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二回 清风塔的秘密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一九一五年深冬的一个夜晚,朔风呼啸,雪花在风势的翻卷下,像炸窝的黄蜂满天无声地飞舞,落下来打在树叶上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往日的青山红叶已被银装素裹,变得一片惟余莽莽。在这万籁无声,人迹罕至的银白世界里,有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缓缓向前移动。

     冉麻子,一个性格蛮横的半职业盗墓人,从他爷爷那辈起就这样做,平时已种田种地谋杀,遇着荒年或有大户人家下葬,就把锅烟墨往脸上一抹,就干起刨坟掘墓的勾当来。今晚他想趁着雪虐风饕的天气,带着大牛,二娃两个儿子出来想捞上一把。父子三人踏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城外的宋家坟上走去。到了目的地,三人环视四周,见无动静,就朝新坟奔去,走拢一瞧,冉麻子顿时就傻了眼,坟旁的金银罐早已被人挖走了,这明显是有人捷足先登了。冉麻子心里懊恼做事拖沓,更恨师兄黄义不顾兄弟情义,不吭不响地就把东西挖走了,说实话,这分明就是被窝里放屁---想独吞了。想一想,这样也好,今后再有啥好事儿咱们父子仨就把它搞定了。师兄呀,师兄!你就等着瞧吧!

     父子三人只得垂头丧气的随原路返回,路过清风塔前,冉麻子突然间想起了歹念,他告诉儿子俩说:“咱们父子三人既然出来了就不能空手而归,去塔里看看能不能捞点值钱的东西回家,免得在这大冷的雪天里空跑一趟。”主意一定,父子三人就来到清风塔前,大牛用刀轻轻拨开门闩,三人身子一闪就进了清风塔,随后摸黑慢慢朝前走。突然,一团亮光从楼上慢慢往下移动,父子三人赶紧闪到一个角落躲起来,定睛一看,这人正是六十多岁的守塔人肖老头,提着灯笼正向大门走去。

     肖老头提着灯笼走着,蓦然发现塔门大开,要屙尿的想法都吓没有了,心里纳闷,“这塔门明明就是自己在天为黑的前亲手关好的门闩,怎么就……,这大雪天有谁会来呢?不好!一定是进来了强盗了。”他没有上前去关上塔门,而是返过身来四处查看,刚走几步。突然间,一把钢刀就架在他脖子上。有人问:“你是想死还是想活?”肖老头吓得两腿发软,尿顺着裤子流了下来,战战兢兢地说:“有话好说,请好汉饶命。”“饶命可以,你得拿点值钱的东西来孝敬咱们,否则,哼!”冉麻子用刀狠狠地压力肖老头的脖子一下。肖老头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们跟……我去……地窖吧,想……想要什么就……拿什么,只……只求留条老命。”随后三人押着肖老头朝地窖走去。肖老头颤抖着打开了地窖门,用手里的灯笼照了照说:“好汉!东西都在里面,你们自己找吧。”冉麻子给大牛递了个眼色,大牛举起手中的铁棒狠狠地击了一下肖老头的后脑勺,肖老头“哎哟”一声应声倒地,手上的灯笼也掉在地上摔熄灭了。这时二娃不解的问道:“父亲,你为什么要把他敲死呢?”冉麻子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个憨儿子,我不把他灭了迟早要犯事,干我们这一行的心里就不能有个‘慈’字,必须心狠手辣,不留丝毫后患,懂吗?”

     二娃没有没有追问,只是轻声答道:“知道了。”冉麻子又说:“杀个给你看,就是练练你的胆子,往后好大着胆子跟老爸干。”冉麻子取出两个装满桐油的竹筒,用火柴把油灯点亮,顺势照了照倒在地上的肖老头,只见他脑后一大滩鲜血,一双眼睛鼓得很大,有一种死不瞑目的感觉。二娃不敢多看,只得把头扭到一边。冉麻子见状,强行把二娃的头搬过来强要他看,二娃再不敢把头转向一边。冉麻子用食指和中指在肖老头鼻前一探说:“小老儿没气儿了,你哥俩就放心大胆的把屋子仔仔细细的收一收,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给我通通拿走。”

     三父子翻箱倒柜地找了半个时辰,除了几件破衣烂衫,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捞着。大牛有点后悔,心里谴责父亲不该叫自己杀人。冉麻子从儿子的脸上看出了他的心思,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唉,都怪老子糊涂,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依我看,咱们就把他埋在这地窖里吧!这样一来,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儿。”冉麻子找了一个墙角,用随身带了的铁镐就在地上挖了起来,挖了一阵,发觉地下有坚硬的石板。三人赶紧扒开上面的泥土,地上露出一块正方形的石板,冉麻子小心翼翼地轻轻把石板撬开,一个深邃的黑洞出现在他们眼前。冉麻子用桐油灯往里照了照,感觉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再往里仔细瞧一阵,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冉麻子心想:“这地底下还藏有暗洞,这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要么藏有宝藏,要么……”

     他犹豫再三后,还是下决心壮着胆子下到洞里去探个究竟。于是他除去身上所有的行头,拿着竹筒制的桐油灯下到洞里。他猫着身子一步一步往前行。没走多远,突然间,眼前的景象让他兴奋起来。冉麻子快步窜上前去,用桐油灯照了照,见瓷罐上贴有封条,在仔细照看,隐约瞧见有‘大明永乐……’几字。其他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了。冉麻子双手去抱那瓷罐,感觉非常沉重。于是他暗忖:“管他里面装的是金、是银还是……,我先打开看看再说。”他撕掉上面的封条,用力想揭开瓷罐的盖子。此时才发现瓷罐的盖子好像被什么牢牢粘住,使尽吃奶的力气也打不开。看看自己随身也没有带什么家伙,就决定回到地面再说。

     外边的大牛,二娃正蹲在洞口旁等待父亲的消息,还不断伸头朝洞里张望,两颗心绷得老紧了。这时,那双长满老趼的手托着一个青花瓷罐送了上来。大牛帮忙把瓷罐接了过来,问:“父亲,这罐子为何这么重,里面会不会装有金子?”冉麻子爬出洞,拍拍身上的泥土说:“装的啥我也不知道,估计这瓷罐在地下藏了数百年了。先不要管罐子里装的啥,先把这小老儿埋在这暗洞里,这样总算一了百了了。到头来只能是天知地知,咱们爷仨知。”

     父子三人七手八脚的将肖老头的尸体,掩埋在暗洞里。随即就急忙想办法打开瓷罐,殊不知,这瓷罐密封得太严实,爷仨耗尽九牛二虎之力仍然无法揭开罐盖。冉麻子决定回家再想法子打开它,于是他们收拾起行头,锁上塔门准备回家。

     大牛抱起瓷罐正准备走,不知怎的,怀里的瓷罐剧烈晃动起来,大牛对突乎其来的奇怪现象心生恐惧,不自觉见一松手,瓷罐掉在石阶上,顿时摔得粉碎。

     刹那间,只见蓝、绿、黄三道光在地上打转,随后相互交叉盘旋着向天空飞去,随后半空中传来一阵阵让人打颤的怪笑,接着又说:“我们弟兄仨被智幽那老狗在这洞里封了几百年了,今日终于能重见天日,重返人间了。”接着有是一阵怪笑声。渐渐远行消失在夜空里。

     冉家父子心中万分恐惧,冉麻子还捶胸顿足地长叹说:“唉~!糟了,糟了,咱们放走了妖魔鬼怪。这下不知什么人又要被祸害了。”父子三人,各自怀揣着惶恐不安的心,迷迷瞪瞪地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