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看来能解决很多人的工作问题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陶老板的性格就没有个稳定的时候,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莫名其妙发火。特别是她这人实在太强势,不善于和人相处。这宋田还好,蔡泽就是个怪人,两人共事,还不掐成一团?
     现在的陶桃每天都会来中心训练徒弟,当她听韩路说起此事,果然果断拒绝。说创作室实在脏,遍地烟头,垃圾筒都堆得冒尖也不没人去倒。还有,那个蔡泽简直就是个叫花子,多少天没洗澡了,你看衣服上都起了黑点,头发都黏成一块儿,看到就恶心。
     蔡泽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他呆在创作室,饿了就吃外卖,渴了就喝自来水。此刻正是金沙市的雨季尾声,屋中又闷又潮,两人要抽烟不开空调,热得跟蒸笼一样,不片刻就浑身大汗。
     汗水干后在蔡作家的衣服上凝成白色的盐花,他的头发已经彻底腻成一片,却还是用梳子梳成三七分,只不过油光光的如同抹了菜子油。
     韩路心中好笑,暗道:姐你当年单身的时候,袜子满地扔,家里弄得跟狗窝一样,这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吗?
     她不去,我们的韩主任也不强求。
     工作继续,事实证明宋田的顾虑是对的,艺术创作这玩意儿实在太玄,说不定睡一觉醒来后就没灵感。果然,蔡泽的写作好象出了问题。
     整整一天,韩路倒是看到他在电脑前手指飞舞,键盘劈啪响个不停,看起来好象很忙碌的样子。
     到晚上,韩主任迫不及待地找到蔡泽,问他今天写了多少字。
     蔡泽回答:“写了一万。”韩路:“可以啊,蔡作家,你真是一部没有感情的打字机器啊,快给我看看。”
     “没了。”
     “没了是什么意思?”
     “没有就是全部删掉了。”
     韩路:“全部删除,一万字?多可惜啊,真叫人心痛。”
     蔡泽苦恼:“我好象犯了一个错误。”
     韩路:“怎么说?”
     蔡泽道:“我在些这个故事的时候,一味追求戏剧冲突,把男主人公孙大民置于最危险的境地。现在他都快被枪毙了,死是肯定不能死的。但怎么把故事圆回来,我却没有想好。韩主任,你说我下面该怎么写?”
     韩路:“是不能死啊,就算要死,也得在大结局大高潮的时候牺牲。我又不是作家,你问我不是问道于盲吗?”
     蔡泽在电脑钱又冥思苦想了一日,还是动不了笔,表情痛苦得如同便秘。韩路一看这么下去不行,道,蔡作家你要扎劲啊,要写啊,我帮你报销一条中华。蔡泽气道,去去去,这些稿子是待遇给够就能弄出来的?你就算帮我报销一条小黄鱼,我也没辙。
     他将笔记本一合:“算了,暂时先这样,这么苦等也不是办法。咱们先把戏本子搞出来。”说罢,就高声喊:“老宋,老宋,技术支持,开始了。”
     老宋那边在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人家毕竟是干了一辈子传统戏剧的,又是省音乐家协会的会员。
     宋田和蔡泽又凑到电脑前,开始把已写好的小说内容分场景,写念白,写戏词,配乐。
     韩路心中虽然着急,但原创这玩意儿确实没办法催,他就是个外行,就插不了手,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天垂怜,希望这蔡桑那天早上一起床,忽然梦笔生花。
     传统戏剧的本子由对话、独白、旁白和舞台指示组成。
     蔡泽以前在外面混生活的时候,帮人写过影视剧本,还跟过组。剧本写作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不外是分场景,用人物对话来推进故事。
     对话不用特意处理,反正小说里人物怎么说话,本子里就怎么写,也不费劲。
     但是,但唱戏唱戏,传统戏剧除了念白、对话,可是要唱的。
     唱的部分主要用来表现人心,必要的时候还要交代剧情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等相关内容,这就是所谓的舞台指示。
     歌词不是对话,要合辙合韵,要雅,要有文学性。
     这部分的写作挺专业,蔡泽也不懂,老宋就谱了曲子,手把手地教他,说,这一句需要八个字,这一句需要四个字,接着,又是八个字。两句八个字要压韵。再下面是两个字,用来承上启下,把这首曲分为上下两片……
     蔡泽瞪大了眼睛:“这不就跟写宋词一样吗?”
