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零三章 丁喃语也在这里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听说是华平县,韩路倒抽了一口冷气,这灾舅子跑得可够远的,那地方位于金沙市到丽江中间,已经属于滇省了。
     对于陶李韩路是绝对的不信任,道:“陶桃,陶李说话中气十足,估计没事,别管。”
     陶桃愤怒地看了他一眼:“放屁,你还有人性吗?”
     陶李哭:“姐,姐夫不象话,你就不管管?我要死了,要死了,我浑身都是伤,衣服裤子都磨破了。”
     陶桃:“小弟,你别哭,姐马上过来看你,不说了。”
     就挂了电话,拉着韩路就喊:“走。”
     “去哪里?”
     “去华平。”
     “我……”
     陶桃急道:“小韩,咱们刚才是正在吵架,说不好要打起来。但现在弟弟都这样了,我们再闹又有什么意思?你我之间的事情是次要矛盾。”
     “得,被你说服了,咱们走。”韩路还真不是没有人性的人,陶李这人就算再糟糕,但好歹是自己的亲人,出了车祸你不能不去。
     虽然怀疑陶李是在骗人,但韩路还是跑得飞快,等到汽车上了高速,他才想起打电话跟韩国庆说了这事,让父亲照顾好韩小妹。又跟单位和兼职的几家厂子请了假。
     破面包车没有蓝牙,韩路一边开车一边通话,估计会被罚款扣分,但也顾不了那么多。
     他在打电话,陶桃也在打电话通知父母和贺喜喜。
     恰好,贺喜喜正在弄弄平家里和公婆在一起,接到电话一家人在电话那头就哭起来。
     贺喜喜在哭:“陶李,陶李,你可不能有事,你如果有个好歹,我和孩子可怎么办呀?”
     彭洁也哭:“我的儿啊,你如果死了,妈也不活了,妈去投金沙江,妈去跳大峡谷摔得粉身碎骨。”
     她们哭,陶桃也泣不成声。
     韩路烦得要命,忍不住大声喊:“行了行了,听陶李的情形问题不大,喜喜,你还是快开车跟过来吧,哭半天不是耽误事吗?”
     贺喜喜:“我要见陶李,我要照顾他。”
     韩路没好气:“就是皮外伤,不至于全身不遂。”
     陶桃愤怒地看着他:“你咒我弟弟,混蛋嘛你?”
     韩路心中却是奇怪,陶李怎么跑华平县去了,那么远。陶李又不钓鱼,不像自己闲的时候满世界乱跑。
     从金沙市到华平县有点距离,都是山路。山不大,路也不抖,就是弯道多,横风多。
     韩路的破面包车跑在路上,遇到风就浑身颤抖,感觉就快散架,就快腾空而起了。
     他和陶桃就好象坐在一叶扁舟里,航行在惊涛骇浪中。
     噪音好大,轰隆隆把脑壳都震木,说话都要用吼。
     汽车每颠簸一回,陶桃就在旁边骂一句,说小韩你开的什么车,我看你的车技很成问题。你还说你开车开得好,原来就是这个水平。
     韩路说,姐,就说这车吧,总质量也就几百公斤,它想稳也稳不住。你当我不想买好车,底盘厚重的那种,可也得有钱啊!
     陶桃讥讽,如果车技好,什么车都能开得稳妥。
     韩路回嘴,你开得好,要不你来,你得有驾照。
     陶桃说,关静会开车不了,我打听过,她开什么撒,吃喝拉撒?
     “是马莎拉蒂。”韩路忍不住笑出声来,接着,满头冷汗,这陶爷连这也打听到了,可怕!
     陶桃冷笑:问,韩路,你后悔了,如果,我说如果,那车不就你在开了吗?
     韩路沉默了半天,正色道:“姐,我说句实在话吧,我是爱你的,我有洁癖,道德洁癖。”
     “我不信。”陶桃又不停地骂。
     韩路不说话,只闷头开车,车速更快,往日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他一个半小时就赶到。
     很快到了华平县人民医院,在外科病房看到陶李。
     一看到他的脑袋上裹着厚厚一圈纱布,跟南亚三哥似的,陶桃就哭起来:“小弟,弟弟,你怎么了,别吓姐姐,”
     陶李不耐烦地推开姐姐:“没事,我就是皮外伤,擦了点药水,包扎一下就好,连液都不用输。”
     陶桃:“你脑袋都这样了,是不是颅外损伤,要开颅吗,脑震荡没有?”
     韩路哈一声笑起来:“姐,你先前还说我咒陶李,现在你自己倒咒他摔坏脑壳。”
     陶桃:“你看他脑袋,都裹成棒槌,不,裹成篮球,还说不严重?”
     陶李很郁闷:“就一道小伤口,缝了十来针了事。医院想赚钱,过度医疗,把纱布不要命地朝我头上缠,我现在感觉好象是顶了个大水缸。”
     他说得好玩,韩路扑哧一声笑起来。
     陶桃还是有点不放心,又检查陶李身上。陶李身上都是擦伤,也不要紧,这才放心。
     陶李忽然:“姐夫,有个事问你一下。我说,如果你们单位的员工住院,怎么报销,需要自己掏多少?”
     韩路:“中心员工都买了医疗保险的,每年三千多块,住院基本都是解决。如果是重大疾病,保险覆盖不了,就由单位负责,职工不用掏一分钱,这也算是事业单位的福利吧。”
     陶李奇怪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原来可以全报啊,吓死我了,我快穷死了,真要自己掏腰包,不是要命吗?”
     韩路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劲:“你问这个做什么,你又不是我们文化艺术中心的职工。”
     陶李:“丁喃语就躺在隔壁的病房里,有点严重,我摔伤了她,如果人找我扯皮,可赔不成。姐夫,你是中心领导,她是你的员工,帮我搞定。”
     “什么?”韩路夫妻同时惊叫出声。
     韩路:“你怎么和丁喃语在一起的?”
     陶李:“我拉他到这里走穴啊,摩托车不能上高速公路,我就走国道,谁他们知道就出事了?”
     话还没有说完,韩路和陶桃就朝病房外跑去。
     那么,丁喃语怎么会答应陶李去走穴呢?
     事情还得从昨天早上说起。
     这天早上,陶李又来到杂草岗街道大门,就看到快递小哥给秦克己送花。
     陶李拦住他:“哥,又送花儿过来?”
     小哥:“恩呐,每天都会跑这里一趟,风雨无阻,都跟里面的人混得脸熟。”
     陶李:“别来了。”
     小哥惊讶:“怎么了?”
     “收货人明天要出差,这两天都没人,你也不用白跑,把定单退了吧。”
     快递小哥见陶李大热天身着皮甲克,脸上戴着黑超,头发还烫过,认为他不是个正经人:“不会吧?”
     陶李将烟头弹到街中心:“你爱信不信,跑冤枉路别怪我,走了!”
     一拧油门,摩托车引擎声惊天动地,炸街乘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