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陶桃虽然说和家里的吃不到一块儿去,但每周末回家还是会给父母买点菜带回去。比如卤猪头肉、红油耳片、棒棒鸡什么的……
     接到她之后,韩路就和自己名义上的老婆去逛菜市场。
     一进市场,烧腊又涨价,韩路偷眼看去,陶桃的钱报里只有一张五十块的钞票和几个钢蹦儿,买菜的时候未免有点窘迫。
     他也不管,就在一边看着,等买完,上公交车,两人也是各付各的车票钱。
     新婚夫妻回娘家,别的人都是手挽手显得非常亲密。他们却不,韩路走前面,双手插兜,陶桃跟在后面,低头不语,两人相隔三米。
     他们就好象是去出席一项活动,井水不犯河水,彼此都很满意这种生活状态。
     此刻,在陶桃娘家,贺喜喜正和彭洁在厨房准备今天的晚饭。
     自从贺喜喜住进陶家后,彭洁感觉这桩婚事稳了,儿子终于有人管了,整个人显得容光焕发。这儿媳妇人品好,工作好,收入也还可以,关键是对陶李那是巴心巴肝,真是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
     今天她们要做辣子鸡,贺喜喜低头杀鸡,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彭洁问一句,她就恩一声。
     彭洁觉察到不对,担忧地问:“闺女,你怎么了,别吓妈。”
     “阿姨,我没事。”
     彭洁:“不对,你肯定有事。闺女,你就是妈的亲闺女,告诉妈,是不是陶李又欺负你了,妈去揍他。”
     说罢,她扭头对正在客厅中坐在二手台式电脑前玩游戏的儿子一声吼:“陶李,你这个不省事的,又欺负喜喜。我可告诉你,喜喜才是我亲生的,你在伤害她,我撵你出家门,妈跟喜喜过。”
     贺喜喜心中感动,急忙关了厨房门,低声道:“阿姨,你别骂陶李,是我的不好。”
     “什么是你的不好,你做什么都是对的。”彭洁慈祥地摸着她的头:“闺女,受了委屈跟妈说,妈替你做主。”
     贺喜喜眼圈微红,喃喃道:“是我不好,我没存钱,带不了嫁妆过来,陶李想让我买车,我我我……我们都冷战好几天了。”
     彭洁:“要什么嫁妆,混蛋嘛。喜喜,妈只要你这么个亲闺女,你来就好。车妈给你买,我跟你爸还存了几万块钱,都给你们。”
     贺喜喜心中更感动,眼泪不禁落下来:“谢谢妈,不过,陶李要买的那车得二十多万呢!”
     彭洁大惊:“二十多万,都半套房子,这可要命,陶李怎么这么不懂事啊!要不,等你姐回来,我问问她,大家一起凑凑。”
     贺喜喜摇头:“大姐和姐夫结婚已经把钱花光,我怎么有脸再问。”
     彭洁突然恶狠狠地说:“怎么就没脸了,她是大姐,不该帮助弟弟。喜喜你别管,这事妈来给你想办法,你一定要让你们结婚的时候有房有车,风风光光。她敢不帮,还反了她了?”
     她以前在贺喜喜面前都是一副慈祥的模样,现在突然骂娘,五官都扭曲了。
     贺喜喜一呆,突然觉得有点害怕。
     ……
     “阿姨,你这个要求是不是很唐突啊?”晚饭的时候,当彭洁提出陶李结婚需要买车的事情之后,韩路似笑非笑地说。
     韩路跟陶桃没有感情基础,自然不会爱屋及乌把陶朱和彭洁当成自己爹妈,平时也不改口,就喊“阿姨”和“叔叔。”
     换别人,这顿例行公事的家庭聚餐吃得有盐无味。但韩路是什么人,他在办公室工作了那么长时间,搞惯了接待,即便对这家人心中再反感,也是谈笑风生,照顾到方方面面。甚至还和陶李喝了几杯。
     彭洁不住给贺喜喜夹菜,一口一个“闺女”喊得亲人,对陶桃却置之不理。
     韩路调侃:“阿姨,你一碗水得端平,桃子也是女儿呀!”
     彭洁哼道;“桃子是我肚子里掉下来的肉不假,但她没少拿气给我受。再说了,一上桌她这又不吃,那有不吃,我给她夹什么菜?”
     韩路看了看满桌的大鱼大肉,辣椒花椒,又笑道:“那你也得给她准备合口味的呀?”
     气氛一时变得有点尴尬。
     贺喜喜忙倒了一碗开水过来:“姐,你涮着吃吧。”
     陶桃不言不语地小口扒拉着米饭。
     尴尬了片刻,彭洁终于谈到汽车的事情。道,韩路,陶桃,你兄弟房子明年应该能够交房,装修几个月,就能结婚了。现在喜喜也住进了咱们家,算是一家人了,咱们可得对她好。
     别人结婚,都是新房新车,现在就兴这个。妈是这么想的,喜喜嫁到陶家牺牲很大,咱们无论如何得让她这个婚结得风风光光。
     现在房子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但车呢?
