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抱住我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不得不为开发商点赞,资料做得不错,尤其是上面的样板房照片,拍得那叫一个清新脱俗,豪华而简约,让人产生自己是中产阶级的幻觉。
     陶桃一看就被吸引住了,她也顾不得再和韩路生气,腾一声下地:“走!”
     “去哪里?”
     “天竺!”
     韩路哈哈大笑起来,这是属于八零后的梗:“姐你是要去看房吗?”
     “对。”
     “别去了,反正房子不买已经买了,早看迟看都一样,不急。你还在做月子啊,见不得风。”
     陶桃只是不理,穿上鞋子大步朝外走。
     “大爷,大爷,你等等我。”韩路没有办法,只得拿起一张干毛巾追上去,一边跑一边将毛巾朝她脑袋让裹。
     沙发上,韩国庆正在逗孙女,看到这情形,鼻子都气歪了,道:“韩晋啊韩晋,你爸爸就是个趴耳朵,就不像是个男人,混蛋啊!你长了结婚,就得选这样的丈夫。”
     陶桃身体很好,月子坐得随意,风也吹得,生冷也吃得,还喜欢到处跑。只是不敢洗澡,毕竟还是不能在过分。
     上车后,韩路直接把玻璃窗摇上。
     陶桃出了汗,不耐烦地喝道:“你想干什么,让我中暑死掉吗?好狠的心肠,薄幸郎。”
     新房确实不错,陶桃看了半天又和韩路交流了如何装修,主卧那一间,韩小妹将来住哪一间,韩国庆住哪间。
     韩路惊喜:“你可算答应让爸爸留下和我们一起生活了。”
     陶桃挑眉:“小韩,今天是值得纪念让人高兴的日子,你能不能不说这种扫兴的话,坏心情。”
     韩路笑道:“好好好,我不说了,姐,满意不。”
     “我不满意又能怎么样,钱都交了,就差我去在购房手续上签字。混帐东西,瞒着我干了这么大的事?”陶桃一通发泄,然后微笑:“不错,我很喜欢,奖励你一下。”
     就把头探过去。
     韩路这次没有躲,心中甜丝丝儿的。
     两人倒没急着回家,陶桃坐月子做得闷了,我们的小韩同志就载着妻子去了对岸看了看矿区作业面开采出的大天坑,看了看满山开放的木棉花,等到晚上才有说有笑回去。
     刚进屋,他们就发现不对。
     韩国庆正告二人说,别以为我和你们生活在一起是为了蹭吃蹭喝,我是看在孙女的面子上,我是舍不得她。从现在开始,咱们各过各的,孩子可以帮着带,但我不再给你们做,大家分开吃。
     韩路一看,顿时无语。家里的家用电器上都贴了纸条子,上面写着“陶桃的”“韩国庆的。”
     老韩自用韩路以前那套家电,老子用儿子的东西,天经地义。
     陶桃点头:“很好,就这样,适当的社交距离会让我们相处得很愉快。”
     她这态度出乎老韩的意料。
     韩国庆郁闷了半天,才破口大骂:“韩路你这个臭XX的,看看你这还像是一个家吗?”
     韩路垂头丧气:“我觉得不像,可也是家啊!”
     老韩开始做妖了,每天只做自己的饭,还专门做麻辣的。他吃火锅,喝烧酒,拍生大蒜,搞得家里乌烟瘴气
     陶桃干脆要么呆卧室里,要么出去散步,眼不见为净。
     韩国庆见儿媳妇不搭理自己,就跑去门卫和老金唠嗑,骂儿子媳妇不孝,连饭都不给他吃,他没办法,只得自己做。
     老金:“啊,刺,被鱼刺扎啊,那可危险,要不去医院看看?”
     老韩:“我说儿媳妇忤逆不孝。”
     老金:“啊,你在屋里笑,干嘛没事偷着乐?”
     老韩:“你这个聋子。”
     韩路有点受不了,哀求父亲:“爸,爸,你别在外面乱说啊,传出去像什么话?要分灶吃饭可是你自己说的。”
     老韩:“我不管,你少废话,想挨打吗?”
     韩路:“爸,别在家里抽烟喝酒吃火锅剥大蒜。”
     “笑话,儿子还管起老子来了?”
     韩路:“你都熏着韩晋了。”
     韩国庆:“啊,真的吗?”
     “你没听到她都在咳嗽吗?”
     韩国庆一脸痛悔,抱着孙女:“妹妹,妹妹,是爷爷不对,爷爷马上整改,绝对让你生活在空气清新的环境当中。”
     很快,韩晋小朋友满月了。按照本地风俗得办满月酒,韩家父子爱女成癖,这个酒得摆,就弄了十桌,请了单位领导,关系好的同事同庆。
     听说韩路买了房子,大家都真心替他高兴,皆道等搬新家大家再喝一台。
     韩路笑道,不还得装修吗,早着呢!这乔迁之喜的酒就不办了,单位里大家都要搬新房,这么多人,都整酒那可就没完没了啦!
     大家笑道是这个道理,干脆大家搬家都别整酒,不然钱受不了身体也受不了。
     陶桃娘家人也来了,听说韩路已经买了房,彭洁顿时黑了脸。
     吃这顿饭的时候她一句话都没说。
     酒席是在一个农家乐置办的,中午和晚上两顿饭。吃过午饭,韩路就安排大家坐下打麻将,又对岳母说:“她外婆,要不你和常月华和夏姐还有黄副主任一桌?”
