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女人真是奇怪生物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陶桃道,先前因为喜喜生的是个女儿,彭洁一家人很不高兴。老太太不愿意来照顾孕妇,每天就如萤火虫似的,到医院来闪一下就走。
     贺喜喜父母也火了,跟亲家赌气,说反正女儿已经嫁到你们陶家,她是你们陶家人,我们贺家也管不着。
     喜喜自己选择了陶李,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自己走。
     也不去。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贺喜喜父母还是出了钱请了月嫂照顾她。
     这下彭洁又不干了,跑病房里去闹,说,家里这么多人,你请月嫂,传出去好不被人笑话我陶家对你不好?
     ……
     听到这里,韩路插嘴:“那不可就对人家不好吗?”
     陶桃继续说下去。
     ……
     彭洁又道她要来照顾贺喜喜,这钱就用来给孕妇补充营养。
     然后就把月嫂给撵走。
     贺喜喜很伤心,见天在病房里哭。
     两家又大吵一通,好在有亲戚过来调解,总算达成了协议:现在国家已经在有的地方开放了双独二胎政策,也就是说,如果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话可以生二胎。看情形,再过得几年,应该会全面放开。如果将来政策允许,喜喜就再生一个。
     这样,这事才算得到解决。
     彭老太太又回来照顾儿媳妇。
     刚才陶桃和韩路置气跑贺喜喜病房去,正好遇到老太太骂娘。
     事情是这样,贺喜喜怀孕后发胖,进医院后大约又是太紧张,竟然也没有母乳。这两天婴儿不是得了新生儿黄疸吗,把一家人折腾得够戗。
     医生照例提醒,还是要吃母乳,怎么也得一个月。这有的孕妇生下孩子,因为这样那样的因素,一时间没有奶水,不要紧,多让孩子试几次没准就成了。
     但贺喜喜试了两天,却没有丝毫的用处。
     这不,孩子继续吃奶,可吸了半天,直憋得满面通红就是吸不出来。
     彭洁就对着儿媳妇骂开了,说,看着你胖,胸却小成那样,能有奶水吗,陶李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你看看我这胸,大吧,那就是活动的粮仓。
     说着话,老太太就做出惊人之举,直接拉开胸襟给贺喜喜看。
     把喜喜气得不住哭。
     ……
     听到这里,韩路瞠目结舌:“这……怎么能这,这不是侮辱人吗?”
     陶桃不语。
     韩路又摇头叹息:“喜喜人善良,工作也好,生孩子之前被大家当成宝,生孩子后,却成了这样,是谁都受不了。”
     陶桃忽然道:“小韩,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吃肉,应该产奶。”
     韩路狂喜:“产,必须产!不对,你又不是奶牛,产啥奶,是母乳育儿。咦,陶爷,你又是怎么转了性。韩太太,你热不热,我给你摇扇。”
     说着就拿起扇子给她扇风。
     陶桃:“小韩,比起喜喜,我很幸福。我不能自己幸福了,让你不幸福。我得有奶水,我得让自己比喜喜更幸福,不能输。”
     “你……这是跟人攀比……这也能攀比……”
     韩路一阵无语。
     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陶桃忽然说:“小韩,我饿了。”
     韩路:“我马上让爸爸去做,对了,你不是害怕腥膻吗,刚才这圆子怎么吃得下去?”
     陶桃也觉得奇怪:“我以往无论吃什么肉,不管是猪肉牛肉羊肉还是鱼,都觉得恶心,但今天这肉丸儿,却很清爽。”
     韩路下来后和老韩对原料表,老爷子很得意,说,我知道你媳妇胎你素,一下子大鱼大肉肯定不成,得循序渐进。这丸子我没放肥肉,又搁进去许多芡粉、蘑菇丁、豆腐丁,自然不膻。
     韩路:“老爷子英明,就按照你这个思路整。”
     就这样,陶桃开始吃肉。
     韩路和老父亲每天穿梭于菜市场买肉买鸡买鱼,整治伙食。
     但是,陶桃还是没有奶水。她以前素太久,这次吃这么多肉,竟然有些腹泻。
     医生说很正常,那是肠胃一时不适应,也不用吃药,拉几天就好。
     韩路:“可我爱人还是没有奶啊,那可怎么办?”
