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家都不太爱听戏了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又到了年底军地联欢的时候,人社组织慰问驻扎在本地的最可爱的人。听到这事,韩路主动联系秦文学:“秦科长,带上我们中心啊。”
     秦文学道,去去去,你们去年到部队演出的时候,弄他娘两小时戏剧,官兵反响实在太强烈。
     韩路说反响强烈那不是好事吗,今年我会让他们反响更强烈。
     秦文学说官兵们说在那里干坐两小时,戏台子上唱的一句都没听懂,今年不要再来了。他们要听流行歌曲,要看漂亮姑娘跳舞。
     韩路道,流行歌曲可以啊,我让演员们唱就是了,我们什么地方,文艺单位,专出帅哥美女。老秦,我们中心每年有六十场演出的计划,那是要计算入年底考核和绩效果挂钩的,今年的任务够戗了,帮帮忙,帮帮忙。
     秦文学哈哈大笑:“好好好,我跟周局反映一下,问题不大。看你急成这样,你谁呀,你是韩路啊,咱们能不给你面子?”
     韩路:“我谢谢您,大爷,你是我的亲大爷!”
     “不上传统戏剧?”听到韩路说起这事之后,杨光眉头微皱:“这不太好吧,咱们中心主要是唱戏的。”
     这倒是个问题,中心的演员们一个个心高气傲,以传统艺术大师自居。上了舞台,那架子是端着的。
     让他们唱《闪闪惹人爱》唱张靓颖唱林俊杰,甚至唱曾艺可,也不肯啊!
     至于现代舞,更是不可能,因为不会。
     宋青山怒了:“韩主任,你搞什么名堂,这不是有损我们中心的形象吗?这传统戏剧我还必须上了,我是负责业务的副主任,这事我有权力决定。”
     韩路:“宋副主任,你跟我吼什么,要吼你去跟人社局吼去。”
     宋青山:“我跟他们说什么,大不了不演。”
     韩路:“不演也可以啊,那我以后再不搭这个白。反正我是管后勤总务的,业务好坏与我无关。我倒是想看看宋副主任你怎么完成今年的演出任务,别跟我说走穴。如果走穴,和民间几家演艺公司挂钩,天天都有得演。”
     搭白,就是多说一嘴的意思。
     “你说什么气话?”看他们又要吵嘴,杨光觉得头疼:“堂堂事业单位,专业团队去走穴象话吗,再说,走穴也完不成咱们今年的工作计划啊!老宋你也消消气,韩路为咱们争取来这么个演出机会不容易。”
     他又对韩路道:“正因为演出机会来之不易,更是要珍惜,更应该上台宏扬一下传统艺术。这考核年底绩效,不但要达到一定的演出场次,上了什么曲目也是个指标。现代歌舞可不算数,小韩你是写材料的,不比我清楚这一点?好了,这事我就做主了,就全权交给你办,曲目和人选由你来定,散会!”
     杨光有心培养韩路,让他参与具体业务。
     既然领导定下基调,韩路很无奈,嘀咕:“你倒是当起甩手掌柜,这不是为难人吗?”
     不过,这是韩路第一次独力带队,内心中还是有点小振奋。只是,人社和最可爱的人那边该怎么跟人家说呢,虽然你演什么人家当时也不可能喝倒彩,但却把老秦和周局给得罪了。
     下来后,韩路琢磨了半天,弄了个节目单。
     传统戏剧还是要上的,但占的比重不能太大,有一两个节目撑门面就行。
     传统戏剧的节目定了两个,一个是川剧《三瓶醋》,故事说的是古时候一个状元及第荣归,他在老家的三个夫人争诰命夫人名位互相争夺,最后把怒火发泄在丈夫身上,状元公被老婆们楸耳、罚跪。幸好有圣旨前来,封赠三人为节义一品夫人,不分大小,醋海风波始告平息。
     这是一个戏剧,故事内核是西南省“惧妻”和“趴耳朵”文化,诙谐幽默。最妙的是都是方言对白,就没几句唱腔,大家都能看懂。
     至另外一个是京剧,因为《三瓶醋》占的时长大,你在弄一出大戏来就不合适了。韩路又抓了抓脑壳,心中一动,就问一个京剧演员《重振河山待后生》会不会唱?会呀,那就是你了,京剧歌曲也是京剧,也属于传统文化。
     确定了这两个节目后,韩路又敲定了一个民族舞蹈,民族舞也是现代歌舞。
     交响乐那边也得上,搞个小型管弦乐队。古典音乐就算了,上《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打靶归来》《军港的夜》,弄个串烧,大伙儿先排着。
     节目单一出来,宋青山大为不满,说,自去年以来,民间演出团体生意火暴。传统戏剧甚是兴旺,到处都是堂会。只要你学过几年戏,就不愁没有舞台。咱们可是专业团队,上的节目怎么还比不上草台班子,韩主任,你不觉得丢人吗?
