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组建班子(二)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宋岫岩所扮的角色名字叫李琴,既是这出戏的女主角也是主角,因为这个故事就是以她的为主视角而展开的,占七成的戏份。
     男主角叫孙大民,李琴在建设铁路的过程中与他相识相爱并成了一家人。
     除了这两人,还有一男一女两个配角,分别是小山东和王曼,是一对恋人。
     女主角定下是宋岫岩后,接下来就该讨论谁来演男主角了。
     负责业务的副主任提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姓张,另外一个姓李。
     先说张姓演员,此人年纪五十出头,也算是川剧那块的一把好手,技艺也纯熟,无论什么品类的戏都扛得起来,只差一步就能成为台柱子。所差的这一步就是——年龄。
     老张对自己的身体管理严格,为了保护嗓子,跟陶桃一样常年吃素。因为身体缺乏蛋白质,显得瘦小,满面都是皱纹。上得台去,颤颤危危,让人担心他随时都能倒下去。
     他在舞台上也多演老生,比如曹孟德、刘皇叔,最擅长演的是赵高、魏忠贤。如果在《浩然成昆》演男主,和女主角谈情说爱,实在有点出戏。
     再说李姓演员,此人四十来岁,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倒是个合适的人选。但他有个问题,精力实在太差,不经累。平时敲敲边鼓还好,真去扛戏,一场戏下来就喊“遭不住”坐在一边直打瞌睡。上个月到外地演出几天,老李累得都吐了。
     大型实景表演比起在戏院里唱消耗的精力要大上几倍,让他上,估计两场下来就得躺进医院。
     “所以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同志们。咱们这戏主题是热血青春和大无畏的奉献精神,还是要以年轻演员为主。”这两个人选都被韩路最终否决了,让大家重新提名。
     几个副主任一琢磨,忽然发现文化艺术中心的人才断挡的厉害,四十岁以上的演员基本功都不错,但老的老残的残,艺术生命都已经走到了尽头。
     四十以下的比起老人们,能力上差得实在太多。尤其是青年男演员,说难听点大多都是混日子的。
     男人要养家糊口,如今国家经济繁荣,出路也多,一个小伙子只要人不笨蛋,又勤快,哪怕进厂打工,一个月也能赚个五六千块钱工资。传统戏剧需要从小练起,必然荒废学业。就算学成登台,收入低不说,也看不到任何前途。以往文化中心带编制的时候还能招来学员,取消委培后,更是多年没进人了。
     “韩主任,我们中心是阴盛阳衰。要不,让女演员反串。”一个副主任提议:“你以前从QD接回来的学员中,丁喃语就不说了,其他几位姑娘勉强可以唱上几段,从里面挑一个就是。关键是,人年轻,个人形象好。”
     众人同时点头,说这个提议好。
     男女主角的事情说好后,男女配角好弄,反正戏份少,唱好唱歹都不要紧,关键是形象得要拿得出手。大家就从老人里挑了一个老帅哥和一个美阿姨,勉强对付着用。
     前头说过,韩路当年和老杨还有宋青山从QD戏校接回来十三个委培生,号称十三太保。
     经过这么些年后,首先是丁喃语声带受伤退出演员行列,接着两个男生挂了个名,就离开单位自主创业。没办法,他们要结婚成家,要买车买房,呆中心拿三瓜两枣死工资,怕是要打一辈子光棍。
     据传说,这两小子混得不错。一个在春城做鲜花批发生意,房子车子票子都有了,却没有老婆。他在中心这种盛产帅哥美女的地方呆得久了,眼界高了,寻常女子也看不上,就一直单着。
     另外一个男生的职业让众人大跌眼镜,离开中心后买了辆双桥大重卡,跑起了货运。钱没赚到几个,却顺利结婚成家。他刚开始经营货车的时候很困难,常常是连油钱都讨不出来。一个私人加油站的女老板喜欢他的英俊帅气,答应赊欠。
     一来二去,小伙子发现欠下一笔天文数字无法偿还,只得一咬牙,用自己的人生抵债。这下他不但不用开货车,连奋斗都不需要了。
     至于其他女生,因为长得漂亮,这几年也纷纷成家,嫁得都好。她们要么调动,要么回家当家庭主妇。现在只剩四人还呆在单位里按时上班,到点拿钱。
     韩路最后道:“好,就从这四人中选一个做男主角。大型实景剧《浩然成昆》一旦弄成,可以解决两百人的演出问题,也就是说咱们中心人人都有戏唱,也是我们未来两月工作的重点,必须成功不能失败。”
     会议结束,负责业务的副主任就打电话分别通知那四个青年女演员和宋岫岩过来试戏,陶桃做为宋岫岩的师父也跟着过来。
     一众人聚于大排练室,让四个女子换上男装,挨个和小宋搭戏。
     韩路叮嘱蒋家明让他搞好后勤,等下送点水果和防暑降温的汤药过去,然后就埋头写材料。题目是《中心深化改革汇报》,一是对今年的工作做个总结,二是跟上级诉苦,看能不能把砍掉的两百万拨款给补上。
     听说正在遴选男主角,很多员工都过来围观,老刘的胡琴也悠悠行起,接着是锣儿鼓儿敲得山响,宋岫岩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穿过几层墙壁传来:“山河不改旧模样,但有故人寄心上……”
     标准的陶式唱腔。
     韩路欣喜:这小子厉害呀,陶桃可算是找到衣钵传人了。
     过得片刻,忽然间,办公室的门开了,就看到宋岫岩哭着冲进来:“不要脸,不要脸!”
     显然正处于极度的狂躁之中。
     陶桃跟在后面,一脸焦急:“岫岩别哭,她们是跟你开玩笑的,真没什么大不的。”
     韩路愕然:“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小宋,你今天早上是不是忘记吃药了,快回家补上。”
     陶桃忽然一脸的愤怒:“小韩,都怪你。”
     韩路:“我好好地在办公室写材,怎么就怪到我头上来了?”
     陶桃气势汹汹:“那四个男主角候选人是你当年从QD接回来的吧?什么玩意儿,神经病,疯子!小韩,你要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