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什么都没意思什么都不怕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小金说自己月入一万,渣男兄立即叫起天屈,道,哪里有一万,乱讲嘛!是是是,我是经常拿一万多块,最多一个月快破两万了。但也有不开张在家呆着郁闷的时候,平扯下来一个月也就八千多块。
     小金道,那也很了不起了,比呆在单位里拿三千多的死工资强。再说了,你就算在外面混不下去了,也可以回中心上班,有个退路,难道韩主任还能不收你?
     侯世容道,那是,韩主任是个好人,我如果吃不上饭,肯定得找他。
     他又对陶桃说,现在的民间演出市场不是不景气,是彻底没戏唱。吕朝阳都开美容院了,至于苏幕遮,干脆就去养猪。
     陶桃道:“那你怎么能走穴还赚那么多?”
     侯世容得意:“是,我从事的是传统戏曲艺术的行当,不过我既不唱川剧,也不唱京剧,我是说书的。川剧京剧现在的人也听不懂,可评书大家都喜欢呀!”
     原来,几年前渣男兄误会韩路说他唱戏不行,在苏幕遮那里就是个吉祥物,吉娃娃,自尊心受到极大打击,知耻而后勇,改行说起了评书。
     他口才了得,人情练达,诙谐幽默,天生就是说书的料。琢磨了几年,磨练了几年,竟登堂入室技艺大成。
     这两年,他跑春城的各大茶馆书场,跑丽江、跑香格里拉,混得风生水起。二手车也换成新大众,现在更是买了房,可算是打开局面了。
     听到说完这些,陶桃心动,就说声还有事,就上了楼。
     她也没去韩路办公室坐,而是直接找到了负责业务的宋青山,道:“老宋,问你个事,如果我去走穴行不行?”
     宋青山反问,你还能唱吗?
     顿了顿,他又道,还是能唱的,高腔就算了,那些难度低的折子还是能够对付对付。民间演出,其实就是弄个气氛,唱什么曲目也不要紧。碰到过筋过脉的地方,让乐师处理一下,压过人声就能糊弄过去。陶桃,现在演出市场真的是不行了,你有必要走穴吗?
     “老宋我就问你我能不能出去演?”陶桃不耐烦:“对小韩有没有影响/”
     “影响肯定是有的,毕竟单位规定不许走穴。但是……”宋青山叹息一声:“以前中心的演员们还动心思出去演几场,挣点外快。财帛动人心,怎么都制止不了。现在演出市场都冷成这样,免费唱人家都不肯来听。这几年哪里还有人在走穴,单位制订的那些规章制度早过时了。你就算要出去演,也没人会说什么,就当没看到。”
     说到这里,宋青山惊讶了:“你不会真的要去走穴吧,这事吧我觉得,制度毕竟是制度。不上秤,那就轻飘飘不值二两,一上秤,千斤都压不住。我认为,你还得三思。”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杨光马上就要退休了,中心未来的主任究竟让谁来干可不好说。
     目前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让韩路接替老杨,小韩相当于中心的大管家,这些年单位的大事小情都是他在经手,熟悉情况,大家也拥护,唯一的缺点是不懂业务;第二种可能是是让汪淼上,汪淼也不懂业务,群众基础差,可他手头有资源;第三种可能是上头空降一个主任。
     这三桩之中,空降可能性最小。毕竟,市文化艺术中心半死不活,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皆无,上级早就有心思砍编制,谁都不是傻子,往这间即将倒塌的房子里钻,那不是自毁前程吗?
     韩路和汪淼二选一,谁都有可能做一把手。
     宋青山当年因为侄儿的事和韩路有矛盾,至于汪淼他却是大大地瞧不起。
     他虽然讨厌韩路,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韩主任是个合格的领导,中心交小韩手里,至少人家还能想办法维持下去。交给汪淼,姓汪的就是来混级别的,信不不信他前脚做了主任,后脚就会调走。
     两害相权取其次,还是让韩路做主任稳妥些。
     这只是宋青山听来的小道消息,没有证据,他也不敢乱说。再者,还有组织原则嘛!
     陶桃却冷笑一声:“我家的情况很不好,我又是抑郁症,我觉得什么都没意思,我也什么都不怕。你别管市场好不好,这穴走定了,反正我就是一废人,成天呆家里。我干了什么,不说别人也不知道。今天之所以来找你老宋,我是尊重你,你就当我没说,你也没听到。”
     宋青山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苦笑。
     陶桃不当老板多年,还是那么霸道,惹不起,惹不起。
     ……
     “什么,陶老板你要跟我去说评书?”渣男兄吃惊地瞪大眼睛。
     陶桃中午的时候给侯世容打了个电话:“老侯,我,陶桃,请我吃饭,一个人。”
     两人找了家档次还算过得去的馆子,坐下边吃边聊。
     陶桃不悦:“你什么态度,怕我抢你生意?不答应就明说,最烦那种耍小心眼的。”
     侯世容:“陶老板,说句实在话吧,我最困难的日子是韩主任帮我度过的,爹亲娘亲,也没有韩主任亲,这分恩情我可是永远记在心里的。那次抢了你的宿舍,我其实没坏心,就是想让你们两口子住一起,夫妻没有隔夜仇,现在见你们感情好家庭幸福,我真的很高兴。”
     陶桃:“我生活得痛苦。”
     “生活痛苦的根源大多是财务出现问题,这也是我这几年经历人情冷暖后才悟出的道理。”渣男真挚地说:“韩主任是我的恩人,你家有事找我,如果不帮,我还是个人吗?”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陶桃点头:“找个演出,我去,钱你给我。”
     渣男兄:“不是,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啊我的大姐。我是说评书的,你是唱川剧的,这就是两个范畴,你懂西南官话吗?你是北方人,从小普通话,说西南官话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我可以学。”
     “好好好,方言是一方面,就说评书吧,隔行如隔山啊,没几年工夫,拿不起活儿。”
     “我可以学。”
     渣男:“还有,你外形条件不合适,太漂亮了。”
     “我可以扮丑。”
     渣男兄:“我……”
     陶桃眉毛一样:“你教不教,要不要我行拜师礼?”
     侯世容大惊:“我受不起啊,真拜师,我还有脸面对韩主任吗?好吧,你如果真对评书有兴趣,我绝不藏私,咱们就当是同行切磋。”
     陶桃:“我学一个月,一个月后你安排上台演出,我没时间等。”
     渣男兄筷子掉桌上:“一个月就想出师……好吧,我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