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摩托车真漂亮(一)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早晨,韩路起床,感觉神清气爽,想了想,今天的工作还真不少,喜酒是没办法喝的,自己和办事那家人又不熟,让陶桃当个代表就好。
     就问:“姐,要我送你去弄弄平吗?”
     许是昨晚耽搁了瞌睡,陶桃迷糊地说:“太早了,等我再眯一会儿。等下你送我去单位,我搭陶李的摩托。”
     韩路一楞:“他买摩托了,挺富裕的嘛,坐摩托是不是不太安全?”
     陶桃又睡着了。
     韩路无奈摇头,自去准备早饭。
     此刻,在文化艺术中心,演员们都已经起来了,各自做发声练。考虑到屋中经过一夜,空气浑浊,都跑单位后山,一时间满坡都在高歌。
     陶李用手揉着眼睛走到门岗。
     小金:“陶少爷,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么早起床?你以前不都是睡到十一点,不等到太阳晒沟子不出门的吗?”
     陶李打了个哈欠:“接到一个缴款通知书,今天要去吃喜酒。你说那人烦不烦,结婚还请客,这不就是要钱吗?”
     说着话,他就拿起一张旧毛巾开始擦自己的摩托车。
     车是昨天买的,三十万。陶李很得意,很激动,一晚上没睡好。时不时跑下楼看看车停好没有,有没有被人擦挂,有没有被人撞倒。
     他难得大方一回,扔了一包烟给金家父子,叮嘱他们看好自己的车,很贵的。
     老金父子平时也不怎么待见陶李,但看在韩路的面子上还是没口子地答应。
     车真是漂亮啊,银灰色如同一道闪电,再配上宝马蓝天白云标,就是公路上独特的风景,而他陶李就是这条街最亮的仔。
     正擦着,就看到丁喃语从山上跑步回来,一身都是汗水。
     陶李:“小丁,练完了?”
     “练完了,陶哥你在擦车呢,好漂亮啊,这车挺贵的。”
     说到车,陶李可就得意了:“小丁,走,哥带你在街上兜一圈过过瘾,让你见识下三十万的摩托是什么概念。”
     小丁笑道:“不好吧,我出了一身汗,吹了风,如果感冒了,老师又要发火。”
     “感冒,感啥冒?你二十出头,一口气能跑三千米,健康得很,去嘛,哥请你吃羊肉米线,羊肉可劲儿的加。”
     “还是不要,老师说了肉可以吃,但必须少吃,麻辣那是绝对不能碰,让老师晓得,她说不定要打人。”
     陶李:“你可真听我姐的话啊,怕什么怕?”
     “还真有点怕。”丁喃语摇头。
     陶李:“不要怕,有我替你撑腰,咱们家,我怕我姐夫,我姐夫怕我姐,我姐怕我。”
     丁喃语扑哧一声:“你们还真是生态平衡了。”
     “不废话了,上车。”
     大约是经受不住羊肉米线的诱惑,又想坐车过过瘾,丁喃语忸怩了半天,还是坐上摩托车后座,引擎声把一条街都惊动了。
     米线很不错,陶李下了血本,放了许多羊肉。
     还别说,丁喃语也是个重口味的,放了许多辣子和花椒油,自吃得满头大汗不住擤鼻涕,大呼巴适。
     她平时被陶桃管束得非常严格,穿什么衣服,吃什么饭菜,陶老板都要过问。
     陶桃时不时突然跑进丁喃语宿舍,看到不合适的食物,直接带走扔垃圾堆里;时不时在晚上十点半的时候跑丁喃语楼下看上面灯关没关,良好的睡眠才能有一条好嗓子。
     逮到丁喃语熬夜,陶桃就是一通大骂,骂起了火,还上手。
     丁喃语很郁闷,自己在学校读书学艺的时候被人管,怎么现在参加工作了还给人管,我这工作不是白参加了吗?
     见她吃米线吃得开心,陶李点了一支烟,笑道:“小丁,说起来这个月你已经吃了我几次早点了,哥拜托你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小丁吸着鼻子:“陶哥,这事真得不行,老师会打人的。中心的优秀演员不少,你找别人吧。”
     陶李道:“找别人,找谁,人家要能看上才行?中心就算有优秀演员,可还能优秀过你。苏大姐说了,只要你。”
     “哥,我真不能去。”
     没错,陶李正是给苏幕遮当说客,让丁喃语去走穴的。
     丁喃语自回金沙市参加工作后,很快在戏剧界打响了名号,被人称之为未来二十年金沙市曲艺界的扛旗之人。
     苏幕遮顿时就上了心,去看了丁喃语的演出,心中有了计较。
     这小丁的演出有个毛病,对于人物的表现上还差点火候,不够抓人。但嗓子亮,演唱技巧圆熟,现在的听众懂行的少,大家都只听个热闹。而她这种唱发,恰恰最能镇半懂不懂的人,天生就是跑野厂子跑草台班子的,如果能够挖过去走穴,应该不错。
     不过,苏幕遮和陶桃可是翻了脸的。
     陶老板对小丁这个得意高徒盯得非常紧,跟亲妈一样时刻守着,苏幕遮还真有点犯怵。
     那么怎么拉丁喃语呢?
     正当苏幕遮头疼的时候,陶李找到她谈合作。
     事情是这样,陶李准一个不安分的人,让他去上班吧,他嫌辛苦嫌路远,特别是嫌收入低。不屑地说,一个月两三千块钱抵什么用,吃两顿饭就没了。我陶李天生就是干大事业,赚大钱的,才不要上班呢!
     韩路可没有跟这个小舅子客气,说,干大事业,那你告诉我你会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源,牛皮谁都会吹,我还说我想当银行行长呢,可能吗?人要现实点,脚踏实地点。
     陶李气道,我怎么就没资源了,你不就是我的资源,你是当官的。不对,你就是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韩路,你怎么不是中心主任。你如果是一把手,我不就沾光了吗?你也是说大话吹牛的。
     韩路顿时被他顶得说不出话来。
     陶李倒是心中一动,是啊,我姐以前是台柱子,我姐夫是单位领导,我正该守着这一亩三分地吃饭啊!
     他就琢磨着跟吕朝阳那样弄家演艺公司把单位的演员拉出去走穴赚钱,为此,他特意去找吕老板请教。
     吕朝阳一向瞧不起韩路这个小舅子,不客气地说,你开公司,开玩笑吧?你知道哪里要请班子唱戏吗,你知道怎么把钱从人口袋掏出来吗?你有人脉吗,你认识的人都是上不台面的。
     陶李道,人脉业务什么的你吕朝阳不都有吗,对了,你还自己养演员的,我连挖人这活儿都省了。
     吕朝阳气极了:“合着你连人都不挖,就要跟我分钱,想得可真美啊?干脆我整个公司都给你好了,再扶上马送一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的娃。”
     两人翻脸了,陶李骂娘,吕朝阳别以为离了你我就没有办法,这金沙市的民间艺术团体多了,有的是人和我合作,你等着瞧吧。
     他去找苏幕遮。
     苏幕遮是吕朝阳的对头,和她合作,正好给姓吕的添堵。
     苏大姐是个圆滑之人,心中虽然看不上陶李,但说话却客气,但话中的意思和吕朝阳一样,算是拒绝了。
     陶李连续受到打击,很冒火,正要跟人发作。
     苏幕遮忽然说:“陶李,要合作也可以。我要丁喃语团队,你把她给我拉过来走穴。生意我可以去找,一切都由我来安排,到时候咱们六四分帐,我六你四。另外,丁喃语那边我也不会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