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五十二章 你才抑郁了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此时,在韩路家。
     “陶桃你知道你究竟在干什么吗?”韩路脸色难看起来,第一次没有喊陶桃“姐”而是自呼大名。
     他是傍晚才出差回家的,这几天虽然事不多,可陪同领导走了好几个地方,心却累。
     刚洗了澡换衣服出来,陶桃已经把晚饭做好。
     陶桃当然是不会做饭的,米饭是韩国庆蒸的,她难得大方去街上买了一大堆烧腊回来,还把小韩珍藏的一瓶青花郎给开了,娇滴滴道:“郎君,就让妾身侍侯你饮酒吧!有一句话说得好,酒不醉人人自醉。”
     韩国庆一看情形不对,忙说他和外面的广场舞老太太约了要去公园抽陀螺,不吃了,就高高兴兴出门,让儿子和儿媳妇过二人世界。
     国家政策允许生二胎,老韩还想抱一个孙儿。陶桃已经四十,再不生可就是高龄产妇了。虽然她现在有产后抑郁症,但再生一个所不定病就好了呢!月子病,还得在月子里治。
     韩路看到酒菜,心中快活:“姐,吃这么好,不过日子了?”
     陶桃:“小韩,咱们家现在过得不错,你辛苦了,吃好点喝好点,他不应该吗?所谓红份赠佳人,美酒送烈士。来,饮个交杯。”
     “我去,哈哈,哈哈。”韩路大笑:“姐你打鸡血了,这么高兴,是不是有什么好事?药不能停。”
     陶桃:“小韩你说得对,岫岩果然是得了抑郁症。”
     “我说就是嘛,得病不要紧,治好就是了。”
     陶桃点头:“确实是,他吃了我的药,这几天状态非常好。可想,药是对症的。”
     “吃了你的药……等等……你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陶桃就兴奋地把这几天宋岫岩定时服用自己的药后,整个地像是变了一个人,脑子变灵光,学戏比以往更快更好;生活自理能力也上去了,比如做个饭吧,以前怎么教都教不会,现在韩国庆只说一句,他就懂了。看来真的是抑郁症,我已经替他挂了明天上午的号,大约是九点过一点点,小韩你明天休息,不如咱们一起陪着孩子去医院。娃你也是知道的,性格文静胆小怕事。
     听她说反,韩路就发作了。
     陶桃:“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孩子生病,以至影响到他的人生甚至日常生活,带他去看医生不应该吗?”
     “荒唐!”韩路忿忿地把酒杯杵桌上,就埋怨:“你是宋岫岩什么人,乱拿药给人吃,吃出问题谁负得起责任?”
     “吃出什么问题,他吃了我的药很乖。”
     “乖,傻子安静的时候也乖。你那药直接作用于大脑神经系统,如果弄出问题,你毁人一辈子。”
     “岫岩就算不吃药,他有一辈子吗?我是他什么人,我是他师父。”陶桃本就是个性格不好的人,见丈夫发作,也怒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岫岩是我手把徒弟,在以前,别说让他吃药,不听话直接打死都成。我当年学艺的手,也经常挨老师的条子,这是传统。”
     韩路:“什么传统,是封建糟粕。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跟我说这些,混帐!”
     “你才混帐。”
     “我就算在混帐也没混帐到乱给人吃药,吃的还是精神类药物。你陶桃厉害啊,还带人孩子去看病,还挂精神科。现在可是讲法律的,人孩子的监护人是宋田和周红梅,你问过小宋父母的意见吗?”
     陶桃:“小韩我问你,宋岫岩今年多大了?”
     韩路:“快二十了。”
     “岫岩成年人,自己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不对,我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地方不对。”
     陶桃火了:“你吃不吃,你不吃我把酒菜都收走了,韩路你是不想吵架,想吵就别喝酒,我跟个酒鬼说不清楚。”说罢,就提起酒瓶子,要把剩下的酒倒下水道里去。
     韩路心疼:“姐,别倒,一千多块钱一瓶的酒,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又喝了一杯,我们的韩主任道,不行,这事得跟宋田说说,该道歉道歉,该赔礼赔礼。
     就拿起电话,联系上宋田。
     电话那头好吵,有人在哭,有人在尖叫。韩路一楞:“老宋你家怎么了,我好象听到宋岫岩。”
     宋田不客气地骂:“关你屁事。”他很焦躁,既然明天就要和韩路彻底翻脸成为敌人,自然不会对韩主任客气。
     “你怎么说话的,老宋,我真的有要紧事找你。”韩路皱眉:“你儿子抑郁了……”
     “你才抑郁了,拉黑你。”
     ……
     韩路换妻子的手机:“老宋,你听我说,你儿子真的……”
     “你全家都抑郁了。”
     陶桃的手机号码也被拉黑。
     “混帐东西,我去借门岗的手机,我就不信他拉黑得了多少号码。”韩路酒意上头,要出门。
     陶桃拉住他:“你出门干什么,别费劲了,现在的人不熟悉的号码都不接的。”
     韩路:“也……对啊……”
     陶桃的气已经过去了,她也觉得自己喂徒弟乱吃药不对,就道:“算了,小韩你再琢磨琢磨这事该怎么处理,明天我们就不带岫岩去医院。”
     “还是得去。”韩路想了想,道:“你都给人孩子吃了好几天药,而且都是精神类药物。这些药有没有副作用,对他的后续治疗是否产生影响你我都不知道,说不定小宋吃了你的药,以后抑郁症更严重了呢,这事还是得找到专业医生当面请教。”
     陶桃这才怕了:“是是是,必须带岫岩看医生。小韩,我感觉自己好象做了件大错事,我就是后悔。”
     韩路摇头:“你啊,就是个死不认错的。结婚这么多年,咱们吵过打过不知道多少次,最后都是我认输。这是第一次认错,我还真有点没想到。”
     陶桃幽幽道:“以前我和你闹,其实心中也是知道是自己问题,可就是不想认错。”
     韩路:“人都喜欢伤害自己最亲近的人,因为只有自己最亲的人才会选择原谅你,也不会有后果。但我不会,姐,我从来不会伤害自己最亲的人。因为,你们是我在这个世界最亲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血。”
     ……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宋岫岩浑身都在颤抖,“哇”地吐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