     自从有了女儿韩晋之后,韩路改口叫彭洁“她外婆”老叫阿姨也不太象话。
     彭洁忽然发作,呵斥:“打什么打,球钱没得两个,吃饭都成问题,打屁。”
     就拂袖而去。
     韩路笑了笑:“外婆您走好,要不要我送送?”
     “送什么送,这么热的天,你的车又没空调。”彭洁喊:“陶李,陶李,妈心里不好过,妈要回家。”
     韩路依旧带着微笑,旁边的老韩呵呵一笑,低声道:“娃儿,就应该这样。”
     韩路:“我这人对事不对人,凡事都要讲究个原则。爸,等下我要和陶桃带着妹妹去拍满月照,你留这里招呼下客人。”
     韩国庆不高兴,说他也要去,今天是孙女的大日子,他这个做爷爷不能缺席。
     韩路:“好好好,一起去。”
     韩晋小朋友的诞生是韩家的一件大事,让家里所有人都觉得日子过得得劲儿。虽然知道妹妹将来说不好和自己一样也是个普通人,但普通人还是有普通人的幸福,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生活的意义。所以,刚生下来的时候,韩路就给女儿的脚印印在一本什么证明上,装裱了,珍藏在家。
     今天满月,满月得去照照片。
     韩晋小朋友很是可恶,白天都在睡觉,到天黑却醒了,要让人背。
     韩路常常是整夜整夜背着女儿在客厅转圈圈,搞得苦不堪言。
     今天也不例外,等到了照相馆,韩小妹还在继续睡,怎么叫都不醒。等到那个小姑娘摄影师用手指摁了她半天鼻子,小家伙才张嘴哇啦哇啦地哭起来。
     这张满月照鼓捣了半个小时才弄好,韩路提议:“今天一家人凑齐了,干脆照个全家福吧。”说完,就把孩子递给陶桃:“姐,你抱着妹妹坐C位。”
     陶桃看了看皮黑人瘦的小丫头,一脸嫌恶:“拿走,拿走。”
     没办法,韩路只得和女儿坐在正中位置,陶桃和韩国庆一左一右拱卫,感觉怪怪的。
     韩路不禁负气点评:“我才是妈。”
     摄影的小姑娘捂嘴偷笑,不觉有点羡慕。
     时间已经到了四月,金沙市的气候却怪,和别的地方七八月是盛夏不同,这里四月和五月是最热的季节,一连五十天没有下雨,烈日炎炎,气温飚升到四十度。
     忙碌了一天回到家中,韩国庆可没有同大伙儿客气,先去卫生间。陶桃就有点不高兴,说,爸,提醒你一句,我以前和韩路约法三章,家中的男性使用卫生间不能超过五分钟。
     韩国庆怒了,说:“我去老金那里洗澡,我摆在白坝子里冲凉,让全单位的人看看你们虐待老人。”
     韩路看两人要吵,头有点大,说:“爸,家里这么多人,挨个洗下来,如果人人都花很长时间,一晚上就过去了。妹妹都热出痱子了,得先冲凉。”
     韩国庆沉着脸说看在妹妹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们计较,好好好,我出去玩,我玩到半夜才回来,这样就不打搅你们了。说罢,就摔门而出。
     韩路摇摇,先给韩晋小朋友把澡洗了,又用婴儿爽身粉抹了。
     娃吃痒,咯咯笑个不停,用两只手抓住韩路的两根拇指。
     看着孩子的小脸,韩路的心都要融化了。
     正在这时,忽然,卫生间里的陶桃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叫,接着,她就裹着浴巾冲出来。
     韩路大惊,追回房,急问:“怎么了,怎么了,可是看到蟑螂了,我去打死它们。”
     陶桃瑟缩着肩膀缩在床角,嘴唇颤抖,不住摇头。
     韩路:“不是蟑螂啊……你怎么了?”
     忽然,陶桃伸出手在韩路的脖子上狠狠一爪。
     韩路因为抱着韩晋,没办法躲。剧痛袭来,他下意识地侧了侧头,就看到旁边镜子里自己脖子上已经鲜血淋漓一片。
     不觉大怒:“干什么,你疯了。”
     陶桃和身扑来,不住朝韩路身上打:“姓韩的,你毁了我,你毁了我,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韩路:“你神经病啊?”
     陶桃忽然掀开浴巾:“我完了,彻底完了。姓韩的,你看看,你看看我现在变成什么样了,我还能上舞台吗?”
     这是这一个月以来韩路第一次看到妻子的身体,顿时如遭雷击。
     却见,陶桃已经胖了一圈,胸膨如鼓,腿粗如柱,看起来有点不成比例。特别是腹部皮肤松松垮垮,上面还有许多密密麻麻的孕娠纹,看起来和西瓜一样。
     此刻的她就好象是一个中年发福的妇女。
     陶桃是个大美人,在舞台上明**人,在生活中就是个餐清风饮玉露的神仙姐。此刻,却堕入人间,烟火气十足。
     换谁,都接受不了。
     陶桃已经彻底崩溃,扑到韩路身上,又是掐又是打,又是咬。
     韩路只紧紧地护住女儿,低声说:“大家都不都样过来的,或许这就是人生。”他也不躲,就那么咬牙硬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陶桃忽然哇一声大哭,扑到韩路怀里:“小韩,小韩,我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好难过好难过。”
     韩路低声劝慰:“其实你长什么样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你是我的爱人,是我女儿的亲生母亲,也是我最亲的人。”
     “你不懂的,对我来说,事业才是最重要的,无关生命,高于生命。”
     韩路:“我懂,我懂。”
     陶桃:“小韩,你抱住我,抱紧一点。”
     “会好的,一切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