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船长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出任金沙市文化艺术中心主任一职这事,韩路既意外又不意外。
     在之前,组织上已经考察过,谈过话。当时他也就是照本宣科说了说自己对工作的看法,表示如果组织信任自己,他要遵守相关章程和制度,干好本职工作,为单位两百两口子人找一口饭吃,云云。
     没有空话套话,回答得也比较随意。
     他是这么认为的,主任一职上级估计有好几个考察对象,自己只不过是很荣幸加入到陪太子读书的行列中。
     韩路自结婚后,个人生活一塌糊涂,早就被磨得没有棱角,对于未来也没有什么期盼,想什么就说什么。组织上找他谈话这事权当生活中的一场花絮,事情过去就过去,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万万没想到,上头还真定自己做中心主任,这就有点意外了。
     杨光终于退休了,他在和韩路办完交接后,道,小韩,晚上有空没有,吃小龙虾不,就你我,不叫其他人。
     韩路知道老杨有话跟自己讲,就道,天气热,大家都别开车,喝点啤酒。
     老杨喝酒不行,只喝了一扎啤酒,脸就红得跟关公一般。看到一扎一扎到自己口中倒酒,面前的龙虾壳子堆积如山的韩路,不觉羡慕:“年轻真好,能吃能睡。小韩,当年我中专毕业进市川剧团拉大幕的时候,一顿能吃七两米饭,每次去食堂打饭,都带着一个小盆儿。现在,却只能吃二量,稍微多吃点,心口就顶得难受。回忆起来,就好象是昨天,怎么就退休了呢?”
     韩路道,那是,我现在的思想还停留在刚考上事业编,独身一人来金沙市。可转眼,老婆孩子都有了,一大家子挤屋里,尤其是在周末,吵得那叫一个热闹。
     他又开玩笑说:“老杨你这是光荣退休怎么只请我一个人吃小龙虾,未免小气。”
     老杨:“上世级八十年代的时候,咱们市里的川剧团、京剧团那叫一个红火。演员们出去,粉丝就算再远的路也赶过来捧场,大伙儿就好象现在的电影明星似的。怎么才二十多年过去,就变了。一提起市文化艺术中心,所有人都说一声穷单位破地方。外面的人看不上咱,单位的人自己都瞧不起自己。这些年,中心退休的退休,走的走,跑了一百来人,这些你都是看到眼里的。中心弄成这样,我这个负责人有错,我不光荣啊!”
     韩路:“主任,时代在发展,在变化,世界上没有恒定不变的事物,很多东西都会消失。责任不在你,也不在别人。”
     “不,虽然很多东西都会消失,但有的事物注定不会被时间所磨灭。传统文化传统戏剧中的轻生死重然诺、为了爱情和人性自由夜奔的红拂、《桃花扇》中为国家和民族奉献热血和生命的史可法、物不平则鸣,人间有正义的鲁达鲁智深,却不会消失,因为这是我们的传统文化,是我们民族的魂魄。传统戏剧那胡琴,那锣鼓,那牙板,无论是大江东去,还是杨柳岸,晓风残月,都是我们民族的意象,不能消失。消失了,我们的后人将无法找到自己的根。但是,现在戏剧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我们都是有责任的。我退休,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和事业都是一场遗憾。”
     说到这里,杨光落下泪来:“韩路,我知道你被生活折磨得焦头烂额,你每天想的都是柴米油盐,想的就是如何把小日子过得好。这是对的,人不能生活在空气里。就算你可以,你的老婆孩子也是要吃饭的。但是我恳求你,在低头数自家缸中还有几颗余粮的时候抬起头,按照你们年轻人的说法,看看前面的星辰大海。干好你这个中心主任,为两百员工,为老祖宗留下的这些玩意儿找一条出路吧!”
     韩路不说话了,郑重地点点头。
     ……
     其实,韩路究竟是怎么被上级任命为市文化艺术中心主任这事,他自己也是糊涂。
     单位有小道消息说,他是被郭局提名的,而关静也去和黄部汇报过中心的工作,提到了韩路的名字,最后市委常委会讨论才定下了韩路。
     听到这个谣言,韩路有点生气,其实这事说起来很简单。首先这破地方别的事业单位的的人根本就不愿意调动过来和大家一块儿同归于尽。那么,只能在内部选拔了。
     按照年龄和学历还有级别来算,够格接老杨班的就是只有他和汪淼。
     汪淼这两年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工作非常消极,几乎就是个摆设,上级又不是瞎子,能让他挑担子?
