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我要大大地出轨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刚过去这两日,阿嘎老人的照片已经拍好,贴到墙上,还有说明文字,老太太头上的银饰很醒目,笑得很开心。

     汪淼被韩路敲诈勒索了一整面墙和多媒体大屏,用了不少会展中心的资源,心中不乐意,避而不见,只让手下一位工作人员负责接待。

     韩路也不乐意,这姓汪的分明是不想请大家吃饭,越是有钱越是不肯放松。

     工作人员先是带着大家四处参观。

     会展中心是一个巨蛋,规模宏大。总得来说分为两个部分,一是三线历史介绍,另外一部就是新时期建设成就展示。

     三线展示那边内容丰富,从铁矿石到以前的老照片再到复原的工棚都有,最有趣的是还放在一间大厅里的航空母舰模型,说是航母上就用了本市所产的特种钢材。

     大家都看得津津有味。

     新时期建设成就那边更有趣,展厅按照各区县分别展示,三区两县。不,现成已经是四区两县了,都有自己独立的展示位。

     内容从生态旅游生态种植到民间艺术都有。

     最有意思的是,这边还专门开辟出一个电商区域。现在已经有一家电商平台入住,准备打造几个网红,用来推广本地水果,据说效果还不错。

     韩路他们就看到一个网红正在搞直播带货。

     据说这个点子是汪淼想到的,人也是他拉过来的。我们的韩主任不觉感慨,汪淼这人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是,但思想挺超前,看样子他到会展主心来做主任干得挺愉快。从这点来说,我的却是有点落后僵化了。

     参观完,演员和乐师就开始化妆,准备拍照录象。

     拉胡琴的老刘今天的扮相不错,对襟长衫,元宝布鞋,梳了个大背头,风度翩翩。

     陶桃因为嗓子倒了,不能唱,就做武生打扮,手提红缨枪,头戴战盔,长长的雉鸡尾羽英姿勃发,没错,她扮的是代父从军的花木兰。

     没错,今天要唱《花木兰》。只不过,陶桃唱的是将军百战死的战场花木兰,而宋岫岩唱的是壮士十年归的话木兰,师徒二人同饰一角,甚是有趣。

     看大家化好了妆,会展中心的摄象师道:“各位老师,到中心后面的空地上去拍,请跟我来。”

     三线博物馆位于华城新区最繁华的地段,作为外景拍进去确实不合适,太现代,也太让人出戏。

     好在这里是座山城,很立体。巨蛋后面的空地位于江边崖上,让金沙江对岸的大山做背景倒符合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的意境。

     博物馆虽然还没有正式开馆,但已经试运营了。因为是地标性建筑,此处已经成为金沙市旅游的打卡景点。据工作人员介绍,刚过去的国庆节,博物馆日均接待游客上万,很红火。

     韩路他们在这边摆开阵势,立即就有不少游客围拢过来。急得摄象师连忙维持秩序,说各位各位,别挡住镜头啊!

     出人意料,摄象老师第一个拍摄的竟然是老刘。

     那是因为老刘今天的扮相实在不错。

     此刻日上中天,阳光猛烈,但苍穹上却有片片白云飘过,在大地上投射下斑斓阴影。

     大家都安静下来,只风声咆哮。

     老刘手中拿着弓弦,低着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须臾,他抬起头来,手猛地一拉,就有悠悠的琴声袅袅而拉,荒凉、古朴、苍劲,音乐声长长不绝,长得仿佛让人接不上气。

     老半天,各色的乐器这才响起,该陶桃亮相了。

     她虽然不能唱,但一亮相就引起游客的阵阵喝彩。接着几个高难度动作更是让大家拍红了手掌心——真不愧巾帼女英雄啊!

     ……

     “好!”拍了大约五分钟,摄象师高兴地叫停,说:“可以了,素材不错,剪个几秒的镜头没问题。”

     韩路有点不悦:“才剪几?怎么也得两分钟。”

     摄象师苦笑:“韩主任,这个视频总共也就十来秒,你这不是为难人吗?”

     太阳太大,陶桃额上微微出汗,连声说演得过瘾,又笑着对韩路道:“小韩,今天的主角是岫岩,他才是红花,我们都是绿叶,不能抢镜头的。”

     她一口一个“小韩”叫得亲热,摄象师心中疑惑:这韩主任看起来老相,跟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没什么区别。相比之下,陶老师还真是又美有年轻,宛若二十六七的女子,她才应该是小陶啊!

     正想着,宋岫岩上场。一看到他,摄象师心脏不争气的蓬蓬乱跳:“太美了!”

     没错,小宋演的是对镜帖花黄的回家的小姑娘木兰。

     他身高臂长,亭亭玉立,在那里一站,艳光逼人而来。

     这个时候,旁边已经聚了上百个游客。

     刚才陶桃拍摄的时候,他们不住叫好,拿着手机拍个不停。

     此刻,竟然都停下喧哗,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北国有佳人,遗世独立。

     音乐声轻轻柔柔,老刘的胡琴声也一改先前的悲怆奋勇慷慨激扬,转而温馨暖和。

     江风吹来,小宋一旋身,大袖飞舞,宛若飞天仙子。

     一张口,便是金声玉质:“……爹问问女,女问问娘,举家人欢欢乐乐会草堂。开我的东阁门,坐我的西阁床。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勤纺勤织我孝敬二爹娘。花将军又变成了花家的女郎……”

     ……

     “真美啊,这戏唱得,许多年没有听人这么唱了。”陶桃在韩路身边小声说,目光中全是神采。

     韩路:“小宋唱得好还不因为你这个师父教得好。”

     他又扭头问旁边的宋田:“老宋,这是第一次听儿子完整唱完一段,还配乐,感觉怎么样?”

