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易求千金宝,难得有情人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宋田这十年以来一直为孩子的病情而痛苦,今日见到宋岫岩在大排练室演祝英台,反串女角,终于忍不住上了手。
     他这人虽然是戏曲演员出身,其实还是挺大男子主义的,这一点从他长出的满面虬髯就能看出。
     好好的一个爷们儿去扮女子,象话吗?
     不料,宋岫岩也是个非常轴的孩子,被父亲抽了耳光,如何肯服,便大闹起来。又是摔东西,又是砸窗户,最后更是一边哭一边站在单位大门尖叫:“宋田,不要脸,不要脸。”
     韩路有点不明白,老宋抽小宋的耳光怎么扯上不要脸了,这大概是宋岫岩的口头禅吧?
     娃娃很拧,在单位门口一骂就是两个小时。这事甚至还惊动了宋青山这个叔伯老爷,上去劝,直接被小宋一顿“不要脸”加上吐唾沫给气走了。
     韩路一看,这不行啊,就买了一大杯冰淇淋塞孩子手里,道:“小宋同学,虽然我们刚才动了手,但梁山好汉不打不相识,瞧得起哥,就满饮此杯。”
     他可是不敢再让人叫自己爸爸,再被砸一记砖头,今天非住进医院不可。
     今天是宋田乔迁新居的第一天,不想儿子就闹成这样,宋田气得心脏病都快发作,坐在门岗不住抽烟,抽得一身全是烟灰。
     本以为经过韩路的冰淇淋一哄,小宋会偃旗息鼓。不料,娃享受了美食之后,酝酿好情绪,张口又骂:“不要脸,宋田你不要脸。”
     宋田手一哆嗦,刚点的烟掉地上。
     韩路忙给他有点上一支,苦笑:“老宋,你家的娃娃精力和真旺盛啊,都骂了两小时,看架势接下来没一个小时完不了。”
     宋田:“韩路,别人的家娃怎么那么乖,我怎么就碰到这么个丧门星?我宋田是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可我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怎么这么对我?”
     说着说着,他的眼圈就红了。
     韩路心中不忍:“孩子这情况也没辙,你顺着他就是了。他爱唱什么扮什么,由着他去。”
     “你懂什么,少说风凉话。”宋田忽然恼了:“娃娃都不正常成这样,你还让他唱。正常人唱戏唱魔障的了人可不少,更别说我娃。你家是个女儿,就算一天到晚在外面野,跟个小子似的,别人见了,也会夸一声女中丈夫,英姿飒爽。我娃去扮女孩,那不成二尾子了吗,你走,你走!”
     韩路闹了个没趣:“说着说着你怎么翻脸了呢?”
     小宋同学又骂了父亲一个小时不要脸,终于饿了,回家等着吃饭。
     据邻居说,当天晚上宋岫岩又在家里闹了到半夜,最后才被他母亲给哄好。
     次日,韩路听办公室的人说起这事,不觉得唏嘘:宋岫岩同学的精力好旺盛,年轻真好。孩子听话人生才会幸福,感恩老天爷把韩晋小朋友赐给我。
     ……
     四月份到了,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期。、
     天空隐约有电光闪烁,却密云不雨。
     杂草岗街道位于一出山凹,周围都是这两年刚建的楼房,被围密不通风。
     小秦今天刚一进办公室就被闷得出了一身臭汗:“热死了,热死了,怎么不开空调?”
     一个同事道:“开了呀,秦克己,我提醒你,温度已经设定好了,不许再降。”
     秦克己看了看空调,设定温度是二十七,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同事是个姑娘,这几天正好处于生理期,加上身体不好,受不得凉。
     秦克己本就身体健壮,二十来岁声是风风火火年纪,最耐不得热,平时在家空调都调到十六度的。实在有点扛不住办公室的憋闷,道:“姐,今天如果有外出的活儿派给我好了。”
     同事笑道:“出去不更热?”
     秦克己道:“外面好歹能吹点江风。”
     同事又笑:“你想躲我可没门,领导今天下去检查安全,让你留守。另外,XX工地高温天不停工,让几个民工中暑住院的事你也得写个情况汇报。今儿子一天,你就在家陪我挨热吧!”
     这几日因为是高温酷暑天,街道的工作挺多。我们的小秦同志刚调过来没两月,在安全这一块儿。热天正是安全事故高发期,忙得要命。
     秦克己没有办法:“行,我来弄。”
     他坐电脑前处理手头工作,这个时候,一个外买小哥捧着一束黄色的玫瑰花过来:“秦克己老师,你女朋友又给你送花儿了。”
     办公室那个女同事嘻嘻嘻笑起来:“小秦,你究竟有几个女朋友啊?那边有个雷晴,这里又有个丁喃语,你不成渣男了?当然,你现在没有结婚,要交往多少个女朋友,别人也不好说什么,那是你的自由。不过,这事我觉得不太合适。”
     “才没有呢,我和那丁喃语可没有任何关系,这事我光明磊落。”秦克己正色说。
     “那人家怎么天天给你送花儿呢?”
