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银瓶乍破水浆迸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啊,爸爸你也不会杀啊!”韩路无奈:“好吧,我来弄。”
     六只甲鱼有大有小,野性也足,同时昂起头要咬人的样子,韩路心中有点发寒,硬着头皮挑了只小的,拿起菜刀朝它脖子上比画。
     大约是感觉到危险,鳖三把头缩了回去,怎么弄也不伸出来。
     韩路鼓捣了十几分钟,顿时恼了。他发了狠,找了根铁丝,挽了个圈系住甲鱼脑袋使劲扯出来,闭着眼睛拿了菜刀一割。
     割是割中了,却没有流什么血,王八盖子还在满地乱跑。
     这下韩路傻眼了:“爸,你快来看看,怎么弄?”
     韩国庆喃喃道:“只能等了,等它失血过多。”
     第一只甲鱼的做法很简单,就是破开了,掏去内脏,扔进锅里,放上生姜炖。
     汤色奶白,香味扑鼻,果然最天然的食材料只能用最简单的烹调方式。一家人吃得都是满口醇香连声说好,韩国庆更是道:“娃,给我倒杯酒来。”
     陶桃脸色难看:“不许喝酒,坏嗓子。”
     韩国庆:“你管得着吗?”
     韩路:“爸,要喝你下馆子喝去,别熏着了韩晋。”
     韩国庆这才气呼呼地说不喝就不喝。
     还别说,野生甲鱼还真是厉害。韩路当夜浑身躁热,怎么也睡不着,女儿则哭个不停,显然是饿了。
     韩晋小朋友比较可恶,白天睡不醒,晚上睡不着。只要你把她一放在床上,人家立即就会醒过来。
     而陶桃却不管,就算娃哭上天去,她该怎么睡还怎么睡。
     韩路只得先给女儿喂了牛奶,又背背上在屋里慢走着。
     第一只甲鱼吃下去,陶桃没有任何反应。
     第二只,没有反应。
     第三只,陶桃那边依旧太平无事。
     韩小丫头又开始闹肚子了,成天拉,一张小脸更黑黑瘦。韩路晚上要哄女儿睡觉,白天又要跑医院给娃娃看病,还得给陶桃做饭,整个人憔悴下去。
     看到孙女身体不好,看到儿子累成那样,韩国庆很气愤。这一日,他在外面喝了就回家,一想到这事就急火攻心,就开始骂韩路:“韩路,你这个XX的,没用的XXX,看看你把日子过成什么样,连自己需要什么婆娘都不晓得,尽顾着挑漂亮的,挑会唱歌跳舞的。这开门六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是得找能执家的,漂亮能当饭吃吗?我看你就是请了个祖宗回家供着。”
     韩路大惊,忙道:“爸爸,你小声掉,陶桃还在坐月子呢!”
     韩国庆:“坐啥月子,有她那样坐月子的吗?又是洗头,又是刷牙洗脸,又是吹风扇,又是吃水果,吃生菜叶子的,我看她就是在折腾人。再说了,我管教自己的娃娃,关她屁事。我不但要喝酒,我还抽烟呢!”
     说罢,老爷子掏出烟点着了,吧嗒吧嗒抽起来。
     陶桃从房间里走出来:“灭了。”
     “有你这么跟我说话的吗,我偏不。”韩国庆更是冒火,抽了韩路肩膀一巴掌:“不争气的东西,吃这么贵的团鱼又有什么用,闷娘饮食。”
     陶桃冷冷道:“爸,我想你应该明白,大家在一起都要互相尊重对方的生活习惯,这家里不能有烟酒味道的。本来我打算等韩晋满月才请你走的,现在,请你回老家去吧,我们并不需要你!”
     “你!”韩国庆暴跳如雷,韩路一看不好,急忙拦住他,连声说行了行了。
     这个时候,一只甲鱼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厨房里逃出来,一口就咬在韩国庆的鞋子上。
     韩国庆奋力一脚,把那畜生踢下楼去:“好,好得很,你一做儿媳妇的竟然赶老人走。我也不是厚脸皮的人,我肯定不会赖在你们这里。不过,老子还有一件要紧是要办,等我办完肯定回家。我一个人过自由自在不好吗,凭什么要看你眼色?”
     陶桃:“你充谁老子,你说粗话。”
     韩国庆:“你喊我爸爸,我不就是你老子。”
     陶桃冷笑:“我那是尊重你,我的尊敬是给值得尊敬的人。”
     韩路满心苦涩:“你们能不能少说两句,我受不了。”
     韩小妹又哭起来。
     这个时候,大门打开了,老金提着甲鱼上来:“乱扔什么东西啊,都把宋副主任的车砸了个坑。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
     有外人在,陶桃一转身回了自己房间,只留老韩一个人在客厅里不住顿脚。
     被老韩踢下去楼的甲鱼最大,有六斤左右。
     甲鱼兄死个很惨,七窍流血,背甲破裂。
     韩路忙弄去厨房收拾好了,炖进钢精锅中。
     老韩走了进去,把门关上。
     韩路很怕父亲,求道:“爸爸,别闹了。”
     韩国庆却没有发火:“娃,你婆娘不是个善人,我跟她合不了,等妹妹满月我就回家,你也别留我。”
     韩路:“再说,再说。”
     韩国庆:“我刚才不是说有一件要紧事办吗,那就是买房子。这个月趁你媳妇坐月子,我把房给你买了,免得又出波折。这几天,我跑各售楼部看看,有合适的就给你订了,写你和陶桃的名。我出首付,你们还按揭。”
     韩路迟疑:“瞒着陶桃不好吧?”