     宋田:“对啊,就是填词,咱们传统戏剧中的唱段不少都是曲牌。比如《恋芳春》《解三醒》《梧桐树》还有《八声甘州》什么的,另外,一场戏有《前腔》和《后腔》。”
     蔡泽兴奋了,不住搓手:“如同戴着镣铐跳舞吗,有意思,有意思,我喜欢。”
     宋田:“蔡桑,你行不行。”
     蔡泽:“知道我这个人有什么特点吗,喜欢新鲜,喜欢刺激,就是个玩儿。小说写不下去,咱们就弄本子,老宋,干起来!”
     很快,他们就把《浩然成昆》的第二场改了出来,总字数也才一千字,很凝练。
     宋田给其中一个唱段谱上曲子,唱道:“细雨,江水东流,满山都是语笑阳晖。昼长夜短,铁牛汽车齐轰鸣……咳咳……”
     他的嗓子已经被烟酒火锅给毁了,一段尚未唱完,就咳得接不上气。
     创作室的大门被人撞开,陶桃铁青着脸进来,喝道:“臭死了,把窗推开,老宋,你弹琴,我来唱。”
     宋田:“怎么着,陶老板技痒,想要试试?”
     陶桃:“唱的什么玩意儿?”接着就抢了蔡泽手中的烟头,直接扔茶杯里,呵斥:“去洗脸,把牙刷了,这里是猪圈吗?”
     钢琴声响起来了,陶桃开腔,唱道:“炉火照路似火喷,挥汗如雨铁路人。纷纭,快马加鞭越大山……”
     蔡泽嘀咕:“这个人啊,粗暴无理无情,还不许我抽烟……你唱得再好又能怎么样,人不是美丽而可爱,应该因为可爱而美丽。陶老板,还真美啊!”
     三人组总算凑在一块儿了。
     这两人陶桃忙得实在厉害,白天要和宋岫岩排戏,晚上还得熬夜跟老宋和蔡泽一起磨本子,试唱。
     不两日,他们就弄了几幕还算过得去的本子。
     韩路见有工作有成效,心中欢喜,就印了几份带去项目筹建处,请各位领导过目。并汇报说,咱们这的本子正在紧锣密鼓地弄,演员也在排练,两个月后绝对能上台演出,误不了事儿,你们要相信我们文化艺术中心,别再和省剧院的人鬼说了,怎么也得照顾本地单位啊!
     几位领导看了本子,都说不错,故事好,立意正,主题鲜明。
     但孟主任却不客气地喝道:“弄的什么东西,不行!”
     韩路恼了:“老孟,我知道你对我对中心一直有成见,你如果有意见就提,说话这么难听,那是对我单位员工这些天的辛劳的抹杀。”
     老孟哼道:“我问你,你们单位有多少员工。”
     韩路不解:“两百一十三人,怎么了?”
     老孟拍了拍了本子:“你这个玩意儿就几个演员在演在唱,其他人怎么办?提醒你一句,咱们弄的是大型实景戏剧表演,怎么也得把你单位的能上台的演员都弄上去,这样才显得热烈热闹。不能几个主演出名了,拿到演出费了,就不管其他人死活吧?我们这部戏除了是我市文旅项目外,还为了救活你们中心,解决你们那两百来口子的工作问题,你怎么就领会不了?”
