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天才宝宝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不贵,不贵,小韩,你真应该去学校看看,开眼界了。”陶桃一脸的兴奋。
     韩路:“怎么了,那幼儿园又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陶桃说学校很新,很漂亮,里面什么设施都有,关键是人家师资力量强啊,全英语教学。
     韩路抬杠,说,全英语教育也不说明什么问题啊。再说了,国内的老师都带着口音,这么小教孩子,口音一固定,以后就纠正不过来了。
     陶桃却道,不,人家用的是外国老师,外国老师的口语总没问题吧?小韩,我今天一去学校,迎面就走过来一个金发碧眼的女老师,一口一个“好啊哟雷帝”“微欧卡姆”“奈斯米特哟。”
     韩路哈哈大笑:“难得你把这几句短语都背下来,厉害了姐姐。”
     陶桃道,但怪就怪在,那女老外个头不高,好象比我还矮一点点,不是说外国人都是高头大马吗?
     韩路说那是因为你高,还有,金发碧眼也不能说明人家就是英语国家来的,说不定是南美州的呢,现在的老外混混可不少,仔细上了当。
     陶桃摇头说,不会上当的,她打听过了,这个女老师是正经的新西兰人,那地方是英语国家没跑。除了全英语教学,学校的活动也很丰富,关键是人家也教文化课的。幼儿园请了几个退休老师来教语文数学,那数学老师自己也认识,确实是重点小学退休的,这总可以相信吧?
     “好,我相信这是一所好学校,但是。”韩路严肃起来:“但是,姐你想过没有,这可是一年四万多的学杂费啊,咱们家拿得出来吗?还是让妹妹上杂草岗幼儿园吧,几百块一学期,多省心啊!”
     “杂草岗幼儿园能读吗?”
     “怎么就不能读了,咱们这个片区那么多人,谁不是从公立幼儿园读出来,有的人索性就没进过托儿所,人家不也健康成长?就拿我来说吧,小时候上啥幼儿园,父母直接带我去上班,往车间一扔,我不也考上重点大学。还有,陶桃,我认为你花那么多钱送妹妹去私立幼儿园,不是想着要怎么怎么培养她,而是求个心安,甚至有攀比之心。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需要的是陪伴,而不是花钱,金钱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尤其不能代替父母的爱。”
     “我不想跟你多说。”陶桃脸色难看起来。
     “你不跟我说也行,反正那学费我拿不出来。姐姐你如果变得出钱来,就算是把妹妹发射到月球上去读书,我也赞成。”韩路把手一摊。
     说到钱,陶桃的神色瞬间抑郁,目光也呆滞了。
     是啊,那可是四万多一学年。
     现在家里的财务状况确实有点恼火,虽然说两口子的工资比起几年前都翻了一番,再加上爸爸韩国庆的退休金,已经一万多块,但家中的开销却不小。一家四口吃喝拉撒水电气宽带,怎么也得两千块。房贷、装修贷,七千出头,还得给父母一点生活费。对了,女儿每个月还要喝进口牛奶,这么算下来,根本就存不了钱。
     看韩晋小朋友这架势,每月又要多四千多五千块学费,那可就要命了。
     当天晚上,陶桃又犯病了,半夜里跑到客厅呆坐在沙发上,眼睛直楞楞地盯着窗外,然后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刀在自己手腕上比划。
     韩路吓得寒毛直竖,急忙把家中的尖锐物品都藏起来,坐陶桃身边拉她的手陪坐。
     一夜未眠,当真是苦不堪言。
     看来这一关是过不去了,那么,事情该怎么解决呢?
     大救星是秦文学秦科长。
     老头挺富裕,一直欠着韩路的情。
     韩路厚着脸皮提出借钱的事,又打了一张借条递过去,说老秦,我婆娘为孩子上幼儿园的事弄得都神经病了,现实摆在这里,没办法只能让你看到党国的份儿上拉兄弟一把。
     秦文学也不废话,掏出手机就开始转帐,然后将借条撕得粉碎:“钱嘛,纸嘛,咱们之间的情份能用金钱来衡量?你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还,没有就算了。”
     秦科长的儿子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现在跟正常人似的。前年参加公考奇迹般地考上了,在乡镇呆了两年,正准备调回市里工作。
     他能有今天,全靠韩路当年让省医院的同学关照精心治疗的结果。
     韩路急忙连声道谢,又红着脸说:“老秦你可是救了陶桃的命了,这钱今年是还不了的。明年,我分期付款,一个月转一点给你。”
     老秦挺富裕,叹息一声:“钱不钱另说,韩路,今年你家丫头的学费我是给你凑够了,但明年呢,后年呢,大后年呢!到读小学,就得投入小十万,至于吗你?你又从什么地方变出钱来?”
