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中心主任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叮……”电话铃响了。
     华城区委办公室的小李,接通电话:“你好,区委办,请问你找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好,你是小李吗?我是市文化艺术中心职工陶桃。”
     没错,小李就是韩路曾经兼职的李骅李老板的儿子,如今正是关静的秘书。
     “你好,你好。”小李:“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陶桃:“我能不能见见关静,一点私事。”
     小李有点奇怪,问她怎么知道自己电话的。陶桃回答说,她是偷看了韩路的手机,本想找关静的号码,却找不着。你的倒有存,还有备注,只能联系你了。
     小李看了看手表:“下午两点半,书记应该有时间,到时候约。”
     关静和小李还有一行人正在区里一个村子调研,这里是区里有名的葡萄种植基地,集体经济搞得很好。
     她正在和村委成员在大棚里聊着。
     等调研完离开,小李对司机说:“回区里。”
     关静有点惊讶:“怎么回区里?”小李:“韩路的爱人有事要见书记,我看了看日程,你下午两点半有空。。”
     关静沉吟片刻,道:“好。”
     双方见面的地点是小李家开的一家书店,二楼。
     一人点了一杯咖啡,还放了提拉米苏等两碟点心。
     看到陶桃,关静面带微笑:“我们见过一次面,这么多年过去,你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漂亮。你家的情况我听小李说过,韩路这人很善良,有担待,是个男子汉。”
     两人就拉起了家常,说说父母的身体,说说孩子,说说金沙市的天气,说说这一季的水果。不觉一个小时过去,小李提醒:“书记,下午还要走一个地方。”
     关静站起身来,和陶桃握了一下手:“你身体不好,韩路背负了许多,我想,生活总有好的一面。我感觉得出来,你很幸福,一切都会好的。”
     等她离开,陶桃才想起自己今天来找关静的目的。
     结果,大家说了半天话,这事却一句也没有提。
     倒不是忘记了,实在是开不了口。
     不知道怎么的,在关静面前,陶桃总觉得有点心虚。
     “我为什么要心虚,我凭什么心虚?”
     陶老板很生气,终于爆发,回家后和韩路大吵了一架。
     韩路叹息,说,要去找关静的是你,结果你自己受不了发泄到我头上,我怎么就这么无辜?还有,我的事你别管。
     陶桃:“反正你就是个混蛋。”
     ……
     理智告诉陶桃自己是真的病得重了,要调整好心态。
     也就是从那天起,她每日去单位转一圈,找人说话。可陶老板人缘不好,别人看在韩路的面子上,都是敷衍几句了事。最后,桃子姑娘只得忿忿而去,自回家生闷气。
     这一天,她又去中心。
     刚进门,一众女孩子从后面跟着进了单位,见到她同时亲热地喊:“陶老板好!”
     这群姑娘就是韩路从QD戏剧学院接的最后一批学员,在单位混了几年,演出是没捞着,都混成老油条。
     年轻人都狂,都藐视权威,对陶桃的坏脾气可不会容忍。遇事也敢和她争,说僵了,直呼其名,今天却这么亲热,倒叫陶桃很意外。虽然心中不情愿,还是勉强应了一声:“你们好。”
     她们刚跑上楼,又有几个演员进来,同声喊:“陶老板好!”
     “你们好。”
     陶桃纳闷了,她不当老板很多年,别人见着她,年纪大的就喊一声“桃子”,年轻的就喊“陶姐。”
     这一口一个老板,还真是熟悉又陌生。
     正奇怪间,老刘打电话过来了:“陶老板,什么时候有演出,吼一声,我来。”
     陶桃:“你不是退休在家抱孙子了,演什么演,莫名其妙。”
     “是是是,我话太多。”老刘憋着笑:“反正老板你有需要,我随传随到,指哪打哪。这中心啊,还是有需要我老刘的地方。”
     “你还是歇着吧。”
     陶桃一头雾水。
     宋青山恰好路过,语气不善地喊了一声:“桃子,跟韩路说一声,周末去外地演出的费用快点批下来,别装怪。”
     装怪是本地土话,意思是装糊涂故意不说正事。
     陶桃:“你问他要什么钱,他又管不住。”
     宋青山焦躁:“他财务一杆笔,不找他找谁?刚才问他,就给我装糊涂。再不给钱,我到你家吃饭去,不象话,不象话,一定是在报复我。”
     “什么财务一杆笔?”陶桃满面迷惘。
     他们说话的时候,旁边已经聚了一圈人。
     就有演员道:“对啊,韩主任得给钱,不给钱咱们就闹。”
     “对,把他办公室给掀了?”
     “哈哈!”众人都在笑。
     陶桃病情发作,喝道:“你们找杨光去,跟一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较什么劲?”
     又有人问:“陶老板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陶桃:“你们说什么糊涂话儿?”
     “果然是不知道。”众人面面相觑。
     半天,钟小琴从楼上下来,骂道:“你们围攻陶桃做什么,就算要围攻也围韩主任去。散了,散了。”
     说罢她牵着陶桃的手:“韩路是主任不假,不过却不是办公室主任,而是咱们的中心主任。演出费都拿不出来,不找他找谁呀?真是的,我钟小琴什么眼光,看上的男人能不……”
     大约是觉察到自己失态,钟小琴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拉着陶桃就朝楼上跑。
     进得一间空屋,她才哈哈大笑:“韩路升了,升了,是咱们单位的一把手了。陶桃,你不晓得吗?”
     陶桃眼睛都直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钟小琴:“不对啊,这升一把手,组织要考察,要找韩路谈话,我们不晓得也正常,你作为他的老婆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陶桃:“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钟小琴:“就在刚才,上级领导直接来单位宣布的,说是经过组织考察,兹任命韩路同志为金沙市文化艺术中心党组书记兼主任,金沙市艺术剧院有限公司董事长。反正,咱们单位现在都是他说了算。这个任命一宣布,大伙儿都楞住了,事先怎么一点风声都没透,你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好。陶桃,你和韩路要请客啊!”
     陶桃:“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小气。”钟小琴继续大笑:“陶桃,天大喜讯,你要稳住。”
     陶桃忽然发火:“我看稳不住的是你,我老公做中心主任,你开心什么,又关你什么事?”
     钟小琴脸都气白了:“跟你就说不到一块儿去。”
     二人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