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小秦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还好丁喃语的感冒不严重,一星期就好。
     只是嗓子还有点沙哑,吃药也无效。最后,陶桃教了她一个偏方,就是多喝热水,滚烫的那种。
     喝了两天,可算是又恢复了响亮的嗓音可以上舞台了。
     韩路腹诽:喝这么烫的水,口腔黏膜不得被烫伤了?
     至于给丁喃语介绍对象的事,韩路可不给自己找麻烦。
     首先,人家要找的是一米八、大学生、行政事业编,五官英俊,家庭好,事业也好那种。现在有这条件的男的,谁不是香饽饽,刚一参加工作,就被单位的领导和大妈们盯上,直接拉去和自己亲戚家的姑娘相亲,就如同当初的自己一样,不也被常阿姨骚扰过许多次。
     更有甚者,读大学的时候就被同班女生给内定了,比如汪淼汪副主任。
     虽然韩路对这厮很反感,两人平时也不说话,但内心中却不得不承认,这汪主任长得还行,各方面也优秀,是个适合结婚的对象。
     正因为如此,优秀的男生早早就被人给抢了,能落到你丁喃语手里?
     我韩路可是没有这个本事给你当介绍人的。
     韩路装着忘记此事,丁喃语却不放过,没事常到他办公室坐上半天。她一来,陶桃也跟着过来,然后对着韩路莫名发一通脾气。
     我们的小韩主任很郁闷,老婆精神状态不好,自己在家就跟坐牢一样。好不容易上班了,能透一口气,陶爷却跟着过来,那不是二十四小时在一起吗,还让不让人生活了?
     常月华听到这事,严肃地提醒韩路:“韩主任,别看丁喃语平时温温柔柔模样,骨子里却是疯的,跟你婆娘一样。真给她介绍你的朋友家的孩子,出了事看你如何交代,这种倒霉事可干不得。”
     “我心中有数。”韩路骂:“你说什么,你说陶桃是疯子吗,你说她就是说我。”
     常月华:“我说你怎么了?”
     韩路:“我就跟钟小琴说你在背后骂她。”
     常月华和钟小琴是死对头,两人不知道吵过多少次,闻言顿时色变:“韩主任,你可不能造谣。”
     说起钟小琴,自从知道《浩然成昆》的事情是一场误会之后,与韩路和好,又“弟弟弟弟”地叫得亲热。韩路也不客气,看到郭小亮就喊“儿子。”
     很快到了年底,这一天,韩路正在门岗检查花杆。昨天有一停车的不肯交费,悍然冲卡,把杆子都撞坏了,机器也有点失灵。
     正鼓捣着,郭小亮玩着手机过来,韩路大叫:“儿子,过来陪爸爸说话。”
     郭小亮已经是大孩子了,一米七十多的个头,看架势还在长。他嘴唇上已经生了一圈绒毛,听韩路开自己玩笑,很不开心:“韩叔叔,你让我叫你爸爸得发红包。”
     “这孩子还要起钱来,咱们的父子感情能用金钱来衡量吗?”韩路哈哈大笑,发了个红包过去:“快喊人。”
     红包不小,十二块,正好可以买一件游戏装备,小亮可高兴了:“谢谢干爹。”
     “乖。”韩路摸了摸小亮的脑袋:“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
     他甚至起了生二胎的念头,但考虑到自己恶劣的个人财务状况,又丧气。
     正郁闷中,忽然有人喊:“韩叔叔。”
     韩路下意识应:“儿子,啥事?”
     一回头,顿时尴尬:“啊,是克己啊,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来的这人正是秦文学的儿子小秦,秦克己。
     小秦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已经两年,年龄二十四,比韩路可小不了多少。不过,韩路和秦文学是平辈,小秦自然矮一辈喊韩路叔叔。
     小韩主任叫人家儿子,秦科长晓得了,不把他用烈酒灌死才怪。
     小秦手中抱着一口纸箱,忙递过去:“韩叔叔,我单位今天发了福利,寻思着马上就要过年,就给你送过来。”
     韩路一看纸箱里有一只活蹦乱跳的土鸡,一条中华香烟和一瓶五粮液,便笑道:“现在不是八项规定吗,你们单位发这么多好东西,也不怕犯纪律?”
     小秦不好意思,道:“韩叔叔,实话跟你说吧,这些都是我自己买的,也是我们全家的一片心意,还请你收下。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这礼我觉得还薄了。”
     韩路也不客气:“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也谢谢你爸妈。对了,克己,你调回市里来了,抽烟不?”
     “不抽的。”小秦谢绝了韩路递过来的香烟,道:“已经调回来了。”
     韩路忙问他在什么单位,小秦说在杂草岗街道。
     韩路:“那离文化艺术中心不远啊,没事的时候过来玩儿啊,腿怎么样了?跳几下给我看看。”
     小秦是个腼腆之人,如何好意思蹦蹦跳跳,只说,没事,能跑能跳和正常人一样,就是阴雨天的时候有点酸涨。
     韩路道:“那没事了,咱们金沙市一年也下不了几天雨,不过,以你的身体,怕是一辈子都要呆在金沙。”
     小秦:“父母在不远游,我肯定是不会离家的。”
     韩路话多,抓住秦克己一通闲聊,小秦也不好走,就陪着韩叔叔扯闲篇。
     不断有中心的演员进进出出,开玩笑问:“韩主任,你儿子吗,这么大了,好帅气!”
     韩路:“别胡说,人社局秦科长家的公子,和我平辈论交,如今在市里上班,公务员,很了不起的。这孩子,大学的时候学习成绩好,人品好,关键是人身残志坚。”
     秦克己有点郁闷:“韩叔叔,我不是残废。”
     “咯”有女子的轻笑声传来。
     韩路转头一看,正是丁喃语。
     丁喃语眼睛里闪闪发光。
     韩路又看了一眼小秦,心中忽然觉得不安。
     老秦黑黑瘦瘦,典型的西南人士,烟酒茶三开,个人形象实在不怎么样。可他老婆是北方人,高大,白胖,眉眼端庄,跟庙里的观音菩萨似的,生的娃自然差不了。
     综合了父母身上的优点,秦克己一米八十,有种开朗的帅气。他断腿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多时间,不开朗早就垮了。
     小秦大学文化,公务员,父母都是国家干部,家世好,家风正,要命的是这孩子还长得好看,这不正符合丁喃语对未来男朋友的想象吗?
     看小丁欲言又止,欲语还羞,围着小秦转圈,风姿摇曳,韩路忙严肃地对他说:“好了,你还是回去上班吧,年轻人要遵守记录,给单位和领导留下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