     韩路:“老秦你别说了,再说下去,我也得患抑郁症。”
     “换个收入高一点的单位吧,找找关静。”老秦也说起华城新区的事,道:“另外找个事业单位,和水电气相关的,那些单位的高管的薪水都很了得。”
     “不敢找不敢找,陶桃非跟我同归于尽不可。”韩路:“再说了,等到新区的配套建设跟上要面向社会招聘,那也是一两年后的事情了。”
     韩小妹的学费总算是借到了,韩路喜滋滋地告诉妻子这个好消息。本以为陶桃的病情会好转,不料她却更抑郁,说,那幼儿园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还得考试。妹妹如果考不上,人家不要她怎么办?
     “咳,考试啊,妹妹就不怕考试。”
     “那可说不准,别看妹妹平时机灵样儿,没准上考场就怂了?”
     韩路感觉不可思议:“妹妹是怂的人吗?”
     韩晋小朋友可不怂,去报名的时候,看到几个老师,嘴可甜了,一口一个“老师好。”“老师你好漂亮啊”“老师你是个仙女。”
     几位女老师可开心了,看了看貌若天仙的陶桃,心想:其实我比韩晋妈妈也差不了多少,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然后是现场做拼图游戏、老师念一首诗让小朋友背、做两道小学加减法……韩晋小朋友都拿了满分,还是第一名。
     老师很满意,叹道,真是个小天才。
     陶桃着急,问,那么,可以报名了吗?
     老师说,不忙,你们家长也需要测试,来来来,做两份卷子。
     韩路两口子顿时汗水滚滚,这怎么还考上家长了。
     还好是一张语文数学混合试卷,初一难度,对韩路来说实在太简单,满分。
     但陶桃却有点惨……具体过程就不描述了,反正分数够戗,很丢人。
     老师神色严厉起来,问孩子平时是谁在教育?
     韩路忙道:“我我我。”
     老师这才松了一口气:“以后也得你来教育,好好好,孩子我们收下了。韩晋爸爸,你别多心,父母是孩子第一任也是最好的老师。我校招收小朋友可不是谁都收的,都是小班,一个班级的学生不超过三十人。学生的家庭背景都要事先调查,进校还得考核,毕业读小学也得进行追踪调研,我们做的是口碑做的是品牌。”
     韩路说,我们能够理解,谢谢老师。
     接下韩小妹顺利地报上了名字,老师从头到尾都不理睬陶桃。在她看来,这女人就是个花瓶,跟她说孩子教育问题简直是浪费时间,倒是韩晋小朋友的爸爸看起来挺有水平。
     陶桃在考试时出了丑,又被老师冷落,出来后大发脾气,把韩路痛骂了一顿,又揪了妹妹一把,气呼呼走了,说是心里难过要去喝咖啡。
     韩路没有办法,只得让女儿骑到自己的脖子上,朝停车场走去。
     韩小妹摸着韩路的头发,忽然叹了一口气:“小韩,你有一根白发了。”
     “去,小韩是你叫的吗,别跟你妈学。”
     韩小妹:“陶桃欺负你,坏女人。爸,你好惨,爱你哟。”
     就将脸挨在韩路的头顶不住摩挲。
     韩路:“宝贝,爸爸也爱你。”
     不管怎么说,韩小妹妹念上幼儿园了,韩路也背上巨大债务,家庭财政破产,压力不小。
     幼儿园挺远,韩路每天一早就得起床,时候老的老小的小吃饭,然后开车送女儿读书,然后再去单位上班。
     陶桃依旧不肯服药,病情时好时坏,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犯病,然后和你闹不痛快。
     比如有一天,陶桃回娘家去玩,回来的时候高兴地说邻居阿姨夸奖她了,说都这个年纪了,身材还保持得这么好,还这么漂亮。
     韩路随口恭维,那是,你谁呀,你是大美女啊!
     可晚上,她又不对劲了,两小时不说话。韩路问了她半天,陶桃才忧伤地说,我才三十多岁,邻居就说我保养得这么好,那是把我归类到中年妇女行列中,跟她们做比较,转弯抹角说我老了。
     韩路劝慰:“她就那水平,不会说话,你别往心里去。”
     但陶桃就是不听,又在客厅呆坐了一夜。
     韩路还能怎么着,只得在旁边用手机刷了一个通宵的论坛。
     毕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就算连熬几个通宵,依旧是精神昂扬,现在不行了。别说熬通宵,就算没晚少睡两小时,白天人也是蒙的。
     韩路感觉自己走路都在飘,面容发白。
     办公室的大姐急忙给他泡了枸杞,劝道,韩主任注意身体,有的事情不能刻意追求。陶老板也是,这是牛不喝水强按头。女人啊,三十多岁的女人可真吓人!
     韩路:“打住,越说越不象话了。”
     大姐:“主任,中午吃啥,要不来份炒腰花?我帮你带盒饭。”
     韩路欲发怒,想了想,点头:“可以,弄麻辣点。”
     正说着话,李姐慌慌张张地跑进办公室:“韩主任,不好了,不好了,丁喃语声音沙了嘶了劈了哑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还莎士比亚了?”韩路忽然惊醒,霍一声站起来:“你说什么,丁喃语嗓子倒了,搞什么名堂?”
     重大“生产事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