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怎么不骂你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本以为陶桃回家后,会和自己大闹一场,然后互相折磨。
     不料她却一脸的笑容,甚至还主动跑去厨房帮忙。
     吃饭的时候,更是夸奖韩路说小韩厨艺越来越好了,以后咱家没饭吃了,你可以去外面当厨师打工赚钱。小韩,家里是不还有瓶红酒,开了开了。
     晚饭一家人其乐融融,韩路悬着的一颗心才落地,忍不住问:“姐,你怎么了,怎么这么高兴,演出怎么样?”
     “失败,彻底的失败。”陶桃摇头:“我放弃了。”
     “那你还高兴?”
     陶桃:“其实我回家路上很难受的,小韩,我知道我情绪不对,怕出事,就吃了两倍的药。我现在开心得要命,好奇怪。”
     “啊!”韩路大惊:“可不能乱吃啊。”
     “反正我高兴,想笑。”
     “姐,你还是多喝点,喝醉了快去睡觉。”
     “我听人说了,今天你被上级领导训了一顿,郭局更是连混蛋都骂出来了。”
     “有这事。”韩路郁闷,忍不住把今天的事跟妻子说了一遍。
     陶桃:“小韩,你想当这个主任吗?”
     韩路:“没兴趣,因为当不了。”
     陶桃:“口不对心,你想。”
     “哎,还真有点想,主要是可以涨工资。”韩路沉默,心情烦闷起来。
     陶桃抓住他的手:“小韩,别难过,不经历风雨哪里去见彩虹。”
     “我经历的风雨实在太多,估计还要继续下去,彩虹是不想了。”
     “可怜的小韩。”陶桃咯咯笑,满面桃花。
     韩路心道,陶桃怎么跟吃了高兴药一样,我得问问医生,能不能加量?这才像温暖的家庭嘛!
     又因为吃了双倍的药,韩路怕妻子有个好歹,晚上很留意,强忍着睡意刷着手机,偷看枕边人有什么不妥。如状态不对,也好马上送医院。
     他想瞌睡得要命,陶桃却很兴奋,说:“小韩,你说我怎么就说不好说呢?我也知道,这散打评书内容并不重要,关键是要有趣。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此事,也总结了侯世容的套路。可是,真叫我上台去像他那样说,却开不了口。”
     “凡事都是要讲天赋的,你以前在舞台上唱得都是阳春白雪,现在改下里巴人,可能吗?你们的路子根本就不一样。打个比方,你一张口就是正宫范儿,而老侯则是外面的妖艳贱货。你学他学不像,他学你也不对劲。天生我才必有用,各人都有各人的风格嘛!睡吧,我撑不住了。”
     韩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天亮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机都掉在地板上。
     陶桃的药劲早已经过去,脸色突然变得难看,呵斥:“小韩,你说谁是正宫谁是外面的妖艳贱货?电视连续剧里的正宫娘娘的命运都很凄惨,最后还要被打入冷宫,你这是咒我?”
     “莫须有,莫须有啊!”韩路跌足:“姐,可不兴这么给人安罪名的。爷,爷,你快起床吧,就让我侍侯你两颗药吧!”
     吃过药吃过早饭,陶桃神色还是抑郁。韩路感到担心,就说,要不你跟我一起去上班,好歹人多热闹,一个人呆家里没意思。今天周末,下班咱们一起去接妹妹。
     就拉着陶桃去了文化艺术中心。
     ……
     时间回溯到昨晚。
     且说韩路被郭局当着黄部和众人的面从头训到尾后,汪淼感觉非常的痛快。
     他在中心做副主任,听起来好听,还是副处级事业单位干部,但手头一点工作没有。原本属于的他职责范围都被杨光划到韩路手上。
     韩路现在除了不管业务,单位其他事都是他在经受,弄得跟个常务似的。
     汪淼这两年过得非常憋屈,他也不是不没有想过调走。以他岳父的能量,换个单位问题不大。但是,级别上的事情不好弄,市里其他单位都是科级,只文化艺术中心级别高,是很奇怪的存在。
     他一副处,去其他单位,比一把手级别高,那不扯淡吗?
     还有,如果调走,就相当于在战场上打了败仗的败军之将,岳父那脾气还不将他骂傻。
     汪淼一直隐忍,这两年的日子也分外难熬。
     开车回到家中,他路上点的外卖也到了,六十串各色烧烤。
     汪副主任开了一瓶茅台,自斟自饮,口中还哼着音乐:“Can You Feel My Love Tonight,Theres a calm surrender to the rush of day……”
     门响了,妻子回家:“淼淼,什么事这么开心,你还喝上唱上了。”
     “韩路完了。”汪淼得意地说。
     “什么完了,没头没脑的。”
     汪淼一边喝酒,一边详细地把今天的事情和妻子说了一遍,道:“郭局连混蛋两个字都骂出来了,还当着黄部的面,可见姓韩的在领导心目中是什么形象?老杨退休,韩路的主任怕是做不成的。咱们中心吧,其他几个副主任年纪都大,外单位也没人肯过来接这个烂摊子。中心主任的职位,算来算去,舍我其谁?”
     妻子的神色却郑重起来:“不对。”
     “又有什么不对?”
     “反正不对。”妻子皱起了眉头:“淼淼,我来和你推敲一下,今天中心陪同黄部和郭局的有什么人?”
     “就我们党组的所有成员。”
     “你说郭局不停地挑刺发火,只对着韩路一个人?”
     “对啊,那不是好事吗,你不知道韩路都被骂成灰孙子了,真叫人痛快啊!”汪淼哈哈笑:“老杨是一把手,又是快退休的人了,怎么好骂人家。其他几个副主任年纪也大,郭局的怒火只能发泄到韩路头上,谁让他是个毛头小子呢?”
     妻子:“除了韩路,你不也是年轻人,你还是副主任呢,怎么郭局不骂你,尽冲着一个办公室主任发火?淼淼,是不是在郭局心目中也许你就是个不干活的,跟你说那些话没用?”
     汪淼呆了一下:“你这就是牵强附会了。”
     妻子:“还有,汇报工作的时候先是老杨,老杨昏聩,最后是韩路跳出来?”
     “是啊,结果又是被郭局一通臭骂?”
     妻子:“你那为什么不先站出来,要知道,这种在大领导面前汇报工作的机会可不好找。”
     “我……我……挨骂难道还成好事了?”汪淼有点口吃。其实,他鬼混两年后,对单位的事情根本就不了解,如何能做到如韩路那样,张口就是一连串数据?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开黄腔,那是要闹大笑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