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终于当成了韩会计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因为在园区乱逛,耽误了时间,到了饭点,韩路索性就在路边摊买了份盒饭,正吃着,电话响了,号码陌生。
     韩路前一段时间本骚扰电话弄得很烦,但他是单位领导,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所有的电话必须接,不然错过信息就误事了。
     他没好气地接通电话,率先开腔:“我不买保险,不贷款,身体健康不买保健品。”
     那边传来扑哧一声笑。
     韩路:“啊,是关主任,你老人家有何吩咐?”
     对,打电话的是关静。
     关静说:“韩路,听说你最近个人财务状况很差?”
     韩路:“好,非常好,我拆二代能缺钱?”
     关静继续笑:“行了,行了,你什么人我能不知道,就爱吹牛,我都看得出来你过得不太好,咱们是好朋友吗/”
     “那是,相当的好,怎么,关静你要借钱给我?我也是要面子的,不食嗟来的饭。”韩路开着玩笑:“你打算借我多少。”
     关静:“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对了,我们办公室小李家是开厂的。你也知道这种小微企业没有专职会计的,你去帮他们做做帐,顺便改善一下个人状况。韩路,怎么样,我够意思吧,做不做?”
     韩路忙不迭道:“做做,怎么不做,不干我不是傻吗?关静,我真傻,以前怎么没想到过做兼职这事?咳,不外是觉得自己怎么也算是个事业编好歹也是单位的小领导,落不下面儿,我真傻。”
     关静又笑:“行了,行了,跟祥林嫂似的。”
     “关静,谢谢你,有时间请你吃饭。”
     关静:“你没时间。”
     “我有。”
     “算了吧,我们毕竟交往过,单独相处不太好。”
     通完电话,又是一个电话打过来,对方问“是韩会计吗,我是李骅,华城新区办公室小李是我娃娃,他让我联系你的。现在有空吗,咱们能不能见个面?”
     韩路:“有空,你把地址发给我,马上过来。”
     李骅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家里开了个机械加工厂,主要生产水轮机,规模不太,总共才二十来个工人,客户都是山区小水电站,业务量可圈可点,确实没有必要养一个会计。
     让韩路过来帮忙,李老板也是看在关静的面子上,不过,一试才发现韩主任业务能力一流,有种拣到宝的感觉。
     有这能力的会计都是大公司的财务总监一级。
     韩路才要一个月八百快工资,血赚。
     小韩主任到李总这里来兼职会计的主要工作是报税,一个月多少钱酬劳就看他的工作量。
     按照机械长的业务,一周也就花几个小时报一下,很简单。
     在老李这里把帐做完,韩路告辞的时候不着痕迹地说提到自己最近生活遇到点困难,李老板会意,说咱们加个微信吧,就把工资转了过来。
     因为是第一次见面,韩路手头的活儿也没做完,两人约定次日下午再弄。
     又过得一日,韩路就给父亲打电话,说自己有点工作脱不了身,晚上估计不会在家吃,让他做饭。平时都是韩路做饭的,老头儿有点不高兴,说他不想侍侯陶桃,世界上哪里有公公照顾儿媳妇的?韩路道,你这不是给陶桃做饭,你这是照顾自己的孙女。
     下班后,韩路又跑了一趟机械厂,把本周的帐做完,答应明天抽个时间把厂子的税报了。
     李总很开心,特意请他在外面吃了晚饭,又道,韩路,你的情况我听儿子说了,又经过这两日的观察,你是个人物。我这里的庙小,开不了太多工资,委屈你了。
     韩路笑道,不错了,不错了,别看一个月只有八百块,但咱们是三线城市,就这行情,一切按人力市场规则来办。不怕李总你笑话,我最近确实遇到难处,这钱可救老命了。锦上添花算不得什么,李总雪中送炭的情分我却是记在心里的。
     李骅更是高看韩路一眼,他听儿子说韩会计和关静关系密切,搞不好是人亲戚,还是很近的那种。既然有这个条件,人偏偏如此谦和,可见品行不错。
     李总又道自己在机械行当干了几十年,别的不敢吹牛,认识的人不少。我的同行们谁不是在制造也摸爬滚打了一辈子,钱没赚到几个,倒把年纪熬大了,还落下一身病。他们也都在找兼职会计,要不帮你推荐几家?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韩路大喜,端起一杯花生皇:“李总,我开车不能喝酒,就以奶代酒敬你,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骅在同行中还是有点威望的,又找了四家小微企业,让韩路去看看。如果满意,双方又合得来,不妨也兼职做帐目。
     合得来,只要给钱那就是相当地合得来,韩路心中暗想。
     四家小微企业分别是一家生产红磷的化工厂、一家模具厂、一家铅锌矿和一家做农用车配件的,各家老板对韩路都非常客气。
     那么,就开始谈酬劳。
     这四家企业都是一般纳税人,兼职会计的的价格比小规模纳税人高一些。就金沙市的同行业行情来说,小规模纳税人的兼职会计是二百到八百一个月,一般纳税人是五百到两千。
     四家开的出薪水各不相同,红磷厂因为涉及到出口,还有退税什么的,开出两千的价格;农用车配件厂也大方,给一千六;铅锌厂因为环保再加上产量小,给一千整数。
     模具厂在这些企业中混得最惨,老板做起生意来也随缘,有业务做做,没业务就关门打麻将,给韩路开六百。他有点不好意思:“韩会计,没办法呀,兄弟混不起走了,你做不做啊?”