     “我怎么知道,反正没那事。”
     同事一脸鬼才相信你的表情。
     秦克己很无奈,随手把花儿扔桌上,继续忙着手头的活儿。
     没错,秦克己就是人社局秦文学秦科长的儿子小秦。
     他也不知道自己遇到什么鬼,每天上午就会准时收到一个叫丁喃语的女人送过来的玫瑰花。还附带着一张卡片,上面写了许多热辣辣的话儿,写了电话号码、QQ号、微信号,甚至还有一张艺术照。
     添加好友是不可能的,小秦不是个随便的人。他抓了半天脑壳,死活也想不起什么时候认识过这么一个人,自然是置之不理。
     可置之不理也不行啊,见天收到花儿,他已经成为办公室的一个笑话,大家都拿他这事来开玩笑。
     秦克己实在是忍受不了,又好奇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便尝试着加了她的微信,开了视频。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看起来很弱质。
     小秦很正经地跟她说了两句,又问我们认识吗,这才知道她叫丁喃语,是文化艺术中心韩路叔叔手下的女演员,自己那天给韩路送年货的时候恰好被她看到。
     秦克己正色说,谢谢你高看我一眼,我很感动,但我有女朋友了。
     丁喃语说,你有女朋友也不要紧啊,咱们可以做个好朋友。要不,下来约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
     小秦道,我认为,成年男女之间没有好朋友的说法,只有爱人和同事熟人之分。不好意思,我个人不能接受这样的关系,咱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丁喃语任何肯放弃,顿时在微信上说了许多热辣辣的话。
     小秦苦笑:“对不起,我只能拉黑你了。”
     秦克己还有点担心那小丁姑娘会来单位找自己,想躲一躲。可转念一想,不对啊,我跟她有没有什么事,为什么要害怕。
     好在丁喃语也没出现,她换了一个方式,每天让跑腿小哥给他送一束鲜花过来,在卡片上诉说衷情,
     秦克己心怀坦荡,花儿送来就收着,插在办公室的花瓶中,或者带回家去。
     ……
     一天时间很赶快过去,到下午五点,天上不扯霍闪了,但雨终于落下来,一片清凉。
     女朋友雷晴打电话过来:“克己,这雨好大,我开车过来接你,咱们等下吃什么?”
     杂草岗街道的办公室区是一片平房,秦克己朝窗户外看去,却见女朋友的汽车已经停在外面的操场上,正在朝他闪着大灯。
     他刚要走,眼睛余光看着办公桌上那束花儿,就顺手带走。
     “克己,那女孩子又给你送花儿了?”雷晴接过秦克己递过来的花,翻看着里面的卡片。
     丁喃语给自己送花的事小秦也没有隐瞒雷晴,这事也没有好藏着掖着的:“对,借花献佛。”
     “佛,什么佛,弥勒佛还是如来佛?”雷晴有点苦恼:“我最近胖了,好烦。”
     “美丽佛,苗条佛,可爱佛。”
     两人笑了一气,雷晴:“克己,最近工作怎么样?”
     秦克己:“天气热,大暑天,安全那边抓得紧,估计接下来会忙上一阵。一忙起来,你我见面的次数就不是那么多了,对了,婚纱你自己选,选好,约个时间咱们去拍照。”
     “好的,理解。”雷晴看着卡片,突然扑哧一声,念道:“你知道你和星星有什么区别吗星星在天上,你在我心里。”
     “对了,昨天的卡片上是怎么写的,我想想。”雷晴:“记起来了,是‘我还是喜欢你,像小时候吃辣条,不看日期。’前天的是‘可以帮我洗个东西吗?洗什么?喜欢我。’”
     秦克己:“你记性真好。”
     雷晴摇头:“那姑娘可真执着啊,天天送,天天送,这得花多少钱啊?不过,她还真让我佩服,风风火火,敢爱敢恨。”
     秦克己:“你就别开玩笑了,我有点尴尬。咱们还是早点结婚,不然影响不好。”
     雷晴忽然感慨:“克己,你能够对我如此坦诚,我很感动。别的男的碰到这种事,生怕女朋友误会,而你却好象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
     “这又有什么好担心的?”秦克己不解:“我又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他在断腿的一年多时间里,雷晴对他不离不弃。回金沙市以后,他参加公考,也是雷晴天陪着他复习。他们是爱人,是相濡以沫的伴侣,甚至是骨肉兄弟,这感情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动摇的。
     而且,他们家世相当,有共同的兴趣爱好理想,按照老祖宗的话就是门当户对,也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插足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秦克己为人真诚直接正直,在养病的那一段时间里尝尽人间冷暖,早已经把自己人生想明白:易求千金宝,难得有情人。
     雷晴笑着摸了摸秦克己头上的雨水:“克己同学,想不到你招别的女孩子喜欢,说明你这人还是有魅力的。”
     秦克己忽然皱眉:“我听韩路叔叔说,他们单位的待遇挺差,现在的玫瑰花也贵,那人天天送花,开销不小,有机会我得把钱补给人家。”
     雷晴点头:“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