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喜讯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对于妻子怀孕一事韩路从内心来说是很激动的,倒不是因为他终于可以从身到心彻底休息。主要原因是自己总算可以给父母一个交代,完成人生重大任务。
     另外,他确实也喜欢孩子,不知道怎么的,看到小家伙们圆鼓鼓的脑袋,滴溜溜的眼珠子,就喜欢。不然也不会让钟小琴和渣男兄的娃叫自己爹。
     回到办公室,恰好几位大姐都在。韩路觉得这是一个给自己正名的机会,立即用座机拨通父亲的电话。
     今年过年,韩路本打算带着陶桃回老家和父亲团年,老爷子一个人在家里挺孤独,还真担心他想不开。不料,老头却和几个以前的同事跑海南去了,说是自己被韩路母亲管了一辈子,现在总算自由,还不出去玩玩?韩路你别回来了,我看着你就烦。
     “嘟赌……”电话通了,里面传来韩国庆的大嗓门,照例是爆粗口:“小XX的,啥事?”
     韩路都有点后悔开免提了,他故意高声道:“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有了,有了。”
     “什么有了。”
     “陶桃有了,怀孕了,是真的,不骗你。怎么没去医院检查,检查两次的,才知道的,应该一个多月了。”
     “啊,怀上了?这事你拖了这么久,老子都怀疑你不孕不育。”
     几位大姐听到这里,互相对视一眼,然后捂嘴偷笑。
     韩路很尴尬:“我怎么可能不孕不育,那不是不凑巧吗?就算是载秧子,他不也讲究个春种夏长秋收冬藏,急不得,时机成熟自然水到渠成。”
     “好好好,哈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韩国庆响亮的笑声:“韩路,算你有孝心,老子要奖励你,得给你钱。”
     韩路惊喜:“给钱,那可是好事啊,给多少?”
     韩国庆却不回答,却道:“要想拿我的奖励也行,不过,我有个条件,孙儿的名字得由我来起。”
     韩路:“是是是,孩子的名字得你来取。”
     老韩继续大笑:“争气,你很争气,陶桃也争气。”
     结束通话,韩路志得意满环视四周,心道:“这次你们不说我ED了吧?事实胜与雄辩,陶桃每隔一小时就呕吐一次,铁证如山呀!”
     不料,一位姐凑过来,满眼都是好奇:“这也能怀上?”
     有她起头,其他几位阿姨可就来劲了,议论道,或许是天天枸杞起了作用。
     不对,也许是春节期间杨主任请大家吃大铜锅里面搁的沙参、当归、黄芪的功效。
     没准是牛欢喜的妙处。
     去去去,牛欢喜得女人吃,韩主任可是一大老爷们儿。
     唧唧喳喳,整整一个上午她们的嘴都没空过。
     这事越传越邪性,到晚上的时候,有谣言说我们的小韩主任盼子心切,可惜有心无力,直接上了试管。
     韩路想用这事为自己正名不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起了反作用,他坐怀不乱真君子的名声算是落下了。
     好消息必须跟所有亲人分享,和父亲打完电话之后,韩路想了想又拨通了彭洁的号码。
     对于这个老丈母韩路是很不以为然的,不过,做为晚辈,基本的礼貌还是要的。每周末他都会和陶桃一起去弄弄平吃顿晚饭,和他们聊上几句。
     陶桃要给家里人买东西什么的,每月也好给父母生活费,韩路提醒她是不是压缩一点,反正就是个意思。
     说服无果,为了家庭和睦,韩路也不再多说,由着她去。他算是看明白了,妻子的“负担”重,未来家里的财务是指望不上她了。小韩主任开始存钱,为了自己这个小家,也为了未来的孩子。
     说来也怪,彭洁对陶桃态度恶劣,可看韩路却挺喜欢,一口一个“乖儿”“幺儿”弄得韩路有点腻味。
     韩路激动:“阿姨,告诉你一个天大喜讯,怀上了怀上了。”
     彭洁:“呀,你也知道了。”
     韩路高兴得话都说不囫囵了:“这事我能不知道那,可以不知道吗,必须知道。哎,得取个名字啊,不然到时候孩子一生下来,那出身证可不好填,难道填个小名。就算是小名,你也得提前想一个呀!”
     说起填出生证的事儿还有个笑话,韩路大学时有个女同学刚参加工作就结婚生孩子。同学姓郝,给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取了个叫果果的小名。
     孩子生下来,因为没想好大名,只得在上面填下“郝果果”三个字。
     西南省的方言中“郝”念做“黑。”
     护士小姐拿着出生证高声喊:“黑果果,黑果果,哪个是黑果果的家长?”
     彭洁:“乖幺儿你说得对,这名字得提前想好,不然到时候抓心慌,这事得我来定。”
     韩路:“阿姨你来定……不好吧?”
     “怎么不好,你是不是嫌弃我们老年人取名字跟不上时代潮流?”
     韩路哈哈一笑:“是有点担心。”
     彭洁略一思索,从电话那头传来她拍额头的声音:“有了,就叫陶家轩。”
     “家轩,这名字不错呀……等等,怎么姓陶,这不应该啊?”韩路大惊,自己母亲生前念念不忘就想要个孙儿,现在好了,孙儿的姓给了别人。陶家实在可恶,连冠名权也抢,实在太欺负人。
     彭洁却怪道:“我自己的孙子,姓陶难道不应该?”
     韩路斟酌着语气:“阿姨,是是是,是你的孙儿不假。但我觉得吧,这孩子跟谁姓虽说都一样。可是,还是要商量一下,别一家人因为这事伤了和气。”
     彭洁的声音忽然变了:“韩路,是不是贺喜喜在你那里说了什么,想让你来当说客。”
     韩路满头雾水:“这跟贺喜喜又有什么关系?”
     彭洁的声音高亢起来:“一定是的,肯定是贺喜喜想让她肚子里的孩子跟她贺家姓。她就一跟独苗,想要个娃继承香火,这事贺家之前就提过。凭什么呀,不就是嫌陶李没本事赚不来钱,撑不起家。她贺喜喜工资高工作好,就想欺负我们陶家,不行不行不行!”
     韩路:“等等,阿姨你说的是贺喜喜和陶李的孩子?”
     彭洁:“是啊,贺喜喜怀孕了。”
     韩路哈一声笑起来,说,原来喜喜也怀孕了,这不是巧了吗,陶桃也有娃了。刚才你说让孩子姓陶,还真吓坏我了。阿姨,我这人其实挺传统,这事可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不然,我父亲可不干。
     “哦,陶桃怀孕了。”彭洁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然后提高警惕:“乖儿,就算你们家以后要添一张吃饭的嘴,该给我和你爸的生活费也不能少。还有,陶桃将来进医院生孩子,我们可帮不上忙。”
     “家里的事陶桃在做主。”韩路心中真的有点不舒服了:“没事我挂了,陶桃刚怀孕,家里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