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空虚比狼更可怕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李大小姐哭了,倒不是因为怕,而是被针扎的。

     医生也气她做事过分,直接上大针头。

     小李工眼睛里包着泪花:“大夫,你推药的时候能不能慢点,能不能干点其他事分散我的注意力?真的好疼。”

     大夫没好气:“要不要我给你讲个童话故事?”

     “大夫会说故事啊,童话就算了,幼稚,你给我说说《魂断蓝桥》吧。”

     ……

     李琴的工作干得越发出色,来工程处工作一年,竟硬生生把大学四年的课程囫囵地啃完。为了攻克一个连孙大民也解决不了的技术难题,她更是把自己关资料室不眠不休半个月。

     工程技术首重计算,六十年代的时候可没有计算机,全靠算盘和稿子。

     李大小姐的算盘珠子从早到晚清脆的响着,计算用的草稿丢了一地,实在不够用了,就拿报过期报纸对付着。

     最后,技术难点攻克那一瞬,她身体朝后一仰,竟扑通地摔在地上,人事不醒。

     众人大惊,急忙把她扶起来,用筷子撬开牙关,把红塘水灌进去。

     李琴才叫了一声:“妈妈!”醒过来,眼睛里全是泪水。

     孙大民很感动,心道:“劳动改变世界,更是改变人本身,李琴同志算是彻底地融进集体,融进了人民群众之中。

     他甚至考虑过因为李工攻克了工程上的技术难题,做出重大贡献,准备发展她进组织,选她为本年度的先进工作者。

     不料李琴的大小姐脾气又犯了,撇嘴,不屑:“先进工作者,就发个搪瓷缸,没意思。要想让我领奖,得发炼乳。”

     她还讨价还价了。

     孙大民想了想,回答说,你好好工作,再创佳绩,炼乳不成问题,我帮你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呢,那玩意儿可是稀罕物。

     孙大民不是全国最大城市的人吗,他就写信给以前的同学朋友想办法。还别说,人家真给他把东西寄过来了。

     孙连长喜滋滋地把炼乳交到李琴手头,叮嘱:“写份入党申请书吧,我当你的介绍人。”

     不料,拿到炼乳后,李琴没有吃,竟用来敷面,用来洗澡,搞得自己浑身上下香喷喷白嫩嫩,民愤极大。

     孙大民彻底愤怒了:“什么玩意儿,混蛋东西!”

     李琴回嘴:“你送我的东西,处置权在我,管得着吗?”

     “你辜负了我,辜负了组织,辜负了同志们。是是是,你的技术是很强,你业务能力出众,很多工作没你还真不成。但是,比起技术,我觉得做人,更重要的是品质品行品德,你真的很让我失望。”

     李琴:“怎么,你还想在道德上审判我,你还骂我是混蛋,对着一个姑娘一个纯洁的少女大爆粗口,你的品质也有问题。别以为我前一阵子没日没夜地干活,就觉得我和你一样工作起来不要命,要奉献些什么的。我没你那么傻。实话告诉你,我是喜欢干这个活儿,看着图纸上的桥梁和道路出现在现实中,我开心,哪怕累得晕倒过去,我也愿意干。但不开心的事,谁说都没门儿。别以为我和你一路人,我们不是。”

     “什么少女什么姑娘,在我们工程处,有的只是革命同志,妇女同志。”孙大民:“你不是我的同志。”

     两人大吵,彻底翻脸。

     孙大民实在太激动,竟气得咳嗽了一星期,吃了好多药。

     而我们的李琴李大小姐吵过了却没事,又开始快快活活地过起日子。的确良衣服得做,卡其布裤子整起来,羊毛绒大衣买买买。

     头发用红色纱巾扎了蝴蝶结,她就是峡谷中最美的木棉花。

     工程师李琴在学术获得成功,她的一篇论文发表在国家级科学刊物上,师宣传处决定写一篇稿子在广播上对其进行表彰。

     记者来工程处和李琴接触了几次,就撂挑子不干了。

     领导很奇怪,问怎么回事。记者说,这个李琴太过分太落后,如果换纪律单位,不知道都被关多少次禁闭。她她她……她竟然让我走后门帮买收音机,还说,如果帮这个忙,可以给我十斤全国粮票当做感谢……

     领导一听,大抽冷气,这女娃娃就是个反动学术权威啊,确实不宜表彰,孙大民的连长是怎么当的,怎么就改造不好手下的人呢?工程上正是用人之际,进度压倒一切,睁一眼闭一眼吧!

     想了想,又指示:“高级技术人员那边,必要的物质条件还是应该满足的。至于收音机那种奢侈品就算了,影响实在太坏。”

     李琴太渴望有一台红光收音机了,就是那种半人高的半木盒子,一拧旋扭,通体都是半导体灯闪烁的那种子,那光才是现代化,才能将她从这个荒凉的峡谷中拉进里面那个摩登的世界。

     在收音机里,有斯特劳斯的《春之声》,有小说《巴黎的秘密》有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有侯宝林的相声,有《三笑姻缘》,还有世界上正在发生的新鲜的事儿。

     工程处的物质条件虽好,但精神生活却是那么的贫乏。大家每天下班,除了聚在一起抽烟喝茶聊天,就没有别的娱乐。

     话说多错过,因为聊天闹红了脸的事情经常发生。

     师里一看这样下去不行,得给大家送点精神粮食过来。于是,图书室建起来了,报纸送过来了,邮递员的鞋磨破了。

     有书报可以看,那是好事。然而,图书室建立了不两月,上头就来了一次大检查,说是许多书籍思想有问题,要带走销毁。

     首先完蛋的是传统演义小说,接着是欧洲十九世纪的古典小说,雨果、契可夫、玛雅科夫司基、托尔斯泰。至于海明威、《白鲸记》、《热爱生命》的杰克伦敦,那是万万不能看的。

     图书室只剩区区几本幸免于难的小说,诸如《迎春花》《虾俅传》《水浒传》等等,更是被大家翻得卷了边,磨出包浆。

     我们的李大小姐自重身份,自然不会凑到臭男人堆里去聊天唠嗑,至于那几本小说,看一遍就能背下来,再读实在没有趣味。

     她很空虚,很烦。

     正在这个时候,师部要放露天电影,《柳堡的故事》。

     大家因为工作实在太忙,实在抽不出时间。但李琴却激动了,忙找到好朋友王曼,说咱们晚上一起去看吧?

     王曼是材料管理员,一个很乖巧的女孩子,说。这里去师部有十公里路,都是翻山,路上还有狼,好可怕的。还是等大家都不忙了,凑上十来人一起去。

     李琴不乐意,道,你看这山光秃秃的连草都不长一根,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没有草,就养活不了草食动物,没有草食动物狼吃什么,就算以前也都都饿死了,生态平衡懂不懂。

     王曼说,李工,李姐,你说的啥平衡俺也不懂,反正不想去。你迟两天去看电影也不打紧,慌也不慌一时。

     李琴道,王曼,我实在是太空虚太寂寞了,空虚是什么,那是一条蛇在是撕咬你的心灵,比狼更可怕。去吧,九九那个艳阳天,十八岁的哥哥呀细听我小英莲,爱情是多么美好,青春是多么美好。

     王曼:“俺不去。”

     “你不向往爱情吗?”

     “俺不向往,姐,我今天晚上真有事,俺要跟俺老乡小山东搞对象,是指导员介绍的。俺心里慌,啥东西都不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