     韩路道:“宋主任,现在这个年头大家都不爱听戏了。是是是,吕朝阳他们的生意是好。别人办堂会,搞仪式,请演员去唱戏,说穿了就是烘托个热烈的气氛。当然,现代歌舞也行,但是格调又怎么比得上传统戏剧。人家请戏剧艺术家去唱戏,要的就是格调。你唱什么都不要紧,观众听不懂也不要紧,听不懂就对了,高雅艺术如果人人都懂,那也不高雅了。”
     宋青山气得脸的黑了:“怎么什么话到你嘴你都特别的庸俗。”
     韩路:“宋主任你不是个迂腐的人,我现在不是想办法完成今年的工作任务吗?现实情况就是这样,先把大家的年终于奖弄到手才谈得上其他。至于宏扬传统文化,还是算了吧。”
     宋青山:“你还想什么文化单位的领导,你还有职业追求吗,你就是个混日子的。”
     韩路:“关键是要先活下去。”
     关键是要先活下去,活下去的关键是找演出机会。光人社局那边还不够,韩路下来又去联络民政那边,问他们在各区县的养老福利机构需要慰问演出吗?
     民政那边的人和他熟,说话也没直接。便笑道,小韩,去年你们去福利院演出的时候还闹出打架事件,又来?
     韩路叫起天屈,道,两老头打架,我们只不过是碰巧遇到。
     民政局的同志道,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实在是不巧,年前我们正要和滇省XX市民政养老福利系统交流,哪里还有空安排你们慰问演出。
     韩路一听,顿时精神。建议说,领导,要不咱们跑滇省XX市那边去慰问老人,跟他们演他十七八场戏,这也算是一种交流。我也没有别的要求,对方帮解决交通和吃住问题就成。我们的艺术家们饮食都很注意的,不是食麻辣不吃肉,你按照和尚尼姑的伙食整就是了。
     民政那边一听,呓,这个主意好。下来就和滇池省XX市那边联系上,两边都互派文艺团队跨地区慰问福利院的鳏寡五保户老人。
     福利院的老人对于传统戏剧接受度高,有先平时没有机会上的老戏也可以排上,让老艺术家们热热身。
     如此,宋青山心中的怨气才消解了许多。
     把工作日程安排好,确定了节目和演员之后,韩路一算:“本年的六十场演出任务完成,大伙儿的年终奖终于可以拿全了。最妙的是,因为提前完成工作任务,春节期间也没有演出,大家可以放松地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他在短短的时间就预定十多场演出计划,而且密集在一个多月内,在中心引起轰动。众人都说别看韩主任小小年纪,可这工作能力还真是了不起/。可见,上帝是公平的,没有家庭生活的牵累,小韩主任就化悲愤为力量,将全副精力放在事业上。
     得,他们又把话扯到韩路的ED上。
     这个时候,陶桃的电话打过来:“今天周五。”
     “我知道,你今天没有演出,什么事?”
     陶桃:“按照我们的约定,周末要去我父母家吃饭的。你什么时候下班,我们一起过去。”
     韩路:“去弄弄平吃饭啊,我倒是无所谓,你和家里人又吃不到一块儿去,折腾个什么?算了,我下午早点走,四点回家叫上你。”
     他和陶桃的婚是为母亲结的。
     对于所谓的爱情,小韩同志已经死心。作为一个丈夫,该尽的责任还是应该尽的,至少表面上要敷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