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精神和睡眠专科门诊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其实宋岫岩浑身乱颤并不是因为和父母置气,或者生病,而是害怕。
     没错,他是个敏感而胆小的孩子,害怕打针害怕看医生。而且,因为有抑郁症的缘故,他日常焦虑。
     一旦有事,心中总是莫名其妙奇妙地担心。比如,后天要出门去某个地方,他今天就开始担忧。担忧到时候起晚了,担心找不到地方,担心自己办不好事。忧虑之后,就是愤怒,就是反胃难受。
     再加上昨天和父母闹了一晚上,等他敲开韩路家门的时候,一张小脸已经失去了血色。
     知徒莫若师,陶桃看了他一眼,问:“吃了没。”又道:“不用担心,我全程都会跟你在一起。”
     宋岫岩:“等会儿看到医生……”
     陶桃打断他:“我也会在你旁边,怎么样,不害怕了吧?”
     “我我我……”他身体还是在颤。
     等到了医院,精神和睡眠专科那里好多人。
     现代人生活压力和工作压力都大,996、907。这种压力刚开始仅限于北上广深,后来逐渐下沉到省会,最后连金沙市这种三线城市也没能逃脱。
     大家都在吼奋斗,奋斗到最后把自己送进医院来。
     这两年,金沙市人民医院的精神睡眠专科生意好得出奇,主治医生见天要看五十多个号,以每人说上五分钟话来算,一整天下来,医生累得都觉得自己也需要药物治疗和心理辅导。
     科室的医生工作强度大,加上技术力量不足,急需引进人才。于是,谭医生来了。
     谭医生本是省城名医,退休后闲着无聊,又喜欢金沙市冬天的暖和,就跑这里来上班,顺便度假。
     她可是业内大拿,一进市医院,不但本市,外市州的病人也跟过来看病。
     陶桃在网上替宋岫岩挂的是六号,就在走廊长椅上等。
     宋岫岩还是很紧张,不住打抖,微微张嘴大口吭气。陶桃担忧,只轻轻拍着徒弟肩膀安慰。
     她不是个温和的人,让小宋同志的情绪更不稳定。
     今天上午好多病人,许多人也没公德,在走廊里乱糟糟地说着话,还时不时推开诊室的门跑进去看热闹,站在旁边偷听病人的隐私。谭医生的助手很无奈,不停把人往外撵,秩序有点乱。
     这不,有个黑衣女子就被围观群众弄得很尴尬。
     女子长得颇为漂亮,她穿着一件黑色长裙,开叉很高,露出惊人的大长腿。
     韩路三人正好坐在诊室门,她和医生的对话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女孩子从事的是人力资源工作,好象在一个私营公司,还是个部长。日常工作就是给项目配备人力和辞退不合格的员工。
     姑娘很善良,感觉开人就是砸人饭碗,未免内疚,加上她有点内向,成天和人打交道,压力很大,整夜整夜失眠。实在扛不住,就过来看医生。
     谭医生也不知道祖籍何方,普通话带着很浓的口音,和女子说了半天话,突然问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你有没有理由死?”
     黑衣姑娘骇然:“我只是失眠,还不至于走到轻生那一步。”
     谭医生:“我问你有没有旅游史,你的压力太大了,有时间多出去旅游,呼吸新鲜空气,多运动,就不会失眠。我帮你开点药,先吃一段时间。”
     “原来是旅游史,而不是理由死,倒把我给吓了一跳。”韩路扑哧一声笑起来,继续偷看那条大白长腿。
     陶桃忽然问:“她美吗?”
     韩路感觉到危机:“还是比不上你。”
     陶桃哼了一声,有点恼怒,不理睬丈夫,拿起手机刷娱乐新闻,恰好刷到刘天仙,电影《花木兰》快要上映了。
     韩路心中有鬼,探过头去:“她比你还是差一点,除了年轻一些,皮肤白一些,个子高一些,腿长一些,没什么比得上你。”
     “你这不是废话吗,除了年纪个子皮肤和腿,还剩什么?”陶桃大怒,发作。
     “嘿嘿,嘿嘿。”旁边的宋岫岩看“师娘”韩路吃憋,笑起来。
     他笑的时候咬着牙,很费劲。
     韩路:“娃,想笑就大声点,放开些,没什么了不起的,加油!”
     “哈哈,哈哈。”小宋同学欢喜地跳起来,佝偻着背,双手不住前抓,肢势确实古怪,但可以看出他心情忽然变得非常好。
     韩路:“对咯,年轻人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不要掩饰自己的情绪。这样,你就会感到非常地舒服。陶桃,你看,岫岩不怕了。”
     陶桃这才微微一笑:“小韩你还真是古灵精怪,讨厌,我不生你气了。”
     很快就轮到宋岫岩了,他前面五个病人都是失眠,最惨的那个哥们儿本周每夜平均睡眠时间两小时。
     可见在当今这压力山大的社会,能够让自己大脑关机沉睡上几小时是多么奢侈的事情。
     谭医生是个很温和的老太太,看到宋岫言眼睛就是一亮,说,好秀气的孩子,这是怎么了,就进医院里来了?
     韩路忙说孩子小时候得过小儿多动症。
     谭医生又问,是小儿多动症还是小儿抽动症,这里面的区别大了。另外,又是在什么地方诊断的?
     韩路道是多动症,先是在本医院确诊的,不放心不相信不接受,又去了省医院。当时医生给孩子做了脑电图,又做了题,就是几张纸,上面有许多选择题那种,符合表述的就打个勾。然后,主治医生又和孩子聊了几句,开了药。
     我们的韩主任说到这里,陶桃吃惊地看着他。这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个小韩连这都从岫岩口中问出来,真细心。
     谭医生医生继续问,药吃了多长时间。
     韩路说,从小学三年纪吃到六年纪,服药的效果很好,孩子情绪也稳定,学习成绩也行。但上初中后,医生说娃正处于发育期,而那些药物又有抑制发育的作用,就停了。这一停,就不好了。但是……
     他苦笑道:“但是,谁敢再给他吃药啊?医生,孩子是不是得了抑郁症?”
     谭医生摇头道,该吃药还是得吃药,至于是不是抑郁症,还是先做个检查,就是智力测试。
     一听说要检查,宋岫岩又开始害怕。韩路抓住他的手:“岫岩你不要担心,我们会跟你在一起的。”
     宋岫岩点头:“好。”
     智力测试其实也是做题,但题目却复杂。
     先是笔试,让小宋勾选。接着,就是让他用手机扫描一个APP,继续在上面做题。最后,又把他带到里面一间屋子里,由谭医生的助手问问题,让他口头回答。题目也怪,都让韩路两口子听不懂,但看到医生们严肃的表情,他们就紧张了。
     韩路握住陶桃的手,感觉妻子手心全是冷汗。
     一通检查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好,三人又坐到谭医生跟前,韩路急问:“医生,怎么样?”
     谭医生:“智力测验出来了,70分。”
     韩路:“那么,意味着什么?”
     谭医生:“正常的成年人智力在90-120分之间,你家孩子这情况,属于轻度智力障碍。”
     陶桃叫起来:“不可能,岫岩很聪明的,他学戏学得很快,谭医生,你是知道我的,我是唱川剧的,我们是梨园世家。孩子天赋过人,只需几年他就能够成为业界最优秀的演员,成为大神,他是个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