     陶李看上了一辆二十多万的轿车,妈这里还有几万快,打算支援他们,剩余的部分,你们做姐姐姐夫的也应该有所表示。
     陶桃一听,吓了一跳,这可不是三千五千的事儿。就算是三千五千,她也拿不出来。上次陶李骗家里人说要去读书,为了三千多块钱演出费,就闹出偌大风波,最后还毁了人韩路的前程。
     “妈,你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为难人?”
     彭洁:“你是姐,帮助一下弟弟又怎么了?”
     陶桃:“我是大姐,长姐当母,确实有帮助陶李的责任。但是,妈。谁说结婚就一定要房要车,。还有,陶李买那么好的车做,他在做生意需要撑门面,还是上班路远,交通不便,需要驾车?而且,车买来,油钱过路费保养维修都是一大笔开销,每个月起码一两千块吧。这都不是你能够承担得起。我觉得……”
     “你觉得,你觉得,你觉得什么?”陶李发作:“我买车干什么你管不着,我就要买车。别人结婚都有车,我如果没车,面子往那里搁?”
     陶桃哀求:“陶李,你和喜喜结婚过日子,只要两人幸福就好,又管别人说什么呢?弟弟,我一个月也就两千多块,这些年又没存钱,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
     陶李:“我不管,我不管。”
     贺喜喜:“陶李,我们不买车好不好。”
     陶李:“我们说话少插嘴,都没嫁过来,就想管我家里的事?”
     贺喜喜被他一声呵斥,很委屈,眼圈微红。
     看到未来儿媳妇难过,彭洁生气,把气撒到陶桃头上。开始漫骂,骂得很难听,什么“你球使处”“你混成现在这样就是给家里人丢人”“你这是要气死我呀!”“小X妇。”
     陶桃委屈地掉下眼泪,贺喜喜心好,忙抱住她,也陪着擦起了眼泪。
     从头到尾韩路就好象是个局外人冷眼旁观,他才懒得管陶家的事情。
     陶桃父母兄弟吸血也好,陶桃无原则贴补娘家也好,反正他和自己名义上的妻子个人财务都是分开的,工资各用各。至于固定资产,不好意思,那是一点也没有,更谈不上夫妻共同财产。
     我们的小韩同志只一边喝酒一边吃菜,趁一家人闹得天雷勾地火,那只辣子鸡有一大办进了他的肚子。
     吃得有点撑,他用纸巾帼擦了擦嘴:“陶桃,我吃好了。看妈和弟弟的情绪挺激动,要不咱们先回家。”
     彭洁忽然眼睛一亮:“韩路,陶李结婚要买车,你这个做姐夫的是不是应该表个态。”
     韩路:“只有这世的兄弟,买,必须买,让陶桃买,义不容辞。”
     彭洁大喜,叫了他一声“乖幺儿”又对陶李道:“陶李,还不快敬你亲哥一杯。韩路,妈的亲儿,你这是答应给你兄弟买车了?”
     韩路:“那是肯定的,必须的。”
     ……
     “你站住!”吃过饭,在回家的路上,刚走到三棵木棉树的地方,陶桃愤怒地叫住韩路:“你凭什么答应给陶李买车?”
     韩路笑嘻嘻地回答:“你弟弟但凡有事,你这个做姐的不都巴心巴肝帮忙,我这是顺着你。”
     陶桃:“那可是十多万块钱,我从哪里去拿?”
     韩路挖苦:“当初陶李骗你们说要去读书,要学费,几千块钱你也拿不出来,不也答应了?陶桃,你我都穷。对咱们来说,几千块和十多万都是一样,都得憋死英雄汉。”
     “我……”陶桃大叫:“我根本就拿不出钱来,如果直接拒绝,妈妈和弟弟最多生我几天气。现在好了,矛盾激化了……你伤害了我和父母兄弟感情,如果这钱凑不出来,怎么办,怎么办?你会让我失去了他们的爱,你凭什么答应,你凭什么替我做主?”
     “呵呵,你什么时候懂得拒绝人了?”韩路:“那是你的问题,陶桃同志,提醒你。咱们可是约法三章了的,你家的事情跟我可没有关系,自己的烦恼自己解决。”
     说罢,他哈哈大笑。
     摆了陶桃一道,韩路心中无比痛快。
     不过,看到桃子老板有点崩溃的神情,他心中忽然有点不忍:我这么做对吗,怎么说她也是我名义上的老婆?可我怎么见到她就来气,就想杠呢?
     有一句话什么怎么说来着:婚姻就是月老将前世两个不死不休的仇人强扭在一起,互相折磨,直到同归于尽,这才能将烂帐一笔勾销,这才不留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