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就是一场遗憾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韩路是第二天中午才知道陶桃因为醉驾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
     当时他刚好去了山里,和人谈买墓地的事情。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即便是不长庄稼的荒坡。好在那户人家人不错,说,韩路,你是我老表的老表,那就是我的亲老表,大家都是一家人,老人要埋我这里说话就是,钱就不要你的。
     韩路摇头道,钱必须给,这是做人的道理。另外,这起坟山,买材料,请人帮忙还得要麻烦你。
     那位老表点点头,道,那我就象征性收你一点。老人落叶归根在这里,以后清明、七月半、过年,你们都会过来上坟,这钱到时候我就用来请你们喝酒吃山腊肉包谷饭。
     正在这个时候,杨光的电话打进来:“小韩,你家里出事了,你一定要坚强。”
     韩路:“主任,您说。”
     杨光说桃子昨天晚上喝了酒开车被交警抓到,去医院验血,每百毫升血液酒精浓度也不知道是多少,反正已经符合醉驾的标准,现在人关在看守所里。
     韩路吃了一惊,难怪他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打不通陶桃的电话。问陶桃家里的人,她父母也说不知道,就连陶李也联系不上。
     他并不知道的是,陶李因为闯了这么大一个祸,自知道问题严重,怕被韩路问起,索性关了手机,出去鬼混了。
     “主任,问题严重吗?”
     杨光很沉痛:“你说严重不严重,这可是要入刑的。”
     韩路沉默半天:“工作能不能保住,私事我先不说,陶桃是我们中心未来十年的顶梁柱,她如果保不住工作,咱们中心可就没几个能拿出手的演员了。还有,陶桃视传统戏剧为生命,如果以后上不了舞台,她也活不成。”
     杨光:“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很要命,单位一定会拼尽全力去争取的,韩路,你要撑住。你母亲的事情要紧,先忙那一边,等把事办完再说陶桃的事,不能乱。”
     韩路:“我不会乱的,我很冷静。”
     天气很冷,下着小雨。说好坟山的事情,离去的时候因为山里海拔高,竟下起了雪粒子,韩路冷得浑身都在颤抖,心中更是凄苦,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哭一场,可是他不能。
     父亲已经彻底垮掉了,整天整夜坐屋里不停抽烟,饭也吃不了二两。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韩路就算再悲痛也不能倒下。
     接下来三天,他在县城和山里来回跑,通知亲戚朋友,安排客人吃饭住宿,安排葬礼仪式。
     终于到了火化那天,来了不少客人。
     中心那边报了个名单过来,总共有一百来人,人人都送了花圈,满满摆了一地,可见小韩主任在单位的人缘。
     当母亲骨灰出来后,韩路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韩国庆大叫:“那大一个人,怎么就剩这一点了?混蛋,你们混蛋,把我婆娘还给我,还给我呀!”
     韩路还是没有哭,他没时间。
     骨灰送出来后,装棺,雇了车,浩浩荡荡送去山里。
     按照老家风俗,老人如果葬在公墓可以什么都不讲究,但如果要入土,就得过请端公,过三关。
     又得是一天一夜。
     当夜,韩路一个人守灵,跪在蒲团上,静静回忆着自己的童年少年和青年,回忆着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
     第二天,送灵柩上山。走上几步他就跪下磕一个头,雨还在下,浑身都是烂泥。
     送完母亲最后一程,他又送客人回城,洗澡换衣服。
     到这个时候,才是真正属于他们父子的时间。
     说来也怪,韩路还是没有哭。
     看到满面皱纹,头发已经变得花白,坐在那里不停打瞌睡的父亲,韩路搂住他的肩膀:“爸,我明天要回去上班。跟你商量个事,反正老家就只剩下这么间公房,你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一起去金沙市吧。”
     “滚!”
     “爸——”
     “滚!”
     “爸……”
     “滚不滚,打死你个龟儿子。”
     韩路:“好吧,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如果想好了,我就来接你。”
     他很疲倦,他顾不得洗澡倒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日他去了省城机场,坐下午的飞机。不出意料,飞机依旧延误,半夜才到了地头。
     等开了手机,才发现里面好多未接电话,有单位同事的,有秦文学的,有杨光的。
     韩路先拨通杨光的号码,说,主任,我已经落地了,明天就可以上班,什么事?
     杨光说,小韩你回来就好,我已经把陶桃从看守所接出来了,也去咨询过,她这次醉驾肯定是要入刑的。但我们尽量争取一下希望能够监外执行,也不难。政法那边和律师我打听过,这种案子通常都判缓刑。陶桃的工作和事业编制肯定能够保留。
     他又道,按照《事业单位试行人员聘用制度有关问题的解释》第14条规定:被人民法院判处拘役、有期徒刑缓刑的,单位可以解除聘用合同。由于不是必须的,因此醉驾缓刑事业单位职工是否开除,由所在单位决定。
     韩路整个人都是蒙的,道:“谢谢主任,谢谢单位,谢谢组织。”
     杨光:“我也是为了中心,为了我们的共同的事业。韩路,你状态不对劲,好好休息。”
     刚打完这通电话,秦文学的电话就进来了,问韩路家的丧事办完没有。
     韩路说已经办完了,现在刚回金沙,正在出租车上,谢谢老秦你送的花圈,请问有什么事吗?
     秦文学长长地叹息一声:“陶桃的事我听说了,完了,全完了。”
     韩路:“怎么完了?”
     秦文学:“陶桃这次要被判刑,即便是缓刑她醉驾也算是犯罪。按照规定,直系亲戚中有犯罪行为的不能参加公考。什么是直系亲属,父母,配偶,子女。所以,小韩,你以后再没有考试资格了,就算现在离婚也不行……喂,喂,你还听着吗?”
     “我的人生就是一场遗憾。”韩路把头贴在车窗上,再不说话。
     他心丧若死。
     此刻的他正如当初办公室大姐所说“辟开了,里面肯定钻出个六十岁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