     韩国庆又发怒:“看你这趴耳朵不中用的样子,少给老子废话。”
     韩路噤若寒蝉,着声不得。
     这只甲鱼没有放血,汤色很难看,竟然带着黑色,味道也有点不怎么样。
     半夜,韩小妹依旧闹夜,韩路这几日又要哄孩子,又要上班,又要洗尿布,又要做家务,睡眠不足,整个人都是蒙的。在客厅里走着走着,竟然就有短暂的断片。直到陶桃一声惊叫:“小韩,小韩,我不行了!”把他惊醒。
     这一声叫甚是凄惨,韩路寒毛都竖起来,急忙跑回房间:“怎么了,怎么了,别吓我呀!”
     陶桃眼泪汪汪:“我的心像是要爆炸了。”
     “爆炸,这是形容还是真正准确的描述?”
     “我感觉它在跳个不停,它想要膨胀破裂爆炸,就好象是陷入苦情中的恋人。”
     韩路差点被她气笑:“姐,你就饶了我吧。”
     陶桃一脸凄婉:“小韩,你摸摸。”
     就拉住他的手放自己心口上。
     忽然,一股热辣辣的液体喷到韩路手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奶味,很熏鼻子,很上头。
     韩路脸色大变:“下奶了?”
     陶桃点头:“刚才我就感觉不对,你的手一压上去,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韩路扑哧一声笑起来:“不就是有奶了吗,还陷入苦情中的恋人,还《琵琶行》再整下去没准你还得跟我整一出《少年维特的烦恼》。”
     陶桃恼了:“你出去,带上你女儿给我滚!”
     韩路笑嘻嘻说:“那我可就更不能滚了,快喂快喂,我家的小公主饿坏了。”
     我们的小韩主任很开心,轻轻唱道:“我有二十四小时热水的家,我有亲爱的她,我有可爱的小公主……”很有汪峰的味道。
     轻轻的哼唱中,陶桃沉沉睡去,韩小妹还在吃。
     看着自己在这个世界最爱的两个女人,听着隔壁父亲响亮的鼾声,韩路舒了一口气:“人生圆满。”
     前一段时间,陶桃见天大鱼大肉地造,到现在更是连甲鱼都吃上了,就是不下奶。
     现在突然有了,量还很大,他觉得很奇怪。
     第二天,韩路和韩国庆琢磨了半天,忽然想起陶桃吃的那只甲鱼没有放血,这应该是问题的关键,想来,这种中华鳖犊子的有效成分都在血液里。
     得,以后咱就不放血了。
     果然,不放血的甲鱼药效猛烈,顿时引得奶水如黄河之水天上来。
     韩小妹根本吃不过来。
     不能浪费了,韩路就弄来瓶子装了搁冰箱里保鲜。
     冰箱塞满了,陶桃就挤杯子里让韩路喝。
     韩路是节约惯了的人,喝就喝吧,还省了牛奶钱。
     他打起嗝来,一打就是一整天,满口奶味,难受得要命,忙喝了一口浓茶才把心中的烦恶压下去。
     韩晋小朋友又是另外一番光景,有了母乳,她终于不拉肚子了。面上的纹路也舒展开来,脸也饱满。就是皮肤依旧黑,头发还是稀疏。
     “真丑啊,抱走抱走!”陶桃心中厌烦,和女儿呆一起就浑身难受。
     韩路:“桃子,你看啊,我平时要上班,妹妹还得跟你一起。”
     陶桃:“我管不着。”
     韩路:“别这样,孩子以前不是营养不良吗,长长就漂亮了,你看这眉眼多周正啊!”
     陶桃:“歪瓜裂枣。”
     韩路:“要客观。”陶老板是大美人,审美标准很高。女儿这模样,将来怎么也有八十分,你按照自己九十分的标准来要求,那不是为难人吗?
     韩路要上班,陶桃又在坐月子,平日里照顾韩晋小朋友的任务就落到韩国庆身上。
     小韩主任上个班都心神不宁,每隔一小时就会跑回家一趟看看,见平安无事,这才出上一口大气。
     韩国庆不住冷笑:“没我这家得乱套,谁说要撵我走的?”
     陶桃:“还有十天韩晋就满月,小韩,爸喜欢樱桃,现在是正是樱桃成熟的季节,你去迷易县买两件给爸爸带上。”
     韩国庆:“放心,我肯定会走的,不戳你眼睛。韩路,吃完饭陪我去外面逛逛,咱带上奶瓶,带妹妹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陶桃忽然反问:“这家庭的气氛让爸爸你窒息吗?”
     韩路知道父亲要跟自己说买房的事,道:“我觉得这家就是天然氧吧,我神清气爽,姐,你就是我的氧气。”
     陶桃扑哧一声:“油嘴滑舌大骗子,小韩你带妹妹出去转转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