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孩子教育问题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韩路做了这么多年饭,厨艺越发精湛。
     这么多牛肉冰箱也冻不下,他就把里面筋头巴脑的部分切下来,用来炖萝卜。里脊部分冻冰箱中,其他的则切成小条,和上调料,烧了一锅热油。
     他要做五香牛肉干。
     这一忙乎,就熬到下半夜,终于弄出几十斤牛肉干来。
     韩路端了一盘回卧室,叫醒陶桃:“姐,姐,你醒醒。”
     陶桃迷迷糊糊问:“怎么了……哦……”
     一条牛肉干已经塞进她嘴里。
     韩路一脸期待:“怎么样,你男人的手艺如何?”
     “还行,明天给小丁送点过去。”陶桃咀嚼了半天,嚼着嚼着又睡着了。
     她给小丁送了一盆牛肉干过去的事情引起了老韩的注意。
     韩国庆说这肉不能再送,须防备着又被搬回娘家。
     于是,老韩不出门,整天呆在屋里守着一屋子牛肉。
     今年春节却怪,单位没有演出任务。八项规定出台后,所有的团拜会、茶话会、下乡演出还有什么庆典一类的活动统统取消。
     好在文化艺术中心今年九十场的演出任务已经完成,韩路也难得地得了清闲。
     韩家父子在金沙市也没有什么亲戚,就去陶李那里吃了顿团圆饭,平时就呆在家里教娃读书识字做算术,然后琢磨着怎么做牛肉吃。
     水煮牛肉、夫妻肺片、炒牛肉丝、牛肉汤锅、炖牛肉、烤肉串换着花样来。
     虽然一家人的食量都大,但两百多斤牛肉他们还是消化到三月中旬才消灭干净。
     那段日子里,家里总是飘荡着一股牛肉味道。春节期间降温,气温低到十度,有一天,韩路在楼下遛弯减肥,和门岗大爷聊不了几句,就觉得口中腻得不行,用手指一抠,竟挖出一团凝固的牛油。
     实在是吃腻了牛肉,在接下来两年中,韩家一看到牛肉就心慌反胃,再不肯吃。
     到夏天的时候,李草长又送来五十多斤鱼,说是自家塘里打的,送给韩小妹补养身体。韩路很是无奈,李支书你这是做什么吗,得,韩家后来一看到鱼也反胃了。
     李草长夫妻确实喜欢韩晋小朋友这个干女儿,原因很简单,他们缺女儿。
     李草长的老婆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舅子家也是全是儿子。放眼望去,全是野小子。她带男孩子带得烦透了,看到韩晋这个小仙女,爱得跟宝贝似的。
     大年初二,因为李草长夫妻说了收韩晋做干女儿,按照风俗,得回拜。
     陶桃因为有抑郁症,韩路不放心她,走不开。就让父亲韩国庆带着女儿,提了一盒茶食去平地村。
     这一去就糟糕了,韩路没来,韩国庆来也一样,李草长就摆了流水席,招集全村人,得意地宣布:“我李草长终于有女儿了,有贴心小棉袄了。今天大家不喝醉就别想走,韩叔叔,来来来,瞧得起我们山民的话,就把这碗酒喝了。”
     老韩天天喝,在平地村度过了愉快的一周,这才带着韩晋小朋友回到家中。
     一看到晒黑的女儿,韩路吓了一跳:“这……”
     韩小妹一身民族服装,脑袋上扣着一个硕大的头饰,起码有三四斤白银。
     李草长的老婆也大方,给妹妹买了苹果套装,手机、笔记本、IPAD。
     韩路急忙打电话给李草长:“老李,怎么个意思,跟我抢女儿了?这么小的娃,用得上数码产品吗?实在太贵重了,不合适。”
     李草长的老婆抢过手机,就吼道:“我疼自己的丫头不可以吗,韩路,要你多事?再废话,以后不欢迎你来平地村。”
     “不是,姐,你这……”
     李草长婆娘又骂:“你抢我的老虎,我抢你女儿又怎么了?”
     “我……”
     “挂了,懒得跟你多说。”
     韩路有点不理解,韩小妹实在太皮,人见人憎,人见人怕,人见人厌,李草长的婆娘怎么那么喜欢,这没道理啊!这老李家太有钱了!
     陶桃却发脾气,说,李草长夫妻太土,太俗气,妹妹去她那里三观要受到影响,以后不许去了。
     说到孩子的教育问题,韩路是挺头疼的,回家不两天,韩小妹又闯祸。有一天,韩国庆带着孙女去街上买西瓜,老韩正跟人讲价,小韩姑娘就伸手把塞板车轮下的砖头给人抽了,西瓜滚了一地。
     赔了钱,韩路暴怒,准备结实地揍丫头一顿。巴掌刚举起来,韩国庆就把脸凑到他跟前:“来,朝这儿来。要打妹妹,先打我。”
     韩路:“爸,你这样我怎么教育孩子?”
     “老子先教育你这个忤逆子。”韩国庆一巴掌朝韩路抽去,直接把韩主任给打跑了。
     韩小妹咯咯笑:“爷爷加油,爸爸加油!”
     这孩子没办法教了。
     韩路头疼孩子的教育问题,死活想不到辙。春节假期已过,一年初始,万象更新。
     周末有一场演出。开门第一炮得打响。
     韩路昨天晚上竟然失眠,半梦半醒就过了一夜。倒不是他和老婆起了纠纷,心理压力大。春节期间陶桃一切正常,一家人日子过得倒也欢乐祥和。
     他又想了想,昨天晚上也没有喝酒没有抽烟没有喝茶,但就是失眠了。
     想来是年纪又大了些,自己又胖了些,生理机能有点下降。哎,日子过得真快啊!
     “劈劈啪啪”一阵鞭炮声传来,打断了韩路的伤春悲秋。
     他心中一个激灵,忙喝问门卫小金:“谁在放鞭炮,市里不是规定禁止烟火吗,出了事算谁的?”
     “我放的,怎么,韩主任要拿我是问?”不等小金回答,一个声音传来,正是一脸不快的宋田。
     小金忙道:“韩主任,今天是宋田乔迁新居,看了日子,按照咱们的风俗,这搬家得放炮。”
     韩路:“那就没什么了。”
     又问宋田,老宋,新房交钥匙两年,你房屋装修好也放了一年,怎么才搬过来,你可是咱们单位购房户最后一名。
     宋田道,你管得着吗,我是艺术家,我要保护自己的嗓子,可不想吸甲醛。
     韩路抬杠,说,你算是什么艺术家,烟都抽上了,一口腔就是烟嗓子,保护啥?
     宋田看韩路不顺眼,正要跟他刚正面,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默默地走过来。
     小孩子长得婉约,眉毛鼻子眼睛嘴巴无一不秀气,看起来像个女孩子。韩路喜欢小孩子,忍不住道:“这是哪家的娃娃啊,长得很真漂亮,来,叫爸爸!”
     话音刚落下,那孩子忽然拣起地上一块砖头就砸到韩路的背上,把韩主任打个心中一热,趔趄两步,差点倒在地上。
     孩子骂:“我才是你爸爸。”
     宋田大怒:“干什么,快走快走。”就拉住他朝楼上拖。
     孩子不住挣扎:“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打死他,打死这个不要脸的,不要脸,不要脸……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