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桃爷的情商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韩路倒是奇怪了:“你妈说要我们鸡蛋的时候,我不是已经拒绝了她吗?”
     陶桃:“你什么时候拒绝了?”
     “我问她要一块钱一个,那不就是摆明拒绝?”
     “你问妈要钱,也好意思说?”
     “亲兄弟明算帐。”
     “可那是妈。”
     韩路:“你不是说小弟要多少,一家人,拿就是了。你都同意了,我还能拦着?”
     陶桃:“我同意了你就不能拦着,你是死人吗?”
     说着话,一个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她竟红了眼圈。
     韩路今天开了很长时间车,又出了车祸,累了,不觉烦躁:“合着怎么说都是你有道理,我回屋写材料了,懒得跟你多讲。”
     陶桃在外面伤感地唱起歌:“最善良最勇敢的,到底是哪一个,我亲爱的山楂树,请你告诉我。”
     韩路拉起被子蒙住头。
     半夜的时候,韩路起夜,却看到陶桃就那么木木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呆呆地抱着一个小金鱼缸。
     金鱼是韩路前一阵子刚养的风水鱼,他最近一年遇到许多事,感觉霉气冲天,不禁有点相信命运。
     小玻璃缸里的金鱼很慌,飞快游动。
     韩路大惊,急忙把鱼缸抢了过去:“干什么呀,大半夜不睡,快去休息。”
     陶桃仿佛醒过神来的样子:“小韩,我心里有点难过,情绪调整不过来。”
     “没事没事,孕期反应。”
     陶桃:“小韩,要不你到我屋睡吧?咱们别分开了。”
     韩路:“行,睡觉,睡觉。”
     第二天,他又开了车跑了一趟乡下,又拉回来三百个鸡蛋。挑了十个红壳的煮熟了,剥皮,将蛋白切成块,加上西红柿、生菜、黄瓜、千岛酱,和了一份沙拉,又蒸了馒头。
     陶桃吃了说:“小韩,你做菜真好吃,你是个天才。”
     过不了几天,韩路半夜醒来,发现身边又没人。
     他一个激灵,急忙跑到客厅,发现陶桃又抱着渔缸在默默流泪。
     小金鱼是无辜的。
     韩路不敢刺激她,轻轻接过渔缸放一边,柔声问:“怎么了。”
     陶桃哭道:“今天排戏,《水浒》朱仝被逼上梁山,戏里的小公子被李逵摔死了。我不要看到小孩子的不幸,太难受了。”
     韩路:“那是戏,都是假的,别当真。”
     陶桃:“可是,一上了舞台,角色就是有灵魂的,或许在另外一个时空,他们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即是宇宙,我受不了。”
     “陶桃,你好好休息两天,就别上戏了。”
     实际上,陶桃也上不了戏,不是因为精神状态,而是身体不允许。
     她的肚子开始大起来。
     又去做了一次体检,医生说发育得不错。韩路小心地说了妻子最近状态不好的事,医生又说正常,女人本就是这样,孕妇因为身体中激素发生变化,情绪肯定不稳,那么,要如何调整呢。除了饮食,还得多运动。
     韩路连声道,医生你说得对,我爱人以前天天运动的,现在因为怕动了胎气,都不动了。
     医生说,必要的运动还是要的,运动产生多巴胺,让人快乐。对了,孕妇是第几胎,以前有没有堕胎史,如果没有,那就不怕。
     陶桃感觉受到侮辱,拍案而起,拂袖而去。
     韩路忙对医生小声说,没有这史那史,结婚的时候是处女。
     医生对陶桃的过激举动很生气,说:“处女座的人最讨厌了,你什么星座?”
     韩路:“天蝎。”
     大夫满面同情。
     得了医嘱,从那天开始,韩路每天晚饭后都会陪妻子在街上逛上一小时。
     金沙市是一座山城,坡坎多,怕她跌着了,韩路伸手去牵。
     陶桃一巴掌拍开他:“热死了,你手心全是汗,我很不舒服。”
     韩路:“是是是,你走慢点,小心孩子。”
     “我走慢点起得了锻炼效果吗,我状态不好,我要调整好状态,我还想跳呢!”
     韩路:“别跳,求求你,求求你。”
     但陶桃还是赌气地跳了几下,我们的小韩主任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韩主任,你最近怎么萎靡不振啊?”钟小琴笑眯眯地问。
     “再见。”韩路害怕看到这位多名女***要绕道。
     “你干什么呀,当谁要吃你似的。”钟小琴拦住他的去路。
     韩路没办法:“我振得很,少废话。”
     钟小琴调侃:“哟,还生上气了?看看你的眼圈,都跟熊猫似的。”
     “睡眠不足,精神压力大。”韩路叹了一口气:“钟小琴,你说这女人生个孩子怎么那么折腾人呢?”
     “陶桃折腾你了,快说快说。”钟小琴感到兴奋。
     她以前可是追求过韩路的,见二人立在一边聊天,就有几个路过的同事围过来旁听,完全没有眼力劲儿。
     韩路苦笑:“别说陶桃,就算是我,这次有了娃,那都是新娘子上花轿——头一回。都有点抓不住缰。”
     他便把自己这段时间遇到的困扰大概说了一遍,道,医生说了,陶桃这是怀孕后体内激素发生变花,以至情绪不稳。她一不高兴,全家人都不跟着不开心。
     最后,韩路好奇地问:“钟小琴,还有各位,你们怀孕的时候是不是心情也非常坏?”
     众人都说没有啊,钟小琴也说没有,道:“我当年怀小亮的时候可开心了,尤其是感觉到肚子里的小生命一天天长大,那种感觉还真是幸福。我只想笑,只想唱歌。”
     韩路:“也是精神状态不对。”
     “那不挺好吗?”钟小琴朝韩路递过去一个幽怨的眼神,嗔道:“你也是活该,当初娶了我,让我替你生个孩子,家里不就一片祥和?”
     韩路:“钟小琴,你再说这个我可翻脸了。”
     众人都是一阵笑,皆感叹,娶错老婆害终生,还得害后生。
     看来,广大人民群众都觉得韩主任和陶老板结婚,白瞎了他这个人儿。
     韩路:“我让你们出主意,可好,倒批斗起人来,不跟你们扯,散了散了。”
     忽然有一位阿姨道:“陶老板精神状态不好,需要在热闹的地方混,不如去打麻将。”
     韩路说她不打牌。
     另外一个阿姨说,要不,逛街买东西。
     韩路说她不逛街。
     钟小琴说,要不,找朋友喝喝东西,吃吃点心,说说八卦。人是群居动物,需要朋友,需要陪伴。是,韩路你是个好男人,天天天陪着老婆,可老公不能代替朋友这个角色,有的话,朋友可以说,却不能跟老公聊。
     韩路回答说她没朋友。
     众八婆终于感慨了,道,混到没朋友,这人活着也没意思。
     钟小琴:“韩路,如果你需要我,我可以成为陶桃的朋友。”
     韩路:“不需要不需要。”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仿佛有一道冷风戏来。
     韩路抬头看去,就见着陶桃慢慢从那边走过来:“小韩,我这双鞋有点膈脚,都打出水疱了。”
     韩路:“你怀孕后脚肿了,等下我家给你把鞋子踩一下,踩软就好。”
     陶桃又不屑地看了大家一眼,淡淡道:“我不需要朋友,尤其是某些人。”
     钟小琴沉下脸。
     韩路摇头,这个桃爷,这情商,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