看,多美的姑娘啊,天仙似的。敢问,任何一个家里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儿,能不当成宝贝?就这么被你儿子糟蹋了,糟蹋了还不认帐,要当陈世美。我可怜的女儿啊,可怜啊,我不活了!”
     韩国庆和叶芳一看照片,同时“啊”一声:“原来是桃子。”
     老韩对叶芳说:“难怪这孩子见了咱们态度不好,原来是恨小路啊!”可她毕竟和韩路有一份感情在,见叶芳身体不舒服,还是把自行车借给他们。心中有挂念,顾不得辛苦,翻了一座山赶去医院。
     这孩子,孝顺啊!
     “就是桃子,我苦命的女儿哟!”彭洁抽泣:“孩子感情受伤,心中有苦说不出来。我听说你们来了,就来找你们商量这事怎么解决。”
     韩国庆想要说话。
     叶芳摆手,示意这事让她来解决:“桃子爸爸妈妈,这事我先要问问小路,如果是他的错,肯定是要负责的。我想请问如果,我的意思是如果是真的,你们想要个怎么样的解决方案?”
     彭洁见他们上了自己的套,也不哭了,装出一副诚挚的样子:“年轻人谈恋爱,控制不了自己,干了糊涂的事也可以理解,性格不和分手也正常。这事也说不上谁吃亏谁上当,女孩子的青春是青春,男人的青春也是青春。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今天找上门来先就是失礼。问题麻烦就麻烦在你儿子兔子吃了窝边草,名声坏掉了,以后在单位还怎么见人。我家桃子是一心要嫁给你家韩路,不是韩路她就去死。我们的意思是,你二老能不能帮劝劝韩路,让他和桃子重归于好。他们的年纪都不小了,也到了结婚的年龄。如果说得好,趁双方父母都在,咱们商量这把这事儿给办了。”
     韩国庆也蒙了:“事情来得太突然,我我我,我很晕。”
     不料旁边的叶芳忽然站起来,牵着彭洁的手笑道:“亲家母,亲家,不要担心,这事我替小路答应了。咱们约个时间,两家人一块吃个饭,把婚订下来。小路这娃太不象话了,我得收拾他。”
     彭洁:“好,就这么定了,韩路我也满意,他那里还得您去说。老陶你别跟木头似的杵那里,过来喊亲家亲家母啊!”
     先前叶芳还病恹恹地躺沙发上,此刻却神采熠熠,和彭洁两口子说了半天话,交流了双方的家庭情况,畅想了未来孩子们美好的生活,谈妥了各方面细节,这才依依不舍地送出门去。
     等他们一走,老韩抓了抓头:“这好突然。”
     “那不是美事吗?”
     “是好事,不过,我还是有点不明白,陶桃那么好看,韩路怎么就不肯呢?气人就气人在他把人家怎么了,又不认帐,我韩国庆怎么生了这么个畜生?”
     老韩虽然粗鲁,但为人正直。孩子在外面造下风流孽帐,还被找上门来,他觉得很没脸。
     “孩子是我生的,跟你什么关系。”叶芳不高兴了,说:“这男娃娃的心思鬼知道,一样水养百样人,说不定小路就不喜欢桃子那型的,嫌人瘦嫌人脾气不好。老韩,你就说桃子这孩子你喜不喜欢?”
     老韩:“喜欢,是个好孩子。”
     “喜欢就行了,让韩路把人接回来。”
     “你这是牛不喝水强按头吗?还是自由恋好。”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叶芳就哭起来:“自由恋爱自由恋爱,小路都自由了二十七年,他倒是风流逍遥了,我怎么办。你看我身体能扛几年,你是不是想气死我让我没机会抱孙子?刚才亲家来说韩路以前跟桃子好过,还答应把女儿嫁过来,国庆你知道吗,我肚子马上就不痛了,我身上马上就有力气,我的病全好了。我又高兴又害怕,小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没人比我更了解他的性格。他不肯的事情谁逼也没用,我害怕他不对桃子负责啊!”
     韩国庆见妻子哭,心中也慌了,说,放心好了,这事包我身上。
     就拨通韩路电话:“龟儿子你死哪里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韩路在电话那头说:“还有两天,什么事呀?”
     韩国庆:“你有对象了吗?”
     韩路想了想,自己和关静还没有确定关系,就说没有。
     韩国庆大骂:“不认帐是不是,你是不想做感情的骗子,回家后去把人找来,把事情说好。”
     韩路:“不好吧,开不了口。”自己和关静那层纸不好捅破,还是自然而发展自在随意。父母和常月华关系熟,自己和小关的事肯定是从她那里听到的。
     这老头老太太,想抱孙子想疯了。
     韩国庆忽然静静地不容反驳地说:“必须定下来,不然锤死你,我不开玩笑。”
     “我想想,等回来再说。”
     电话那头,韩路抓了抓头,心道,该怎么跟关静说呢?这确定恋爱关系该怎么弄呢?
     妈呀,太尴尬了!
     作为情场新人,爱情初哥,韩路还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