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四回 各怀鬼胎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第三天中午,冉麻子和两个儿子正关门在家准备,整理晚上盗墓用的行头。门“吱嘎”的一声就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又矮又胖又丑的女人,她不是别人,这是冉麻子的婆娘。过去冉麻子见她长得胖嘟嘟、圆滚滚的,就给她取了外号,叫着滚刀肉。其实,冉麻子误解了‘滚刀肉’这个词的意思,这个女人不是不讲道理的一个人。

     滚刀肉跨进门,瞧见地上放满了盗墓用的家伙,她到吸了一口凉气,知道冉麻子又要带儿子们去盗墓了。猜想:“这次老鬼肯定要去盗杜家小姐的墓,这还了得,杜家是什么人家,那是本县闻名的第一大户人家。俗话说得好‘常走河边走,难免踏湿鞋。’这万一……”滚刀肉不敢再往下想,她高声问道:“老鬼!你这是想干啥?”

     冉麻子冲她‘嘻嘻’一笑说:“干啥,我还能干点啥?咱们准备去求富贵呗!”

     滚刀肉说:“求富贵!求富贵!你是落花流水的不堪的穷命,还痴迷不悟的求什么富贵。”

     冉麻子嘴角一撇说:“前些年我算白干了,这回可不一样咯!你就在家稳稳当当的坐等富贵来敲咱们的门吧!”

     滚刀肉问:“老鬼!你是不是在打杜家小姐的墓的主意?”

     冉麻子抬头瞄她一眼答到:“对,没错!”

     滚刀肉生气的说:“你不知道杜家是什么人家嘛?你打他家的主意,我看你十搬起碾盘打月亮---不识轻重。”

     冉麻子恨他一眼说:“老娘们你懂啥,这是百年难遇的好机会,少在这里多嘴,给我滚一边去!”

     滚刀肉撸着嘴说:“你不听我劝,我拿你无法,要去你一个人去,两个儿子你不能带去。”冉麻子有点怒了:“这又说笑了,他俩不去我这手艺谁来继承呢?儿子必须跟我去,叫我老猫房上睡---一辈传一辈。当年我爹就是这样带着我去干的,否则,我的手艺就没有这样精,胆子没有这样大。再说刨个富人的坟算个啥?人到穷时想卖天,他家的钱上沾满了穷人的血,刨点算点也算得点心安。”

     滚刀肉看他一副言出必行的样子,急得哭喊着:“你个死鬼,看来你不把两个儿子害死,你是不是不甘心会善罢甘休的。冉麻子!你知道你是在干什么吗?刨人家坟,盗人家的墓,你缺阴德,是在作孽啊!是会招报应的,你知道不知道啊!”冉麻子根本就不理睬她,埋头做自己的事。

     滚刀肉又高声对两个孩子喊道:“大牛、二娃,娘劝你哥俩要学好,要走正道,不要跟那死鬼学做这些生儿子没长屁眼儿的缺德事,你们知道吗?死鬼做这些事叫什么吗?这叫大肚婆过独木桥---铤(挺)儿(而)走险呀!这万一……弄得不好小命就没了呀!”说完就流眼抹泪哭起来。

     冉麻子把手上的东西朝地上一摔,不耐烦的骂道:“死婆娘!你给老子住了那吃屎的臭嘴。刨坟盗墓是我家祖传的手艺,至今已是几代人了,老子从不认为这门手艺是缺德,如果是缺德,为什么咱家代代都有儿子,个个都有屁眼儿?常言说得好‘嫁给当官的坐轿子,跟着杀猪的翻肠子。’你嫁给我这个强盗,就是一个贼婆子,生的娃就是贼子,这由不得你说了算。像你妈个猪不啃、狗不舔的憨货。你给老子滚得越远越好。”

     滚刀肉边哭边骂:“冉麻子,你这缺德鬼,我咒你不得好死。”冉麻子彻底的被滚刀肉激怒了,他愤怒的骂道:“你这条瘟猪,居然敢咒骂老子,看老子不两斧头劈了你。”话音未落操起身边的一把斧子就朝着滚刀肉疯狂的奔过去。

