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陶老板又回来了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韩路因为不放心妻子,在下午上班时间里时不时溜到这边看上几眼。
     只见陶桃的状态非常好,满面都是光彩,不住训人。一会儿骂李姐,一会儿说老刘老糊涂,一会儿又讽刺跟丁喃语搭戏的欧阳今,木头人废物一个。
     说来也怪,被她责骂,大家不但不生气,反非常高兴的样子,都道,老板说得好,老板你都对。
     韩路也很高兴,递了一支烟给宋田,两人关了门大抽特抽。
     韩主任笑眯眯问宋田:“老宋,看架势,陶桃教得好丁喃语学得也不错,你这边的创作也要抓紧了。”
     宋田:“创作不是生孩子,十月怀胎,倒时候不生不行,你懂个屁。”
     韩路也不生气:“我是不懂,但你也不能骂人啊!陶桃现在可算是恢复了许多,值得庆贺,我请你一包好烟。”
     就扔了一包过去。
     看到烟宋田态度才好了些,口头却呵呵冷笑:“这事怕是要糟。”
     “怎么说?”
     宋田道:“韩路,你要弄清楚,小丁才是主角是腕儿是台柱子,陶桃还有其他人都是给她服务的,丁喃语才是老板。”
     “是啊,没错啊。”
     “没错个鬼,你眼瞎啊?看看那边,所有的人都喊陶桃是老板,都围着她转,又置丁喃语于何地?三天五天还好,日子长了,小丁会有看法的。小丁现在是新人,以后在艺术上成熟了,又该如何跟她的老师陶桃相处?”
     最后,宋田总结道:“咱们唱戏的都又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脾气,谁都别想压我头上。不然,也没资格成名成家。”
     韩路又观察起排练室的相关人等。
     那边的排练正好到了休息时间,陶桃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李姐忙叫:“快给老板上茶。”
     “毛巾毛巾。”
     “扇子,水果。”
     “老板,今天的梨不错,要不要含一片。”
     “老板,我切了两片黄瓜,要不要敷个面?”
     陶桃只微微点头,安然享受大家的服务。
     而丁喃语则被冷落到一边,有点手足无措。李姐低声道:“小丁,找个痰盂,老板要用。”
     丁喃语无奈:“好的,我这就端给老师。”
     韩路忽然感到一丝不安。
     晚上回家后,韩路提醒陶桃说你这样做不好。
     陶桃道,什么我这样做,关我什么事,李姐他们硬要尊重我,能有什么办法。
     韩路:“可小丁才是老板。”
     陶桃:“舞台上的角色,内行的认可需要自己去争,我可以给,但她要接得住。小韩,我心情好,不想跟你吵。去,去教妹妹识字。都快两岁的人了,字都认不得,丢人。”
     韩小妹正在和爷爷玩,她把一卷卫生纸扯得满地都是,据说是为了锻炼气力和手脚协调能力。
     川剧教学继续,陶桃教授学生非常严重,丁喃语天赋奇高,一星期下来,那部《数鱼》竟然学得有摸有样,就好象是从小就学川剧一样。
     周五的时候,宋青山还是有点不放心,问陶桃:“明天就要出发演出,如何?”
     陶桃斜视他一眼:“你是在怀疑我吗?没问题,出了演出事故我负责。孩子很优秀,舞台感很好,上戏的时候有颗大心脏,一个字,稳。”
     宋青山面上露出笑容:“你陶老板说成,那就是肯定成的,这事就拜托你了。”
     隔壁市的路有点远,这次演出活动是应那边的邀请宏扬本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走进小学,给孩子们送去丰富的精神食粮。
     上午,四十多个演员就来到文旅局办公室楼大院,那边已经有一台中巴和两辆小车等在那里。
     这次韩路没有跟着去,他要给新员工办入编的事,带队的是宋青山。
     演员们自然坐中巴,天气热,开了空调。
     陶桃和丁喃语坐一块儿,小丁人年轻,怕热,将空调出风口对着自己猛吹。陶桃伸手关掉:“不许吹,李姐,丝巾带行没有,把她脖子给我缠上。外套,外套拿过来。”
     丁喃语:“老师,我实在太热了。”
     “忍着。”
     “这能忍?”
     “心静自然凉,路途遥远,你睡觉吧。”中心的演员常年下乡,他们早已练就了在颠簸中化妆补妆、睡觉补觉的“特殊技能”。
     可实在太热,丁喃语如何睡得着,迷瞪中,浑身都被汗水泡透了。
     好在车穿过大凉山地区,温度终于降下去,感到凉快了,但陶桃又把一件厚衣服盖过来。
     六个小时后可算到了地头,地方同志办招待请吃饭。
     小丁坐了一天汽车,又热又累,早饿得不行,就高兴起来。陶桃:“不许去,外面的东西是能乱吃的,等下点个外卖。”
     丁喃语终于忍不住了:“老师,我饿,想吃肉。”
     “不,你不想。”
     “我就是一个普通演员,这次就是随便给娃娃们唱一场,搞那么严重做什么?”
