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三回 阴谋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三天后,欲魔、欲邪、欲恶三个千年桂子精来到冉麻子家。它们是专门拜谢冉家三父子的,从门缝钻进一看,冉麻子正蜷缩在被窝里。欲魔正准备给他施放自己仅存的一份多福长寿香来报答对它们的释放之恩。

     这时,一阵敲门声,把熟睡的冉麻子惊醒,他坐起身来竖起耳朵静听,因为那晚的事他还心有余悸,他寻思着:“是不是那天晚上的妖魔鬼怪找上门来了。”想到那晚的怪笑声,他害怕得又躺下身来,并用被子严严实实的把自己裹起来,身体像筛米糠似的全是颤抖。他自知杀了人,又放走了妖怪,这些醉过怎么了得,所以自感心虚。

     门外又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喊叫声,冉麻子心想躲是躲不过去的,他将心一横就坐起身来,伸手在枕边摸出一把刀来,轻手轻脚的来到门边,从门缝往外张望,原来敲门的是镇上专为死人穿衣、装殓的丁歪嘴儿和他婆娘谢赖子两夫妇。冉麻子这才把一直惴惴不安的心宽松下来,他收起刀,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才开门把来人让进屋里来。冉麻子见丁家两口子里提着许多礼物,急忙拖凳子请人家坐,又取了两只粗碗到了茶,恭敬地递给两位来客。自己顺手也拉了一根竹椅小桌边坐下门道:“丁哥!丁嫂!今天是那股仙风把二位老搭档吹到我家来了。”

     谢赖子端碗呷了一口茶,然后放下茶碗说:“冉兄弟,这是我两口子的一点心意,这封是填东唐家的特产五香酱羊肉;一封是姚家做的核桃酥,还有两瓶花雕酒,请笑纳。”

     冉麻子见了礼物,满脸堆笑地说:“您二位又不是外人,送这样的好礼兄弟有些不敢收,只感觉满脸辣乎乎的难受。俗话说:‘无事讨好,必要蹊跷。’恕兄弟直言相问,你二位究竟有何贵干,请老哥老嫂能否明说?”

     丁歪嘴儿接过话来说:“怎么样,我这兄弟说话,做事就是干脆爽快。我们也就不跟你玩那些个弯弯绕了。说句实话,这次我两口子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才到你家来。这样吧!具体是什么事,让你嫂子跟你细说。”

     谢赖子接着说:“兄弟听老嫂仔细道来。腊月二十四本镇大财主杜乾坤十六岁的大女儿得病暴卒了,好家伙,她家真是有钱。她母亲窦氏心痛女儿,决定把女儿杜薇生前准备的所有金银首饰和她平时喜爱的物品全部随葬了。这次是我去给杜薇小姐梳洗,化妆后装殓的。老嫂亲自给她戴上去的手镯、戒指、耳环、项链、玉佩、金锁等就有二十多件,什么金的、银的、翡翠的都有,另外还有一袋儿珍珠,估计有一二百颗,叫人看了真是眼红呀!说实话,像你我这些穷得米缸里头长青草的小户人家,有了那些宝贝,可能大半辈子都吃穿不愁了。怎么样?老弟想不想干它一回,得它个小富贵?”

     还没等冉麻子说话,丁歪嘴儿九接嘴说:“憨婆娘说傻话,什么叫小富贵,那明明就是,二发他哥哥---大发呀!”冉麻子一脸惊诧地说:“富贵二字是个憨儿都想,不过,不知嫂子是不是说些好听的来诓我,还是句句是实。”