     大牛、二娃赶紧起身将他爹拦住,然后把滚刀肉推进里屋锁起来。滚刀肉被冉麻子一骂一吓,就不敢再吭声了,只是悄悄的在里屋抹眼泪。冉麻子对大牛、二娃说:“不用理睬那个疯婆娘,要想富贵,一切要按咱们的计划办。”

     晚上,北风嗖嗖,漫天飞雪,大地盖着厚厚的积雪。可是,这雪地里不是死一般的寂静。在杜家坟山上,有几团黑影在那里不停晃动。冉家父子和丁家父子,一共五个人正在刨杜小姐的新坟。一个时辰后,坟上的泥土石头就被全部刨开,整个棺材就露了出来。这是,五盏桐油灯一个个跟着亮了,一口大红色的棺材出现在他们眼前。四个人在指挥下,拿起手中的铁锹棍,从四角一起用力,‘咔’的一下把棺材盖给撬开了,四人慢慢挪开棺材盖板,冉麻子拿起手中的桐油灯一照,五人齐声惊呼:“哇!这女人好美!”

     躺在棺材中的杜家小姐,在桐油灯的照耀下,显得非常俊俏。她今年才十六岁,装殓前她娘请窦氏,专门请谢赖子为她化妆、描眉、擦粉、上胭脂、抹口红一样都不少。还把头发梳得发亮,戴花戴朵,插金簪,看上去就像一个熟睡的美人。

     丁小龙有点按捺不住:“爹!我这一辈子还是头一回看见这么漂亮的女人,她要是个活人那该多好呀!”丁歪嘴儿说:“说你妈的憨话,活人你这会儿能见到他吗?也不用脑子想想。”

     冉麻子对大家说:“这个女孩美得像天仙一样,我知道孩子们是怎样想的,连老子都忍不住真想……”

     一旁静观的欲恶给欲邪说:“二哥!我看这些男人个个都存有坏心,依我看,你去劝劝大哥,赶快给这些人施点香,让他们欲心更重,看看他们还可以干些啥名堂。”欲邪在欲恶的怂恿下,去到欲魔身边,把欲恶的意思照实一说,欲魔觉得有理,赶紧给五人施放了魔香,三精魂等待静观好戏。

     冉麻子靠近丁歪嘴儿,他环顾四周后轻声对丁歪嘴儿说:“反正离天亮还早,这样吧!你、我还有三个小子都尝尝美人的味道,高兴高兴。丁哥!你看如何?”

     丁歪嘴儿点头同意,随后摸了摸腰间的杀猪刀暗想:‘好的,机会来了,一会儿等他父子与那女孩高兴时,老子先下手为强,先干掉两个再说,剩下来的……哼哼……冉麻子,你别怪我心狠,这叫有富贵怎能与人均沾呢?对不住,事成之后我给你三父子多烧点纸钱吧!’

     丁歪嘴儿万万没有想到,此时的冉麻子也在盘算着:‘只要等丁歪嘴儿一碰那女孩,老子立马把他父子俩灭了,与那女孩子一同葬了。剩下一个谢赖子好办,我叫她也看不到明早的日出。大不了明年今日,我给你们一家三口,多烧点纸人、纸马、纸房子,好让你们一家子在阴曹地府住的安逸,过得好。’

     丁歪嘴儿见冉麻子在一旁发愣,催促道:“兄弟,不要胡思乱想了,该做正事儿了!”

     随后,五人开始忙碌起来,他们先将杜小姐身上的被子揭来铺在一旁的雪地上,接着把一件件金银珠宝从她身上去下,数了数一共是二十五件。大家当面点了,由二娃装在一只布袋里收好。大家又在棺材里摸出十七个小布袋,不消打开,一听声音就知道里面装的全是大洋,全部倒出来数了数一共一千六百块,另外一袋装的是十六根金条,见到这么的钱,五人都乐得满脸开了花,这也就更加坚定了,双方都想杀人灭口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