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快乐小时光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接下来一段日子是韩路和陶桃最快乐的时光。
     经历过那一夜之后,两人之间所有的前嫌似乎都已冰释。
     韩路精力旺盛,每天五点起床。他知道自己的大娇妻不食荤腥,不粘油腻。便熬起了稀饭,白米粥、红薯粥、绿豆粥、小米粥、薏米粥……
     他学会了做馒头,大清早的把面团在案板上摔得蓬蓬响。
     而陶桃则换身运动服出门跑上两三千米,等回到家,韩路已经替她烧好了洗澡水,催促:“臭死了,快去洗。姐,要我给你递浴巾吗?”
     说这话的时候,眼珠子自然是不怀好意滴溜溜转。
     陶桃大怒:“流氓,小韩,你是个流氓。”
     须臾。
     “小韩,你进来。”
     韩路惊喜:“桃爷,本韩主任竭诚为你服务。”
     ……
     因为家中的桃爷不能吃肉,韩路就变着法儿为她补充蛋白质。
     那时候的他们经济都不宽裕,韩路买了个豆浆机,磨豆浆。又学会了用卤水点豆腐。
     怕陶桃吃腻,他又学会了做五香豆腐干、臭豆腐、毛豆腐。
     “姐,血豆腐算不算豆腐?”
     陶桃想了想:“算吧。”
     肉不能吃,汤可以喝。韩路就买来跑地鸡,炖了一锅。用纱布过滤掉油星做火锅汤底,煮白菜豆腐豆芽花菜粉丝。
     两口子坐在阳台上,吃一口菜看一眼远处的金沙江看看青山。
     韩路对着隔壁吼:“老刘,拉一段。”
     老刘的胡琴拉起来,唱起来:“昨日的万里长城,今日的一缕英魂。”
     韩路;“晦气,换一个,通俗点。”
     老刘继续唱:“短短春衫双卷袖,调筝花里迷楼。”
     陶桃来了兴致,接唱:“今朝全把绣帘钩,不教金线柳,遮断木兰舟。”
     唱完,桃子老板的眼神忽然满是柔情:“小韩,不吃了,咱们回屋,轻减罗裳,再上兰舟。”
     在古诗词中,兰舟就是床榻。
     韩路愕然:“老刘,你唱****?”
     ……
     陶桃还好,韩路是一天不吃肉就心慌,他每顿能干半斤米饭,但不两小时就饿了,心头虚,体重也掉得厉害,消失一段时间后的腹肌再次出现。
     晚上,韩路和同学在QQ上聊天,在电脑上玩游戏,又继续写白天没有写完的材料。
     陶桃就在他身边走过来走过去。
     韩路:“姐,你别晃了,我眼花。自己看电视吧,我干正事呢!”
     “恩!”
     过不了片刻,陶桃又开始在他身边转圈。
     韩路只是不理,把键盘敲得劈啪响。
     桃爷终于忍无可忍:“小韩,你过来。”
     韩路害怕了:“求放过。”
     桃子气冲冲:“我就是不放过你。”
     韩路每天上班都不住打瞌睡,感觉气短腿软。
     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他快速地从少年韩路过渡到中年韩主任。
     中午,韩主任主动请缨要去兄弟单位办事蹭食堂,陶桃一个电话打过来:“小韩,我饿了,没人做饭。”
     韩路如遭雷击,面容惨白,端起保温杯一口闷掉里面的泡枸杞:“就来,就来。”
     ……
     年底。活动多,慰问演出多,陶桃做为业务骨干,也忙得很。
     韩路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偷得浮生半日闲。不料这个时候陶老板又装怪发脾气,说活动领队混蛋,和她合不来,必须换,换韩路,不然她就不演了。
     韩路可就不干了,说自己工作实在太多,走不脱。
     杨光劝道,韩路,你还是陪你爱人出去演出吧,不然还能怎么样呢!咱们做管理的,不就应该服务好艺术家们吗?陶桃是主题,你是素材,素材要围绕着主题。
     韩路悲愤,终究还是没能逃脱夫人的魔爪,就算是大牯牛,他也得放个大星期吧?姐,这是要死人的呀!
     中心吃“空饷”财务总算健康了些,员工的绩效也发了下去,主任杨光很高兴,从企业拉了赞助,总算置办了一个年底业务骨干和中层以上干部聚餐,吃大铜锅。
     陶桃不吃肉,直接不来,她就是这脾气,别人也没奈何。
     吃饭的人实在太多,要等。
     韩路坐在椅子上不觉睡死过去,直到被大家叫醒。
     常月华满脸同情,劝道:“韩主任,有的事情非人力可以强求,添油法也治不好你的病,还是得看医生。大姐说话直,你别多心。”
     韩路大怒,指着自己已经有点突出的颧骨,说,我都这样了,你们还怀疑我是ED?
