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人心险恶道德沦丧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住建局面两位同志解释说,文化中心成立之后,这里的土地、地面建筑物都归了单位。
     市文化艺术中心是国有事业单位,固定资产的产权所有人是国资委,而他们住房和建设局则是房产管理机构。
     所以说,文化中心的宿舍都归他们管,说他们是房东倒不是假话。
     “原来如此,你们住建局住房保障办公室来找陶桃也没错,但这里又有房改办什么事?”韩路对房改办那人很没好感,忍不住质问。
     房改办公那人哼了一声:“我们是监督机构。”
     讲到这里,又得说一说公房的产权问题了。
     简单说来,市里的公房有两大类。一类是面向全社会的保障房、廉租房和公房,这一块归房改办管。但除了这一块,另外一类就是原先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宿舍,这些房屋产权则从属于住建局住房保障办公室。
     金沙市文化艺术中的宿舍虽然与房改办无关,但人家是监督机构,管得着的。
     “你监督陶桃什么?”韩路继续问。
     房改办那人道:“我们接到一封检举信,举报你韩路。不对,应该是举报金沙市文化艺术中心办公室主任韩路的妻子陶桃利用丈夫手中职权,长期侵占单位宿舍,23栋302两室一厅住房一套。”
     “啊!”不但韩路,就连陶桃也吃惊地张大嘴巴。
     韩路扑哧一声笑起来:“然后你们就上门来寻我晦气?荒唐,简直是荒唐。”
     房改办的同志哼了一声:“荒唐?韩路,我不跟你说,陶桃,你来解释一下。”
     陶桃:“我……”
     她的脸变得煞白。
     那人冷着脸呵斥:“说话!保持沉默解决不了问题。”
     这态度已经很恶劣了。
     他是下面县里的纪检干部。最近调到市房改办,再过一段时间会做副主任。大约是职业习惯,看谁都是犯罪分子。但工作却非常认真,可惜就是太机械古板,有的时候甚至不近人情。
     看陶桃吓得实在厉害,韩路终于忍不住骂了:“解释个屁,你们之前就不知道调查了解吗,就这么冒冒失失上门来吓人。好,这事我来说。我是去年八月才正式到金沙市文化艺术中心上班入编。而陶桃则早我几年被合并进中心,这宿舍也是她在那个时候由单位分配的,与我毫无关系,也谈不上利用手中职权谋一己之私。”
     “我们再说单位分配宿舍给陶桃一事,我爱人陶桃是国家三级演员。什么叫国家三级演员呢?就是有一定专业素养,戏剧表演类院校毕业五年后就可以评定,对标硕士学位。而且,陶桃也获得过三次省级大奖,现在正准备申报国家二级演员职称。”
     “那么,什么是国家二级演员呢?按照规定,较强的演戏天分和表达能力,能够对剧目提出自己的修改意见,具备一定的创作能力,或者获得国家级大奖。陶桃是我中心的技术骨干,请问,她享受一套宿舍是否合理?
     两个住建局的人默默点头。
     但房改办那人听韩路侃侃其谈,心中不快。发出一声冷笑,反问:“那你们结婚后怎么不把房子退了?”
     韩路:“没人让退呀,再说,我们夫妻感情出了点问题,必须都需要自己的空间冷静冷静。”
     “冷静冷静,自己的空间?”房改办大怒,提气喝道:“你需要空间,别人就不需要空间了?据我所知,你们中心建新大厦,拆了好几栋楼。有的同志家庭困难,没有住房,都住窝棚了,还带着一个孩子餐风饮露。他们不需要空间,他们不是人?你们两口子闹矛盾了,可以有一套房分居,别人呢,别人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沿了?韩路,你有心吗?你小小一个办公室主任就能占两套房,怎么,还打算永远占下去。国有资产就这么成了你私家产业了?”
     “啊!”韩路好象明白了什么。
     房改办:“陶桃,下来我们会给你出个限期搬离告知书。”
     陶桃:“啊……不……”
     韩路:“吓一个女人做什么,要不,我搬,我把我那套房腾出来总可以吧?”