     谢赖子瞪大眼睛说:“这当然是实情哟!难道老嫂大老远的跑来送礼,就是为了来逗你玩的?”说完她又端起茶碗呷了口茶,说:“杜小姐她娘窦氏叫我去后,找了一个没人处偷偷递给我二十块光洋。当然,这就是给我的封口钱儿。窦氏一再告诫说,叫我管住自己的嘴,否则她不会轻饶了我。当时我指天发誓,一定守口如瓶。回家后,我把此事跟歪嘴儿一说,他骂我是憨批婆娘,二十块大洋就打瞎了眼睛。还说赌咒发誓能顶个球,誓言就是满足对方的心里需要。还说当今世上人少,恶人多,也不在乎再多几个恶人。后来我转念一想,歪嘴儿说得有理,不要因为人家塞个汤圆就堵住了自己的嘴,错失发财的良机。所以,我们来问问兄弟你,能不能和我两口共享这垂手可得的富贵。”

     冉麻子没有开口答应,只是猛抽旱烟,他在犹豫,在遐想。他在考虑是吃独食,还是与他们共享富贵。他也知道杜家不是好惹的,如果事情一旦败露,后话就不好说了。

     丁歪嘴儿见冉麻子好歹不开腔,右脸抽搐了几下,显得有些迫切地说:“我说兄弟呀!俗话说得好,马无夜食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这可是干吃大鱼不费网的大好事,你兄弟是怕还是……”冉麻子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打断说:“我怕啥!常言道:没有弯弯肚,不敢吃镰刀。我是担心人多嘴杂,有人嘴巴没有上锁----关不住风。”

     丁歪嘴儿左脸又连续抽搐了好几下后说:“老弟不要担心,既然大家一起干,就是一根绳上栓的几个蚂蚱谁也不想死,守口如瓶就是自己活命,谁没有事吃饱了撑着,拿自己的小命去当儿戏。”

     冉麻子又闷着大口抽旱烟。一旁的精魂们也为他着急。欲邪对欲魔说:“大哥!冉恩人有没有私欲我们是知道的,他的目的我们哥仨是知道的,你赶快给他们全部施香,我们就等着看他们的热闹吧!还报答他的恩情干啥?”

     欲魔说:“兄弟们着急我也着急,说实话,我都饿得想吸人血了。”说完就给三人施放了旺欲迷魂香,并从他们耳朵眼钻进体内,吸食三人的精血。丁歪嘴儿焦急地说:“好兄弟!常言说得好,富贵险中求,世上不要命的人多得很,你要快下决心,不要让人抢了先,我怕到时你后悔都来不及呀!”他端起茶碗大喝两口接着又说:“这杜家有钱是不假,只要我们做得干净,不留痕迹,就不会有人知道是咱们盗的墓,完事后,咱们可以安安心心过完大年,正月十六夜咱们就远走他乡。再说了,趁现在乱世,大家都在讨伐袁大头,地方上又没有人管,这不是千载难逢的发财的机会吗?”

     冉麻子沉着脸,心里暗暗盘算着:“看来丁歪嘴儿是把自己缠上了,想要甩掉他两口子是不可能了。说实话,自己小打小闹的干了几十年了,方圆百里也刨了上百座坟,这样多,这样好的随葬品还是第一次听说。一想到刨出宝贝要分给人家一半,这心里总有一万个舍不得,恨只恨这事为什么不是我一个人知道,却让眼前的赖子婆娘先知道。莫得法就答应他们吧。”

     闷了半响的冉麻子,突然把大腿一拍说:“这活儿我干了,我带两个儿子,丁哥带上你家小龙,所得宝贝,咱们按二一添作五来分,您二位意下如何?”

     丁歪嘴儿激动得冲着谢赖子说:“看来冉兄弟终于开窍了。行行行!这有什么不可的。”谢赖子说:“杜家小姐后天一早下葬,你们当晚就得下手,否则,怕夜长梦多,富贵被别人抢了去。”冉麻子说:“好!咱们就按嫂子说的办。”大家把事情说定后,丁家两口子冒着大雪回了家。

     小编的话:写到这里,已经半夜1点了,其实我写这个小说心里也是抱着尝试的想法,我很希望各位亲们,可以多多的支持我!!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