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七十章 我给,她能要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韩路惊讶:“你是耳报神,连这事都知道?”
     “看吧,看吧,有吧?”
     钟小琴一阵嚷嚷,立即引来同事围观。
     新大厦已经建成有一段时间,已经有不少同时陆续装修好乔迁新居,此刻正是下班时间,不断有人下楼来买菜。顿时,传达室外就聚拢了好多人。
     韩路:“是有这事,但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我不负责业务,这一块儿不归我管;其次,当时丁喃语是在我这里说过想上这部戏的话,但我的态度很明确,这事不太妥当,希望她再考虑考虑,不要伤了同事之间的和气。”
     钟小琴哪里肯信,继续骂道:“你骗得了谁,宋青山刚才已经通知我了,从现在开始这戏交给丁喃语。”
     “啊,不可能吧?”韩路瞠目结舌。
     “怎么不可能,宋青山说了,丁喃语是你韩路一手从学校接回来的,你跟人表态这戏可以给她。你不表态,老宋能答应吗?”钟小琴悲愤地叫道:“韩路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
     韩路火了:“什么人面兽心,你侮辱人。:”
     钟小琴:“枉我当处初么的喜欢你,甚至还想过让你做小亮的爹,想过和你共结连理白头到老。这次去省城我是怎么照顾你的,你饿了,我帮你买点心,你身上的衣服脏了,我帮你洗,你心情不好,我陪你说话儿。我知道,我们这辈子注定有缘无份,那就让我们做个好朋友,像亲人一样的相处吧!韩路,我是拿你当亲弟弟看,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渣男,薄幸,醋森,流氓,陈世美,许仙,薛仁贵,你你你,你集上下五千年渣男之大成。”
     骂着骂着,她竟流下眼泪来:“韩路啊韩路,我跑了一辈子龙套,做了一辈子配角,人到中年,总算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角色,我很开心,也很感激你。可是,你不该给我一个希望,然后又瞬间把它打碎,你太残忍了。”
     “我都三十六岁了,我还能演几年,三年四年?这是我最后的舞台时光了啊,韩路!”
     众人都是老演员,感同身受,也没有起哄,只不住安慰钟小琴。
     韩路不知道说什么好,默默转身离开。
     ……
     韩国庆:“韩路,被同事骂了?”
     “恩。”韩路闷闷地点点头。
     韩国庆:“要不要我帮你打回来?”
     韩路大惊:“爸爸,你别添乱了。”
     韩国庆:“跟你开玩笑的,钟小琴人不错。小路,咱们做人得讲良心,你这样对人很不好很搓。”
     韩路:“关我什么事,我到现在都还是糊涂的。”
     他抓了抓头,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奇怪,真奇怪。”
     正在这个时候,大门开了,宋青山提着一块肉进来:“韩路,你的肉不要了吗?”
     韩路:“刚才我是气糊涂了。”
     宋青山又问陶桃现在身体如何。陶桃正在客厅练腿,当其他人不存在,回答说:“我很好,好得不能再好。”
     “还是得积极配合医生治疗。”
     陶桃:“宋青山,如果你不懂得怎么说话,请你出去。”
     宋青山知道她是病人,也不生气,坐下同韩路寒暄了几句,道:“韩主任,你提议让丁喃语接手浩然成昆的思路很好,我同意了。对的,浩然成昆这戏意义重大,就那么个半成品,一经演出就能拿奖,试想,如果作品完成,那又什么样的光景?”
     说到这里,宋副主任满眼都是精光:“创作上的事急不来也急不得,我们有耐心,能够等。但是,也不能干等,该做的准备得做。一部戏要成熟,演员和乐队都需要磨合很长时间,不如现在就开始。我们要把单位最好的资源都用在浩然成昆上,最好的演员,最好的乐师,最好的待遇。”
     “我们中心现在最好的演员是谁,丁喃语;最好的配角在哪里,丁喃语团队;最好的乐师在哪里,还是丁喃语团队。你提议让丁喃语领衔浩然成昆,很好,很不错。”
     韩路:“等等,你的意思是我提议的?”
     宋青山:“不是吗?”
     “不是,不是,真不是。”韩路:“上午的时候丁喃语是来找过我,说起这事。但我觉得这事对钟小琴她们不公平,我个人意见是不行。”
     宋青山抓头:“不对啊,丁喃语跟我说这事是你先提起的,让她来征求我的意见。我当时是赞成的,杨主任也觉得可行,提议周一朝会的时候讨论一下,没问题就定下来。”
     韩路顿时无语,道,这个丁喃语两头骗,性质是不是太恶劣了,混帐啊!
     他已经有点怀疑小丁的人品了。
     他很气愤。
     宋青山也呆住,道,没想到小丁给咱们来这一出,这人……这人怎么能够这样?
     韩路:“这事也不用讨论了。”
     宋青山忽然道:“还是得让丁喃语演。”
     韩路:“原则呢?”
     “让最好的演员上最好的最重要的戏,这不是原则?一切从工作出发,这不是原则?”宋青山严肃起来:“丁喃语是我们的台柱子,是角儿腕儿,是老板,让她先挑戏不是原则?所以的资源朝重点演员身上倾斜,那不是原则?”
     韩路不服:“公平呢?”
     宋青山:“艺术没有公平,行不行,舞台上一开腔一亮相就分高下,这是我们行业的规律,韩路,你要尊重规律。”
     韩路:“我不同意,丁语喃就不会川剧。”
     忽然,客厅中练腿的陶桃:“我教。”
     韩路:“别添乱。”
     陶桃正色:“我来教。”
     宋青山面露惊喜:“好办法,中心还有比你更好的老师,还有比丁喃语更好的学生吗?”
     ……
     等到宋青山满意地离开,韩路叹息着道:“姐,我真的觉得这个丁喃语人品见仁见智。”
     “舞台上不讲人品。”
     “你不是还气丁喃语抢了你的团队,说,你不给,别人不能要吗?”
     陶桃:“我现在给,她能要。”
     “好吧,随便你。”韩路很无奈。
     下来一想,陶桃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她每天不是挥汗如雨减肥就是坐家里发呆,也拒绝服药。这么下去可不行,还是得找点事做。
     她愿意去教丁喃语,情绪一好,心理疾病没准就痊愈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