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清退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蒋主任,上班了?”
     这一日,市文化艺术中心新任办公室主任蒋家明刚进办公室,舞蹈演员夏大姐就跑过来找他唠嗑。
     四大天后之一的夏佳月最近不知道怎么的,没事总喜欢到蒋家明这里溜一圈。
     蒋家明就纳闷了,你夏阿姨虽然是舞蹈演员,但中年发福之后根本就上不了台,单位又没有考勤制度。在家做做家务、买买菜、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不好吗,为什么成天贼我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夏佳月你怎么又来了?”
     夏阿姨比较咋呼,叫道:“上班呀,蒋主任你这个问题问得好怪,我不上班难道还跑出去玩?你蒋主任当初和汪淼不是搞了个考勤制度吗,我担心你哪天心血来潮又提这茬,被你抓个典型。”
     蒋家明尴尬:“考勤这事吧……我觉得韩主任有自己的思路。”
     他不想理睬夏阿姨,便拿起韩路的保温杯,涮了,放上一撮枸杞,让办公室一位妇女送去主任办公室,又开始拿起抹布搞卫生。
     夏佳月虽然话多,喜欢八卦,人却勤快,竟帮起忙来。一边干活,一边没话找话劈劈啪啪说半天,
     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的就提道卢一丁和他四叔卢国明的菜园之争,一脸兴奋地问:“蒋主任,听人说韩主任勒令宋田把租出去的房子收回来,撵他四叔两口子滚蛋。事情都过去好几天了,怎么还没动静?”
     蒋家明没好气地说:“事情哪有这么简单,你想啊,宋田把房子租给卢国明肯定是签了协议的,现在租期未满就赶人,道理上说不过去,人家肯吗?”
     夏阿姨点头,说,是这个道理。还有,宋田和韩主任当年为了争办公室主任一职,翻了脸,两人平时都是顶的。这回宋田说不准会故意和韩路对着干,要的就是让韩主任不痛快。
     蒋家明:“你可别乱说。”
     正聊着,钟小琴经过办公室,就喊夏佳月一起去菜市场买菜,两个八婆就唧唧喳喳走了。
     看着二女背影,蒋家明心中忽然一凛,坐在椅子上琢磨起来,特别是夏佳月那句“韩主任不痛快”更是让他警惕。
     韩路做了一把手之事有点让人意外,更以外的是蒋家明做了单位办公室主任。
     说句实在话,对于这个工作蒋家明是非常喜欢的。他生性好动不喜静,做了办公室工作后,成天在外面跑,接触新鲜人和新鲜事,待遇也比以前好,日子过得真带劲。只是,他弄过陶桃的黑材料这事始终是颗地雷,鬼知道哪一天会爆。
     想到这事,蒋家明就心惊肉跳,平时在工作中那是坚决拥护韩主任,甚至过激。
     今天听夏阿姨说起卢一丁和他四叔的事,又提到宋田,他忽然有个乱糟糟的想法:韩路这人心胸开阔,遇事也不多想,就是个没心的。可钟小琴是个人精,她和韩主任什么关系。刚才看她和夏佳月这么热络,会不会是她已经怀疑到我,才让夏阿姨天天到我这里来侦察?
     这个可能性极大啊。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得好好表现。
     咦,刚才夏佳月说道房子的事情,搞不好韩主任表面上是冲卢国明去,实际上针对的是宋田,要报当年的一箭之仇?
     这事我倒是可以插手,让领导开心开心。
     蒋家明心中顿时有了主张,决定用强,把事情搞大。不管结果如何,只要能让宋田吃憋就成。
     他顿时在办公室坐不住了,便下了楼。
     刚出去,就看到丘鼓手和小金还有卢一丁正在门岗鼓捣防暴盾、防爆叉和橡皮棍。
     昨天韩路去参加市里的扫黑除恶会议,就跟领导叫苦,说“冒号”同志啊,咱们单位都是一群只知道谈情说爱风花雪月的弱女子,你让她们赤手空拳去除恶务尽那是不为难人吗,怎么也得在物资上支持一下。
     领导被他磨得实在受不了,就从一安保公司挪了几套装备,外带保安服叫他带回单位加强武备。
     这丘、金、卢三人正在试装备,一人擎盾,一人拿着橡皮棍子打得那就一个雷翻震吼,吓得出入单位的妇女和姑娘们花容失色战战兢兢。
     他们三人,丘鼓手天天甩鼓锤,膀大腰圆;小金退休前在钢厂上班,咱们工人有力量;卢一丁是武生,索性就是铁塔也似的汉子。
     看到他们哥三,蒋家明眼睛一亮,上前道:“你们三个跟我走,出个任务。”
     小金:“干啥,我还守门收停车费呢!是不是要去打黑除恶执勤,我就是个临时工,叫别人去。”
     丘鼓手:“你发工钱吗?”
     卢一丁:“单位这么多人,为什么选我,不去不去。”
     蒋家明说,别罗嗦,不是让你们去执勤。这事跟你卢一丁有关,宋田不是非法把单位的房子租给你四叔卢国明吗,韩主任的意思是,此例不可开,此风不可长,限今天之内搬离。如若不然,单位将采取强制手段,而你们三个就是手段。
     蒋主任:“韩主任亲自点了你们三人的将,敢不去?”
     卢一丁大喜:“那我得去,必须得让那条老畜生滚蛋。”
     小金:“既然是韩主任的命令,保证完成任务。”
     丘鼓手可不买帐:“让韩主任换别人吧,我还得回家练鼓。”
     “练什么练,练了一辈子也就那样。”蒋家明道:“韩主任又说了,卢国明绝对不肯搬家,咱们几个就受累,把他屋里的东西都扔出去。谁把自己房子租他就去找谁,与咱们单位没有关系。”
     丘鼓手一听,满面激动:“要去,要去,这搬家的活儿怎么少得了我?”
     在N年前单位聚餐,丘鼓手死活要灌宋田的酒,两人说僵,还骂起了彼此的娘,从此结下仇怨,能够让宋田不开心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做。
     于是,四人雄赳赳气昂昂直奔卢国明家。
     卢国明是个浑身是病的小老头,见卢一丁带人闯进家门,便叫了一声:“畜生,你要干什么?”
     蒋家明啪地将一张办公室出的通知书贴人门上,喝道:“市文化艺术中心韩主任决定,中心办公室通知你,必须于今日搬离16栋103室。”
     卢国明大惊:“搬去哪里,我哪里也不去!”
     卢一丁:“那我们可管不着。”
     蒋家明:“单位规章制度必须执行,领导意志必须贯彻,动手!”
     当下,三条大汉同时动手,将卢国明家的东西乱七八糟朝外面扔。
     卢国明浑身是病,尤其是肺上问题很严重,走不了两步就喘得接不上气,无力阻止。只哆嗦地叫道:“土匪,强盗,畜生,小畜生。”
     见四叔如此狼狈,卢国明心中大快,哈哈大笑:“老畜生你也有今天,韩主任英明啊,青天大老爷啊!”
     一众人等动静实在太大,不片刻,就引来好多人围观。
     正热闹中,忽有一老妇冲来,直接用头去撞卢一丁的胸口。
     卢一丁身手矫健,猛地一闪,随手把蒋家明拉到自己跟前做了肉盾。
     那老妇正是他的四婶,也就是卢国明的妻子,胖得厉害,宛若一座肉山。
     身大力不亏,蒋家明顿时被撞得跌倒在地,在众人跟前丢了面子。
     他又惊又怒:“小金,把这个泼妇给我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