     韩路一想,苍蝇虽小也是肉,就点头。
     老板很开心:“走,打麻将去。”韩路:“不了不了,真不会,老婆也不给零花钱。”“我开你工资不就有了。”“开了也是婆娘娃儿的生活费,用这钱赌博我自己心理那道坎先过不去。”
     老板感慨:“爱老婆孩子的人值得信任,韩会计我没请错人。你知道的,这一个值得信任的财会人员是多么难找。我的上一个财会他马的就卷钱跑了,后来虽然抓回来判了刑,可钱却追不回来,害我差点破产。韩会计,打麻将吗,三缺一好烦的。”
     “我……得早点回来,不然会被婆娘打。”
     从模具厂出来后,韩路在心里大概计算了一下,五家厂子的兼职收入加起来,总数刚好六千。陶桃的工资是没指望的,他和父亲的加一块儿一万出头,现在多了这六千,每个月所有的债务都可以抹平:学费、房屋按揭、装修贷款、老秦那边的借款、一家四口吃喝拉撒……
     所有支出扣除下来,还能存个几百。
     不幸的家庭其实归根结底都是钱的问题,钱不是万能,但能解决生活中的绝大多数烦恼。
     特别是解决了住房和子女教育问题,搬掉这两座大山之后,我们的韩会计此刻一身轻松。两面红光,三杨开泰,四季发财,五好家庭,六畜兴旺。
     韩路自从上班以来,别人要么喊他小韩,要么直接喊名字,要么喊韩主任,今天被大家一口一个韩会计地叫着,暂时有点不习惯,却也很高兴。
     做金融财务工作不就是他的人生理想吗?做个兼职,也算是实现了一半。
     这五家企业都是不用坐班的,只每周去一趟,业务少的一两个小时就能搞定,就算是红磷厂也超不过四小时,事情不难/
     只是,以一家一天来算,一星期就排满了。韩路还得准备招聘考试的事儿,这时间上要做好规划。
     好在招聘是考专业知识,自己一直都没有丢下学校里学的东西,现在兼职也算是一种加强,不耽误。
     当天晚上回家,韩国庆正端着饭碗喂韩晋小朋友。
     韩小妹调皮,吃饭不乖,不住跑。老韩就在后面追,追得不住喘息:“妹妹别跑,妹妹别跑,爷爷接不上气,爷爷老了。”
     韩路:“这怎么还在吃,都吃多长时间了?”
     韩国庆很无奈,说已经喂了一个小时,妹妹不爱吃,主要是菜太差,不合她口味。
     “我会让你们吃香喝辣的。”韩路这话既说的是自己做兼职会计,也说自己要去应聘环境有限公司财务总监的事。
     去应聘环境有限公司的事情他可不敢跟陶桃说,倒不是怕一旦考不上丢人,对这次考试他其实还是很有信心的。关键是自己资历上有点问题,需要过关静那关审核。
     自己和关静以前毕竟有多那一段,虽然韩路光明磊落,可陶桃现在有那样的病,晓得了还不把房子都给掀了?
     只能等考上,生米煮成熟饭才做计议。
     夜里,韩路跟陶桃说自己要兼职会计,平时晚上都会在外面忙。
     还没等他说要去哪几家工厂,一个月多少钱,陶桃就不耐烦了,“没兴趣,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就算是出轨,我也心如止水。”
     得抑郁症的人最大特点就是对一切都提不起精神,都觉得无所谓。但等病情稍微稳定点,情绪就会相当不稳定,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发作。
     此刻她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显然是有发病了。
     听陶桃说到“出轨”两字,韩路顿时心惊肉跳,一晚上没睡好,这更坚定了他不把华城新区的事情告诉她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