     “不行。”房改办摇头:“群众举报的是陶桃这套房,要搬就是她搬。”
     韩路:“打个商量,反正就是腾一套房出来,你管他是哪套呢!”
     房改办那人:“按制度办,人家举报的是陶桃,我们走程序。陶桃,签字摁手印吧。”
     陶桃不住地朝后面缩:“我我我……”
     韩路彻底地怒了:“混蛋,谁给你们的权力?这字我们还真不签了。”
     说话中,他抓起那份笔录,扯得粉碎,撒了那人一头。
     “混帐东西!”房改办同志火了,要伸手去抓,韩路反手拧住他的手。
     住建局两人同时大喊:“别动手。”
     可两人哪里冷静得下来,眼看着就要抓扯成一团。陶桃忽然大叫:“够了,我搬,我马上搬去韩路哪里。”然后就哭出声来。
     听到她的哭声,冲动的两人才意识自己犯了错,同时停下手。
     房改办的同志:“韩路,回答你刚才的提问,究竟是谁给我们的权力——人民。”
     韩路无语,良久才道:“我会投诉你的。”
     “随便。”
     ……
     陶桃宿舍里乱成一团,群众们都在外面楼道偷听,挤得水泄不通,里面几人的谈话他们也都一字不漏地听全了。
     就有好事者推开房们喊:“陶桃,搬家需要人手喊一声,我帮你。”
     “废话,这事需要喊吗,韩主任多好的一个人儿啊,大伙儿自觉点,造起来呀!”
     “也对,小韩老是和陶桃分居也不是办法。俗话说床头打架床尾和,夫妻没有隔夜仇。头天晚上吵了架,睡一晚上就好了。”
     “你的意思是说服?”
     “韩主任现在都萎靡不振了,怎么说?”
     “韩主任惨啊。”
     又有妇女不乐意了:“怎么就惨了,陶桃不更惨?小韩人长得帅,人品好,学历高,又是领导。可谁想到,他却是个活死人。”
     韩路脸都青了,偏生又不好发作。
     大家都觉得韩路人不错,一声喊,只用了不一个多小时就把陶桃宿舍的东西全挪去了韩路宿舍——主要是东西太少,床和家具都是单位的。家电也没多少,就一台洗澡用点热水桶一口电饭锅,一个点炒锅和一台晚年单门冰箱。
     房改和住建的三人也没走,就站在一边守着。打铁趁热,今天如果能把事儿办成那就最好不过,免得还来跑上几趟,说不定又得和脾气不好的韩路打起来。
     听到大家说韩路萎靡不振,又看到他手里的保温杯,三人这才明白韩路夫妻分居的原因。
     两个住建局的人掩嘴偷笑。
     房改办同志忽然满面同情对韩路说:“韩主任,职责所在得罪了,但制度就是制度,我有没有办法。这事扯出你的隐私,是我不对,找时间约个饭,当我向你赔罪。”
     韩路气得快要吐血,满眼怒火似要将他烧成灰烬,咬牙切齿:“要去就得去金海明珠旁边那家《百姓厨房》吃一顿,开五粮液。”
     “好说。”房改办那人点点头,朝旁边看热闹的渣男兄招招手:“侯世容,你在这里就好,这个给你。抽时间去房改办走个流程,把你举报陶桃私占公房一事给结了。”
     就把刚从陶桃那里收的房钥匙递过去。
     韩路吃惊地瞪大眼睛:“是你?”
     渣男兄尖叫:“不是我!”
     韩路:“好一个阴险小人,你还真让我见识到人心的险恶和道德的沦丧了。”
     说完,他看了看房改同志:“打架你管不管?”
     那人:“不归我管,但我会报警。提醒你一句,110从接到电话到出警,有五分钟。”
     “五分钟时间足够了。”韩路朝前踏出一步,堵住渣男兄的逃亡路线,准备对他来个武器的批判。
     渣男兄却出奇地没有逃,反一脸正色道:“韩路,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别拖延时间,你想吃混沌面还是板刀面?”