     医生想了想:“要不,大人帮吸吸。”
     韩路:“这……”
     还是没有用。
     又在医院住了几天后,陶桃和贺喜喜都出院了。
     韩家两大老爷们儿也不懂得如何照顾女人,韩国庆只顾着抱孙女,韩路负责拿东西。而陶桃则神清气爽地在前面走着,喊不住催:“小韩,你搞快点,这医院里臭死了,我想回家。”
     说着,她竟小跑起来。
     韩路在后面叫唤:“哎哟喂,你慢点,别落下好歹。”
     贺喜喜则是另外一种模样,大热天的穿得厚实,头上还裹着毛巾。韩路去逗了半天她的孩子,孩子小名点点,不过却胖乎乎的,挺大气。
     贺喜喜被彭洁刺激,终于气出了奶。
     娃大圆脸,很可爱,韩路本就喜欢孩子,差点让人叫“爹”想了想,不能占小舅子便宜啊,再说,婴儿也不会说话,遂作罢。
     陶小妹又开始拉肚子了,还有点发烧,韩路很愁,对陶桃说:“还是得母乳喂养,我帮你……”
     陶桃大惊:“你出去!”
     过得片刻,她又满面柔情:“要不你还是回来。”
     韩路倒是冷静了,抓着脑壳皮:“我还是先去睡沙发,再想想办法,再想想办法。”
     陶桃没奶,常月华、夏阿姨、钟小琴等人倒是急了,纷纷掏出压箱底的偏方,讨论了半天,总结道:还是得吃,最好是水产品,比如鲫鱼和王八。
     韩路点头,对,咱们就从鲫鱼和王八开始整。
     不过,去菜场场转了一圈后,他却没有下手,因为这里的鱼都不是野生的,看起来很不安全。
     韩路不是钓鱼爱好者吗,他以前跟吕朝阳跑过几次塘钓,对水产养殖业可太熟悉了。
     鲫鱼和鳖都是吃腐食的,养殖户一般都会搞个养鸡场。鸡死了,直接扔池塘里喂鱼。另外,鸡屎也直接排进水中。
     几个月下来,那一塘水就变得绿油油如同油彩。
     我们的小韩同志和吕大老板每次钓鱼纯粹都是过瘾,钓到后,直接扔金沙江里放生。
     至于送去市场上的养殖鱼,浑身乌黑,没有半点光泽,看见了就恶心。
     这种玩意儿青壮男人吃了都受不了,更何况用来喂产妇?
     “要不,去野钓,钓野生鱼?”韩路心中一动,就拨通吕朝阳的电话号码:“老吕,干哈呢?”
     吕朝阳:“韩主任,我带队在宣微演出呢,有何贵干?”
     “宣微啊,挺远的,记得带点火腿回来。”韩路有点失望:“约你钓鱼呢!”
     “我不是在带队演出吗,哪有空。”吕朝阳开玩笑地说:“你一月公子,不守着陶老板,跑去钓鱼,过分了呀!”
     韩路说了陶桃的情况,道,这产妇没奶得吃王八和鲫鱼,准备去野钓弄点,既然你不在,我自己去。
     吕朝阳瞬间眼睛大亮:“马上回来,今天晚上必到,等着我。”
     韩路很吃惊:“马上回来,都快一千公里路,疯了吗,你那边的事怎么办?”
     吕朝阳:“不管了不管了,有鱼钓还赚什么钱,让简捷守着,我回来。这可是大事,为兄弟必须两肋插刀。”
     傍晚,吕老板风尘仆仆满面疲倦出现在韩路面前,把车钥匙扔给他:“韩路,我开了九个小时汽车,垮了,先睡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