     “可以改,可以加戏,绝对弄得热热闹闹。”韩路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老孟,你是个好人,我为刚才的态度向你道歉。”
     回家后,他跟宋田一合计。
     老宋说这事容易啊,多上群演就是。故事中间穿插着大型歌舞表演,再把乐队搬上台去,给观众整《黄河颂》《梁祝》什么的,就是了。
     蔡泽也点头,说,好搞。
     宋田:“弄吧!”
     ……
     听说《浩然成昆》弄好后,几乎所有人都有演出机会,中心的演员们都激动了。
     这几天下面更是议论纷纷。
     有人就拉住陶桃小心问:“陶老板,听说这《浩然成昆》演出后,补贴很高的,像我们这样的普通演员一场能拿多少钱?”
     陶桃:“其实钱有什么用,财富有什么用?我对钱没兴趣,你们还真是庸俗!”
     问的人碰了一鼻子灰,腹诽:你陶桃是主任夫人,韩路拿高工资,你衣食无忧,说这种风凉话做什么,真可恶!
     他们又去问宋田。
     老宋这几日为了改本子,为了谱曲,脑力透支,头发一把一把掉,累得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话都不想说一句:“不知道,反正我又不登台。”
     大家心中七上八下,就推举钟小琴去找韩路。
     钟小琴作为男主角孙大民的扮演者,这几天也在开始熟悉剧本琢磨人物,她也挺关心此事。就跑韩路办公室去,给我们的韩主任泡枸杞,给他打扫卫生,又道:“弟弟,这里没有其他人,你工作辛苦,肩膀酸不酸,我帮你揉揉。”
     韩路大惊:“你出去,再不出去我可要叫人了,陶桃,姐,快过来!”
     钟小琴哼了一声:“不跟你开玩笑了,我今天来的目的你大概也晓得。给句实话吧,不然我就给你揉肩膀。”
     韩路抵挡不住,只得苦笑道:“就演出费的问题,我是这么想的。咱们以前是每人二十块一场,这点钱还不够大伙儿买护肤品的,得涨上去。不过,我们和华城新区管委会那边签的合作协议是分成。也就是说,每场演出后卖出的门票扣除各项开支之后再五五分帐。至于我们那部分到手后,还得扣除各项开销。具体怎么给大家发演出费,还得开会讨论表决通过。”
     “弟弟你的废话太多了。”钟小琴挽起了袖子:“人到中年不得以,一定要保重身体。”
     韩路哀求:“放过我吧,我招,我招。这么跟你说吧,主演一场能分两百块左右,配角一百八,其他人大概一百,一周五场,每场七十分钟。当然,如果演出效果好,卖出去的票多,还可以向上浮动。”
     “这么多?”钟小琴激动得抽起冷气:“那不是要发财了吗?”
     她现在每月工资补助加一块儿也就四千左右,按照韩路的说法,《浩然成昆》一场演出费给一百八,一周五场就是九百,每月可多拿三千六百块,一年就是四万多,日子顿时好过。
     演出费标准一出来,群情激奋,总算是看到盼头了,高工资高收入谁都喜欢啊!
     老刘打电话找韩路:“主任,记得你刚参加工作的是时候咱们是邻居吧?后来,陶老板杠戏,我为她流过汗流过血吧?”
     韩路:“你究竟想说什么?”
     老刘:“这次上《浩然成昆》,咱们退休人员是不是也有戏唱,不可能为单位奋斗了一辈子,现在总算是找到出路了,却将咱们一脚踢开,那不是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吗/”
     韩路:“你是陶桃团队的,找她呀!”
     老刘:“我问过陶老板,她却发脾气,说我烦得很,还把我骂了一顿。我这么大年纪了,她还骂我的娘,太让人伤心了。”
     说着话,老刘在电话里竟哭出声来。
     韩路忙安慰说,老刘你别气,陶桃就是那狗脾气,这样,我下来跟她说一声。你的胡琴技术可是我市第一弓,自然是要参与进去的,这戏离了你还真不行,我做主你,你可以加入。
     老刘自然是感谢,又道,我不是为了一个月那两千块演出费,我是舍不得陶老板,舍不得舞台。
     韩路腹诽:你就是舍不得钱,老年人退休金低,两千块能派上大用场。
     他心中奇怪,老刘和陶桃共事多年,可是结下深厚友谊的,让他进团队也不算是个事儿。这位姐怎么忽然不近人情?