     “我想吃长寿面。”
     “你觉得你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
     正在这个时候,侯世容的女儿跑过来喊:“韩叔叔你不要和爸爸打架。”
     韩路:“喊爹。”
     “爹啊,不要打爸爸。”
     韩路:“那好,我问你,谁是你亲爹。”
     小姑娘:“你给我吃冰淇淋,你就是亲的,爸爸是崴的。”
     崴在西南方言中就是假货水货的意思。
     三个工作人员扑哧一声笑起来,这韩路可真逗。
     有小姑娘在场,韩路倒不方便动手,揪起渣男兄扯到一边就冷冷道:“侯世容,你说我是怎么对你的,摸着良心。”
     侯世容一脸感激:“韩路,你对我是真没话说。我家庭困难,爷俩连个住处都没有,是你帮我起了个活房。我没有钱,是你帮我造了工资表。我说过,在金沙市也没有别的亲戚,从现在开始我认你这个至亲。”
     韩路:“少来这一套,说好话我就不打你了?说我是你亲兄弟,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是亲兄弟我才举报你,免得你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韩路:“荒谬之极也哀哉。”
     渣男兄:“你不是要做工会主席,又被选为党组成员,现在正在考察期间吗?”
     “关你啥事?”
     渣男兄:“韩路,你现在和陶桃分居影响可不太好,有人说你出轨了,在外面风花雪月,这话如果落到组织耳中,就是不值得信任的人。”
     韩路:“你怎么和王红英说得一样?我都ED 了,怎么出轨?我呸,我正常的很,我就是一正常男人。”
     渣男兄:“你身体情况如何别人也不知道啊,这事儿又不能证明给人看。可是,你结婚才一天,陶桃就跟你分居总让人觉得奇怪吧?谣言是什么,谣言就是长了翅膀的。只要有心人一操弄,你出轨被老婆抓了现行,陶桃气愤不过,愤而和你分居的事就要传得满城风雨,你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你现在就应该马上和陶桃住在一起,把这个谣言掐死在摇篮里。”
     “是,我是举报了陶桃,最后也获利了。但如何能够让陶桃和你住一起,让你顺利进党小组,做领导,我宁愿背负小人的恶名,我们需要你这么一个领导。”侯世容得意:“你应该这么想,你借此和陶桃和好,又做了领导,而我却解决了住房问题,两全其美皆大欢喜。”
     最后,他诚挚地说:“韩主任你的身体自然是没话说,吃得睡得耍得,ED这事估计是心理问题。”
     韩路大怒:“你才有心理问题,两全其美,皆大欢喜个鬼。”
     侯世容:“陶老板美吧,符合任何一个男人的梦想吧,可她实在太吓人。看了就没有那什么……欲,你说是不是?”
     韩路:“好象是吧。”
     渣男兄:“你估计是有点怕陶桃,这才下不去手ED了。你应该调整好心态,反复试下去,没准就成了呢!”
     韩路无语,怎么又有人让我穷举?
     等等,事情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样啊!
     韩路:“好,退一万步说,你是出于好心,你根本就没安好心。陶桃的宿舍清退后,她不可以回她父母那边去住吗?”
     “回去不了,陶桃娘家只有两间屋,现在你舅子的女朋友也住进去了,哪里还有空间?好,再退一万步,陶桃可以去租房。不过,她每个月的工资都被她娘家人要去了,比老子还穷,不去你那里住能去哪里?”
     韩路:“罗嗦半天不就是想逃过一顿打吗,脸伸过来,先抽两记。”
     “别打脸。”
     侯世容家丫头拉住韩路的手:“爹,我要吃冰淇淋。”
     “没问题。”韩路心中的气也消了,牵住丫头的手正要走,就看到郭小亮过来。顿时眼睛一亮:“儿子,吃冰淇淋不,爸给你买。”
     郭小亮:“流氓、坏人……好吧!”
     儿女双全的韩路带着两个小朋友到外面街上吃了雪糕,这才回到自己宿舍。
     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心中却不争气地乱跳。
     “呼!”有一物扔过来。
     韩路大学的时候是篮球队员,虽然说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打球,但肌肉记忆还在。
     下意识伸手一抓,捏得满手都是红色汁液,定睛看去,却是一个西红柿。
     韩路大怒:“干什么?”
     陶桃:“无耻,阴险、堕落,道德沦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