     韩路做中心主任,一切都顺理成章。
     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建领导班子,给党组成员分工。
     说到分工,说穿了就是怎么安排汪淼。宋青山是主管业务,还能干两年,其他几个副主任年纪大,也不愿意做事。汪淼年富力强,还真能帮上忙。
     韩路就走进他的办公室:“汪副主任,聊会儿。”
     汪淼正坐在电脑前面百无聊赖地玩空当接龙:“主任,有事吩咐就是,你觉得咱们聊得到一块儿去吗?”
     韩路顿了顿,坐到沙发上,掏出一支烟:“可以吗?”
     汪淼:“随意,我没那么多讲究。”
     韩路:“明天会开一场党组会议。”
     汪淼讽刺:“主任你要发表就职演说吗?”
     韩路:“到时候你来主持会议吧,议题是各成员的工作分工。”
     “我主持?”汪淼意外:“我又不是你的办公室主任。”
     韩路知道他对自己抵触情绪很大,摇摇头。说,汪副主任,咱们单位的管理层以前都是从一线演员中选拔的,一是年纪大了,二是能力和水平有限,真正干得了事的也没几个。要不,你分管人事办公室后勤那一块,如果对业务上有兴趣,也可以干。另外,金沙市艺术剧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你也得兼起来。
     韩主任这是让他干自己以前的工作,汪淼神色一变,忽然问:“韩路,咱们不是仇人吗?你现在做主任了,不但不收拾我,还让我负责那么多工作,你心胸可真宽广啊?”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你们那些不愉快算得了什么?”韩路诚挚地说。
     汪淼不打游戏了,歪着头看了韩路半天,忽然道:“我被投闲置散两年,都是老杨和那群老人看不惯我年少轻狂,要整治我。其实你我并没有多大恩怨,跟你置气其实没什么意义。不管你刚才这番话是真心还是高姿态,我都领你情。”
     韩路:“那么你就同意这个分工了?”
     “不干。”汪淼摇头:“韩路,忘记跟你说了,我马上就会被借调走,是我妻子的意思。”
     “借调?”韩路愕然。
     汪淼才道,妻子觉得他老呆在文化中心也没有什么意思,特别是现在又竞争主任失败,不走还留这里做什么。恰好,市中区宣传部融媒体中心那边缺人,就借调他过去,归期不定。他大概率是不会回来了,准备在那边干一段时间看看能不能调其他事业单位。
     汪淼说他挺喜欢融媒体中心的工作的,在文化艺术中心天天看演员们咿咿呀呀不说人话就心慌。
     韩路知道汪淼娘家有许多资源,这次离开换一个地方说不定会发展得很好。再说,上级机关的上级机关来调人,他也没权力拦着,就点头:“那就祝你成就理想。”
     “给我一支烟。”汪淼接过韩路递过去的香烟抽起来:“大学的时候我也抽的,后来有孩子才戒了,今天为韩主任你破例。韩路,人之将走,其言也善,我最后送你一句话,说错的地方不要见怪。”
     “你说。”
     “韩路你人品是真不错,我是很佩服的。不过,你就算再有能力,也不能在螺丝壳里做道场,还是要早为自己做打算,得尽快离开这里啊!现在你已经是正处,按照国家制度调动后就能转公务员,不如早早准备。我知道参加过两次公考,最后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走成,现在倒是可以动动脑筋。对了,你不是有关书记那层关系吗,倒是不难。我想,你换个地方,未必不能施展胸中抱负。人啊,得多为自己想想。”
     韩路苦笑,心道:找关静,那是不可能的。自己刚做主任,就想着调动,别人怎么看他,老杨怎么看他,自己这一关就过不了啊!
     汪淼大笑,说:“你可真是傻啊。不过,中心这条破船确实需要你这样的傻子船长,那就祝你一帆风顺吧!”
     汪副主任动作也快,第二日就离开市文化艺术中心去了新单位上班,看他的神情好象是舒了一口气,很高兴的样子。
     另外,听人说,他的岳父带了一段时间孩子之后,因为工作实在太忙,新鲜了一段时间后受不了外孙的吵闹,又把娃娃送回到父母身边,这让汪淼很开心。
     汪淼大约是被老杨压制了两年,憋屈的厉害,到新地方后精神焕发,工作干得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