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最坏的打算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同时两个孕妇起了性即将临盆,又是年三十,医院顿时忙成一团。
     很快,两张床推着两个孕妇飞快地朝手术室跑去,两家人也追了上去。
     陶桃和贺喜喜都在痛苦地大叫,只不过叫声却各字不同。
     贺喜喜的叫声高亢尖锐,彭洁喊:“闺女,闺女,不要怕,也就一会儿,妈当年生陶桃陶李的时候也就痛一痛就过去了。闺女,妈的亲闺女,没事的没事的。”
     贺喜喜:“妈,陶李呢,陶李呢,我要他。”
     彭洁:“陶李今天有事来不了,咳,你喊他做什么,来了又派不上用场,一切有妈呢!”
     这么重要的日子陶李竟然不到,贺喜喜眼睛里包着一汪泪花儿,彭洁急忙用纸去擦。
     陶桃的叫声却低沉压抑,她用手紧紧抓着床单,指节发白。
     韩路急忙握住她的手:“放心,放心,我会一直在外面等着你。”
     陶桃:“韩路,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解脱了。”
     韩路一边跑一边道:“我解脱什么呀?”
     “我脾气不好,我和你吃不到一块儿,我不做家务,很多人都讨厌我恨我,我跟你生活在一起除了给你带了痛苦就没有别的。小韩,等下我如果大出血,或者羊水栓塞,死了,对你对我都是好事。”
     韩路:“你别在网上看乱七八糟的东西,真去度一下,人人都是不治之症,是是是,你身上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可你除了给我带来烦恼也带来幸福。”
     韩国庆在后面一边跑一边道:“死不了,如果你死了,我整死小王八蛋韩路给你合葬。”
     手术室的门关上了,里面最后传来陶桃一声叫:“小韩……我怕……”
     等到她进去,韩路才发现自己和父亲的手捏在一起,彼此手心都是冷汗。
     韩路:“咳,第一次,我还真有点怕。”
     韩国庆:“别说你,老子这心跳得都挺不住,这辈子就没这么紧张过。抽烟,抽烟。”
     韩路:“医院不能抽的。”但还是接过去,叼在嘴上,却不点。
     另外一边,彭洁和陶朱两口子正在双手合十,对着西面不住祈祷:“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保佑喜喜生个男孩,生个男孩。”
     韩路也在心中默默祈祷: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保佑桃爷生个女儿,生个女儿。
     观音菩萨今天有得忙。
     大约是为了缓解紧张情绪,韩国庆问韩路:“陶桃这次怀的是男是女。”
     “这哪能知道呢,国家法律不允许所胎儿性别鉴定。不过,按照老人家的说法,酸儿辣女,陶桃怀孕后一直喜欢吃酸。还有,她肚子的形状看起来很尖,不圆。按照老话的说法,尖儿圆女。这事……十之七八是个儿子。”韩路忽然有点郁闷。
     他说:“现在这个社会,生儿可不是什么好事。一生下来你就得为他准备房子,将来读书什么的又是一大笔开销。咱们就是普通家庭,来个男娃,我这辈子不就毁了吗?”
     韩国庆也生气了,甩了儿子一拳:“都怪你,真是倒霉透顶了。”
     韩路哭丧着脸:“这事挺随机,能怪我头上吗?”
     韩国庆忿忿道:“种子不好,不怪你怪谁。家里已经有两个男人,再来一个,老子烦都烦死了。韩路,你说让我搬金沙市来,我来个屁,看到带把儿的混帐小子,我就没兴趣,过两天就走。”
     韩路:“爸,你还是多留一些天吧,我有点乱了阵脚。”
     韩国庆看到六神无主的韩路,安慰道。小路,你也别气,现在是儿是女都谁也不知道。咱们就做最坏的打算,就当陶桃生的是个儿子吧,你我得预先安排好了。
     韩路:“爸,怎么安排?”
     韩国庆说,你结婚的的彩礼掏出去后咱家的拆迁款还剩十多万,我们两个老人平时还有点积蓄,凑一块儿还有个二十来万。
     韩路意外,问,妈妈的药费不是花了不少吗?韩国庆回答说有医报,自费部分也不多。
     老韩开始给韩路算帐说,小路,你儿一生下来,第一件事就是得给他买套房子。你看现在的房价越来越高,在拖下去也许以后就买不起了。你们两口子可以住公房,但孩子不能委屈了。没有自己的房,他将来怎么结婚娶媳妇?这二十多万,你拿十来万去按揭买房,剩下十来万可以装修好,明年就不就可以住新房子了?
     韩路一听,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点头说,可以,这个主意好,房子的事情还真得尽快买。就是经济压力实在太大,每个月光还按揭就得一千多,压力有点大。还有,我觉得啃老不太好,爸你也有自己的生活也要用钱。
     韩国庆:“给你你就使着,别废话。”
     韩路感叹:“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生个儿子!”
     韩国庆:“造孽啊!”
     两父子相对发愁。
     正在这个时候,手术室里传来响亮的婴儿的哭声。
     韩家父子急忙冲到门前,彭洁和陶朱也跑了过去。
     门开了,一个护士抱着一个白胖小子出来。
     “生了,是男是女?”四个人同时问。
     护士:“女孩。”
     韩家父子同时捏紧了拳头,彭洁看了他们一眼,笑嘻嘻说:“恭喜!”
     韩路哈哈笑:“同喜,同喜。”
     护士:“谁是贺喜喜的家属?”
     “谁的?”四人发现不对,同时问。
     护士:“贺喜喜的孩子。”
     韩路和韩国庆同时一呆:“是贺喜喜生的,陶桃呢?”
     还没等护士回答,贺喜喜已经被人推了出来。
     她一脸苍白,怯生生看了一眼彭洁:“妈?”
     彭洁面色大变:“怎么是个女孩,是不是弄错了?明明喜欢吃酸的,贺喜喜,你装得好像。”
     贺喜喜虚弱地说:“妈,我没有,妈,呜呜……”
     “真是个没用的东西,骗子,大骗子!”彭洁大怒,拉了一把陶朱:“咱们走。”
     “妈,爸。”贺喜喜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韩路没有办法,只得接过婴儿:“我是贺喜喜姐夫,我们送病人进病房。”
     贺喜喜不住流泪,韩路安慰了她几句,又挂念还在手术室中的妻子,安置好她,就又来到手术室门口,就看到父亲正撅着屁股把耳朵贴在产房门口偷听。
     “爸。”
     韩国庆:“刚才真是空欢喜一场,我心脏都快受不了啦。”
     韩路垂头丧气:“谁说不是呢,马拉隔壁的,老天爷这是整人啊!”
     韩国庆:“你还大学生,单位领导呢,说什么脏话?”
     韩路:“爸,你如果实在受不了,先去外面抽支烟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