     宋田有点激动:“我知道娃在这上面有天赋,却不想天赋如此之高。”

     韩路:“废话,陶老板的手把徒弟,那可是要传承衣钵的,天赋自然是第一流。”

     宋田只高兴了片刻,脸色忽变,把拳头捏得咯吱响。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

     “好!”戏唱完,众游客一涌而上,团团围住宋岫岩合影留念,尤其是几个小姑娘,皆星星眼:“姐姐姐姐,你好美!”“姐姐,咱们合影吧!”“仙子姐姐,我能摸摸你头上的羽毛吗?”

     堂堂男儿,被人一口一个姐姐喊着,该死的小畜生好象还很高兴的样子,不可原谅,宋田本就有络腮胡,剃得趣青,此刻更是怒火攻心变成乌云色。

     他恨不得上前抽宋岫岩两记耳光。

     韩路忙拉住他:“老宋,冷静,冷静。孩子看起来好高兴,这不挺好的吗?”

     宋田丧气:“算了,算了,他开心就好。”

     拍摄很成功,下来后,摄象师剪辑了一个十二秒的短视频发给韩路,问韩主任还满意否,如果有不到的地方您说,我再修改。

     韩路看完,说:“不用了,很不错,谢谢摄象老师,有时间叫上你们汪主任一起吃饭。”

     看到自己徒弟的表演,陶桃很欢喜,说:“岫岩唱得真好,尤其是扮相非常好。他唱木兰从军的时候我教过,战场上英姿飒爽。不想唱闺中少女也是浪漫宛约,能放能收,确实可以。而且,在会展中心演出的时候,看得出来观众是真的喜欢他。”

     韩路:“废话,就小宋那相貌,能不叫人喜欢吗?”

     陶桃:“不是,以前小宋随团演出的时候,其实就是完成一个任务,观众被单位领导叫来,坐在椅子上,聊天的聊天,玩手机的玩手机,舞台上唱什么演什么他们也不在意,到点走人就是。那天我是注意观察了,游客们都在认真听宋岫岩在唱,认真看他在演,沉浸在戏剧的氛围当中,有这样的观众,演员们唱起戏来也过瘾,这样的情形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了。韩路,你说,如果让那些观众买票进戏院听戏,估计他们也不肯。观众还是那些观众,怎么换个演出场所就变了呢?我想不通,想不通。”

     韩路呆住了,同时心中忽然有个念头,却隐隐约约,无从把握。

     他忙点了一支烟:“姐,你让我想想,请暂时别打搅我。”

     陶桃:“要抽你到阳台抽去。”

     抽了五六支烟,韩路一脸沉重地走进卧室:“姐,我有罪,我打算对不起你一回。”

     陶桃斜视韩路:“小韩,你想干什么?”

     “我要去找关静谈谈,精神上出轨一次。”

     陶桃脸色难看:“精神上出轨更恶劣。”

     韩路:“我为咱们中心的戏剧找到出路了,我是个天才。”

     他兴奋地叫起来:“姐,刚才我在阳台上坐了半天,忽然想明白岫岩的演出为什么那么成功。那是因为场合,还有观众的心境,”

     陶桃:“小韩,你快说。”

     韩路搓着手,笑道,传统戏剧好不好,好,那是真的好。传统戏剧有没有吸引人的地方,有,很多剧的故事都非常有趣非常感人;传统戏剧美不美,艺术性高不高,高,那是非常的高。其中的经典唱腔可是经过时间检验的,非常的打动人心。可川剧和京剧为什么没落了呢,那是因为节奏太慢,现代人生活压力大,都浮躁,根本就没有心绪坐下来慢慢把一出戏看完听完。

     我们要做的的就是让观众的心静下来,再静下来,体会和享受戏剧之美。

     买票进戏院和去旅游景点看戏剧演员演出可不一样。

     那天你和岫岩在三线博物馆的演出,很多游客都以为是馆方的一个旅游项目,就好象《漓江印象》《刘三姐印象》那样的大型外景节目。这是一次旅行的体验,是必须要打卡的。于是,他们的心自然就静下心来,参与其中,自然就感受到戏曲音乐服装之美。

     “我要去找关静,要和她一起合作在会展中心搞个旅游项目,我要出轨,大大地出轨!”韩路说到这里,近乎呐喊了。

     陶桃从一开始的愤怒到惊讶,到最后的狂喜:“小韩,你果然是个天才。我情绪很不对,我有点抑郁,我难受。”

     韩路哈哈大笑:“姐,我也抑郁了,我需要调节,娘子,时辰已经不早了。”

     陶桃面如桃花,唾道:“小韩。你是个流氓,臭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