     “你可是要演浩然成昆,将来要上央视,要拿梅花奖的,你管不住自己,我来管。”
     “我……”
     看到同事们啃着东坡肘子,吃得满面油光,而自己只有一碟子水煮藤藤菜和一碟五香豆腐干,丁喃语有点崩溃。
     收了这么个好徒弟,陶桃焕发出了全副精神,整个人就好象打了鸡血地忙起来。安排节目顺序,安排服化,指导大家注意事项,成天笑吟吟的。
     宋青山笑道:“这次带陶老板来还真是带对了,有你在,我也省心。”
     有他带头,大家也是一口一个陶老板地叫着,倒忘记丁老板的存在。
     丁喃语终于恼火,这天演出的时候,按照规矩,配角都是自己化装,只台柱子才有专门的化装师。
     小丁在位置上坐了半天,却么没人搭理,就叫道:“李姐,李姐。”
     李姐才发现自己疏忽了,忙跑过来:“小丁,我就替你画。”
     丁喃语沉着脸“叫老板。”
     李姐转过头去喊陶桃:“老板,小丁请你呢,不知道什么事情。”
     丁喃语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陶桃走过来,不快:“小丁,你状态不对,快酝酿情绪。”
     “我……”
     演出很成功,“哇!哇!”“精彩!”伴随着一阵阵欢呼与掌声,川剧变脸和吐火绝活震撼了一群群小“戏迷”。惊呼声中,孩子们产生了一个又一个疑问:“花脸怎么变出来的?”“花脸又变哪儿去了?”艺术团精彩的表演,孩子们看得津津有味。
     等到丁喃语上台,娃娃们更是笑成一团,喜得宋青山在演出后特意对她提出表扬:“了不起,天才,才一周就学成这样,气派,有货。”
     丁喃语得到夸奖,心中得意,正要谦虚几句。宋青山又对陶桃道:“老板,想不到你不但是优秀艺术家也是一等一的好师父。小丁交给你,就好象郭靖遇到马钰,碰到洪七公。”
     大家都恭维说,不愧是你陶老板。
     这风采最后都被陶桃占了去,丁喃语气得紧咬牙关,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叫:不学了,这川剧不学了,我还是去唱京剧吧,至少不会受这样的气。
     可是,浩然成昆这部大戏、上央视、得梅花奖的诱惑却是那么的巨大。
     她舍不得。
     忍无可忍,还须再忍。
     ……
     陶桃实在太强势,她是真的看重小丁,要掌握一切。
     而丁喃语则比较柔弱,遇事都是忍让而不好意思和老师沟通。
     就这样,她们师生关系产生了裂痕。
     ……
     陶老板又回来了,她这次是以单位最好演员的师父,总艺术指导的方式回归。
     她又重新站在大家目光的中心,心情变好,病情似乎轻了许多。
     时间一点点过去,桃爷教得好,丁语喃悟性高天赋强悍。
     只几个月过去,小丁一登台就好象是学了多年川剧的老人,可以杠大戏了。
     但浩然成昆的创作还是没有任何的进展,宋田他们只拿到以前写的几场反复修改,改累了,三五天不上班。气得好脾气的老杨开始骂娘,说,小宋是吃闷娘饮食的,好烟烧了不少,一个字没写,混蛋吗?
     杨光最近心情不好,因为他的老搭档黄副主任要退休了。看看老黄,又想起自己的年龄也快到了,老杨不开心。
     老黄退休,副主任就空出来。
     本来,杨光向上级推荐了韩路。不料,上头却通知说要另外派过来一个副主任,弄得他很郁闷。
     不禁骂:“弄个外行来做什么,光熟悉工作就得几个月,那不乱套了吗?再说,咱们单位随时都可能取消编制,新副主任过来,是不是傻?”
     韩路对做不做副主任也没什么念想,也就是多领点工资罢了。
     宋青山和韩路不和,本来,韩主任竹篮打水一场空,他应该幸灾乐祸才对。但老宋却恼了,说:“这人就是过来混资历的,根本就不会为咱们单位为演员们着想。他到时候级别一上去,排屁股走人,咱们怎么办?”
     另外一个副主任奇道:“他要混由着他就是,反正我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影响。”
     “你知道个鬼。”宋青山呵呵冷笑。
     他这话倒让人感到奇怪了。
     下来之后,韩路次知道,新来的副主任人家根本就不是冲着这个缺来的,人家是想在未来顶替杨光做主任。
     这里面又有个说道,涉及到编制问题。
     原来金沙市文化艺术中心的所有员工都是事业编,将来还很有可能被取消编制。一旦被砍,所有人都会变成普通群众。
     唯有一人例外,那就是主任杨光。
     杨光是正处级,按照国家政策和管理办法,可以调去行政机关,转公务员,还是级别很高的公务员。
     只不过老杨还有几年退休,如果调走,要降半级,退休金也会跟着下调一大截。所以,也懒得折腾了。
     这新来的副主任明显就是等着接替杨光,然后曲线调走。
     可想,人家对中心的前途和未来的死活根本就不放心上,在大家的心目中就不是自己人。
     所以,老宋才会异常不满。
     他管了一辈子业务,单位里有不少门生弟子,自然希望中心将来能有个有担待有能力的一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