     我们的韩主任回家一问,不但老刘,还有其他退休老人找到陶桃,也想发挥余热。
     这些老演员退休多年,和韩路也不熟,怕被拒绝,就找到陶老板,打起了感情牌“桃子,当年你进单位还是我接的,这次演出算我一个。”“小陶,你出道的时候是我带的,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拉我一把。”“陶桃,招生那年你十一岁吧,恩,是老师招的你。老师今年虽然才八十岁,但身体骨却硬朗得很,演出的事情你看着办。”
     陶桃被他们烦得要命,脾气一上来,可就不给面子了,直接在电话一通大骂,就连老刘也被她喷得抹起了眼泪。
     韩路骇然:“八十岁也想登台表演,开玩笑吧?”
     这些爷爷奶奶真上台去,每周无场高强度演出,病了摔了,单位非被赔到破产不可。
     韩路立即对陶桃提出表扬:“姐你做得对,原则问题没有什么好商量的,该拒绝就得拒绝,不留情面。”
     陶桃忽然不高兴了,怒气冲冲:“你这是要让我唱白脸,把矛盾朝我这里推?小韩你好阴险。以后我让他们去找你得了。”
     陶爷还真是说到做到,这一天下午五点,韩路刚下楼准备开车回家,就被一个坐轮椅的老头拉住:“请问你是韩主任吗,我是陶桃的刚参加工作时的师父。听说团里要上一个大型节目需要人手,这事我当仁不让。你就说吧,需要我做些什么。”
     韩路:“师父,你……还是保重身体吧……”
     老头大怒:“是不是嫌我腿脚不方便,扶我起来,走两步给你看看。”
     “扑通!”
     “哎哟!”
     老头倒在地上,都摔出鼻血。
     韩路吓得寒毛都竖起来,大叫:“小金,小金,快来,叫救护车。”
     救护车来了,老头也送进医院去,医药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林林总总加一块儿,市文化艺术中心付出了三万多块钱的代价,让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韩路很郁闷:误工费,你一腿脚不便,八十高龄的老头存在误工费的说法吗?
     下来后,陆续又有好多退休老员工找上门来,拉住韩主任,要现场给他表演,表示自己一甲子的功力怎么也比小年轻来得深厚。
     韩路实在顶不住,就和单位的几个副主任开了个会,宣布,《浩然成昆》的演员只能在在职员工中选拔。如果实在需要返聘退休人员,原则上只聘用六十五岁以下的,还得由党组成员全票通过。
     如此,才绝了老头老太太发挥余热的心思。
     可韩路安静没两天,麻烦又找到他头上来。一个被他解决的老人写检举信把韩路给告了,说他和中心女员工也就是浩然成昆的男主角钟小琴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
     上头的人接到举报信,嗤之以鼻,说,具保韩路乱搞男女关系?这不是诬蔑吗,人老韩虽然觉悟低爱开黄腔,经常犯错,但说到男女关系,人家绝对清白,人家都ED许多年了,他既没有贼心也没有贼胆,甚至连贼都没有了,搞什么搞?
     不过,他们还是走了程序,下来做调查。
     钟小琴很爽快承认:“有这事,我和韩路关系特殊,我可以证明他不是ED,我们干柴烈火,快乐得很!”
     韩路吓得虚汗都出来了:“钟小琴,再乱讲话我锤你。”
     陶桃却很郑重地说:“生活就是一个受锤的过程,小韩已经被锤得失去男性特征。那么,什么才是男人?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成其为男人?”
     调查人员很生气:“严肃点,你们这些搞文艺的,都是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