     众人忙道,没有,没有,韩主任你想多了,来来,喝酒喝酒,吃菜吃菜。
     今天的菜很丰盛很硬,都是牛肉。这牛肉也怪,有牛欢喜,牛鞭,大腰子,汤底放了党参、红枣、苡仁、天麻,反正怎么补怎么来。
     办公室几位阿姨不住给他请菜,就连杨光也给韩路夹了一块切成八角状的牛鞭,慈祥地说:“家务事处理好,不要影响工作,陶桃高兴了,咱们的工作就能干好,传统文化就能宏扬,你就是我们文化艺术中心的功臣。”
     韩路丧气,这事他是绕不过去了。
     要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还是得尽快生个孩子,事实胜于雄辩。如此,也能告慰母亲在天之灵。
     春节终于到了,时间已经是二零一一年。这一年出现了许多新鲜事物,首先出现的就是智能手机,苹果已经成为都市新潮摩登男女的标配,另外各大电信公司推出了流量套餐,这让手机上网得以实现,大家再不用到处蹭WIFI,韩路上班的时候,办公室的几位大姐也不跟他抢电脑,而是默默坐一边刷手机。同时,网络支付也开始推出,只不过,大家觉得这玩意儿还有点风险,接受度不高。
     这一年,即时通讯工具微信来了,发朋友圈成为生活中的时尚。
     时代的步伐越来越快,变得越发地有意思了。
     春节期间,韩路和陶桃去她父母家吃团年饭。
     对于如何处理和岳父岳母的关系,韩路也没想好。反正他和陶桃说好个人财务分开,妻子要贴补娘家他没话说,但让他出钱是不可能的。未来等要了孩子后,需要用钱的地方还有许多,得精打细算。
     吃完团年饭,韩路就骑着自行车搭着陶桃回金沙江对岸家。
     江边有人在放烟火,火树银花不夜天。
     韩路忽然道:“踩不动了,姐,我们走着回去,挽着我的手。”
     火光中,陶桃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她就是灿烂的烟火。
     单位的大厦终于修好了,已经有员工开始装修。
     陶桃娘家没钱,新房就那么空着,估计要好几年才能凑够。但贺喜喜年纪比陶李大,她个人形象不是太好,家境也困难,除了工作好,其实在婚姻市场上没有什么优势,再这么耽搁下去就是大龄女青年了。
     考虑到这一点,加上贺喜喜已经搬去陶家,又寻死觅活的,她父母也没有办法,只得同意了两人的婚事。
     婚礼很热闹,韩路虽然对陶李很反感,但觉得贺喜喜这人其实挺善良的,又看在陶桃的份儿上,还是包了个大红包,向兄弟单位和朋友借了十几辆婚车。
     陶李上次惹了大祸,再不提买车的事。
     五一节这天没有演出,韩路在家洗衣服。
     我们的韩主任最近接待任务多,天天配客人吃饭。大约是在家吃素吃得口中淡出鸟了,报复性吃喝。又或许是因为天天枸杞、党参、鹿茸泡水喝,上了火,弄出满面青春痘,看起来跟月球表面似的。
     陶桃过来,看了一眼他,忽然捂嘴跑进卫生间,哇一声就吐了。
     韩路生气:“你什么态度,我就那么恶心?”
     忽然,他又惊喜:“你可算是能放过我吧?”
     恶心得好,恶心得妙!
     中午,韩路放下戒心,午眠,陶桃突然袭击,独上兰舟。
     韩路苦恼:“姐,你不是看着我就恶心吗?”
     陶桃:“就当你是臭豆腐,习惯了也不错。小韩,别废话,抓紧。”
     “抓什么紧,你好奇怪。”
     陶桃;“你还有三个月时间,三个月以后为了孩子,你不许碰我。小韩,我怀孕了。”
     “真的吗,你确定?”韩路刚睡得迷糊,有点蒙。
     陶桃:“我刚去隔壁妇幼保健站检查了,真的。”
     韩路顿时醒了:“前三个月还是不行,必须求稳,我还有事,再见。”
     陶桃大怒:“站住,我命令你站住,今天你哪里都别想去。”
     看到妻子两眼秋波,两腮桃红,韩路喃喃道:“要死人的,要死人的,我不是工具,我也是有血有肉的呀!”
     这个五一三天假过得真是不堪回首,上班第一天,韩路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陶桃再次去隔壁妇幼保健院检查身体,最后确认一下。
     果然没有侥幸,两根红线。
     韩路问医生:“大夫,怀孕了是不是不能过那啥生活了?”
     医生:“啥生活?”
     韩路红脸支吾:“就是……为了人类文明的繁衍生息。”
     医生说虽然不必,但是为了保险,还请克制。
     韩路立即叫起来:“我最懂得克制自己,我老克己复礼了。哈哈哈哈,妙啊!桃子姐,医生的话得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