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七回 招供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此人就是原来监狱的牢头,他叫温来福,人称鬼见怕。对付犯人有的是妙招,但他从不用大刑,对付女犯人更有他独特的手段。现在此人回家养老不干了,只要肯出重金一定能把他请来,窦仁德叫这个人携带二百块光洋去请鬼见怕。

     傍晚时分,鬼见怕温来福就被请到了监狱。窦德怀和他耳语一阵后,鬼见怕拍着胸脯对窦怀德说:“请窦旅长放心,小事一桩,有我鬼爷在,不怕她不开口。”窦怀德说:“那就拜托老兄咯!”

     鬼见怕笑着点头哈腰,送走窦怀德。他来到关谢赖子的牢房,叫女牢头将她放下来,并抬来一颗圈椅叫坐下。鬼见怕在谢赖子耳边说:“这何苦呀!肉都被打烂了,早点招了会受这样的皮肉之苦吗?”

     谢赖子连声喊叫:“大人呀!我们一家三口是天大的冤枉啊!说实在的,哪个龟孙儿才说了半点秘密。”

     鬼见怕知道这是一个刁蛮撒泼的婆娘,他先是狞笑的问:“你真的冤枉?这话说来谁信呢?”随后脸一变,怒目而视的从牙齿缝里蹦出一句话:“快快从实招来,否则,我可要不客气了!”

     三精魂一见此人心狠手辣,为了看接下来的好戏,欲魔急忙给鬼见怕施放了迷魂香,并在一旁观看他如何收拾犯人。

     此时的谢赖子心想:“我一定要坚持住了。要不然全家都得死,大不了又遭一顿毒打,老娘想好了,三两鞭我就装死,兴许挨过这一回就没事了。”然后她又假装可怜的大叫:“大爷!我真的冤枉,冤枉呀!”

     鬼见怕骂道:“你个刁蛮婆娘,少在老子面前装,看来你是王八吃秤砣,跟老子铁了心了。告诉你刁妇,你今天就是铁打的汉子,老子也要把你医耙了!”接着又大声喊道:“来人!拔掉她的全部上衣,将她绑在圈椅上。”

     听到喊声,一下子跳出四个夜叉一般的女牢头来,只见三下四下就脱去谢赖子的全部上衣,随后将她牢牢地绑在圈椅上,让其上身完全裸露着。

     谢赖子不知道鬼见怕打什么歪主意,只是羞得两颊通红,嘴里骂道:“老杂毛,你要杀就杀,不要如此羞辱老娘。”

     鬼见怕也不理睬她,只是从衣兜里取出一丫松针,从上面去下一颗。这是他在来的路上就准备好的,用它来专门对付女人。他走到谢赖子跟前,一手抓住她的**,用松针慢慢从**刺进来,再用手指不停的捻着松针,又浅入深,由深及浅。不停的问:“你跟老子招还是不招?”

     开始时谢赖子还强忍着,仍然喊冤叫屈,百般抵赖。来来回回十几次,谢赖子全身抖动、抽搐,不停的嚎叫。这种奇痒和钻心的疼痛,再加上这天大的侮辱,终于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鬼不怕的老油条低头屈服了。

     谢赖子,大叫一声:“快住手,我受不了了,我愿意如实招供,只求速死。”

     谢赖子熬不住酷刑,就向窦德怀招供了。窦德怀立马派人去冉麻子家抓人。冉家三父子经不起鬼见怕的各种酷刑,又把师兄黄义、乔晓春一家全都供了出来。一阵的生锤死打和酷刑兼施,就连硬汉乔大爷都被收拾得服服帖帖。在乔家的地洞里,终于找到了活着的杜家小姐。

     窦怀德独自坐堂审了几天,三十多人一一过堂,每个人对自己的过错都毫无保留的供认不讳,并签字画押盖指印。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搞清楚了。在屏风后听审的杜家两口子,感到此事件匪夷所思,心惊肉跳,万万没想到的是,女儿居然和外人一道设天大的迷局来欺骗自己。杜乾坤。窦夫人心里恨两拨盗墓的强盗,更恨乔家搞这些阴谋诡计,巴不得把这些人通通杀掉。

     窦怀德与杜家夫妇关起门来商量,如何处治这些罪犯时,三人的意见不统一。窦德怀主张,对少部分处以死刑,对那些跟从者每人打二十大板,惩戒一下就行了。然而,杜家夫妇对刨坟盗墓的设局骗人的通通都要枪决了,以解他们心头只恨。

     丫头翠翠听到这个消息,悄悄跑去给杜小姐听。

     房外突然吵闹起来,杜小姐不顾卫兵们的阻拦,冲进客厅就跪在地上给三人叩头,然后哭泣着说,“二舅,爹妈,女儿有几句话要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我恳求你们高抬贵手放过那些无辜的人”。不是因为父母反对我和乔晓春的婚姻,我们也不会谋划出假死这等天大的事来欺骗父母,也没有人去盗我们的墓,我认为这些人去犯罪,爹妈十脱不了干系的,是你们一手造成的。二舅,爹妈,我实话实说,不管你们愿不愿意,我杜薇生是乔晓春的人死是乔家的鬼,因为我肚里已经怀上了乔晓春的种,如果你们非要杀他家的人,那我就真的死一回给你们看,请你们认真定夺。

     客厅一时静得吓人,每个人的呼吸声都能清楚的听见。看到女儿如此倔犟,杜家夫妇一时也没了主张。

     窦怀德细想了一会,他把杜家夫妇拉到一旁,低语交换了意见。随后他们向门外喊道:“来人!去牢房把乔晓春带来我瞧瞧。”

     两个卫兵领命而去,过了一个多时辰,两个士兵押了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上来,他朝三人鞠躬后,就和杜薇跪在一起。

     窦怀德细看,小伙文质彬彬,皮肤红润,鼻梁挺直,唇红齿白眉宇间仿佛透着一股魔气。窦怀德仔细打量一番,满意地点点头,心想:“这么一个英俊的小伙,就因为家中不富裕就被妹子瞧不起,看来我要试试他,如果让我满意说什么都要成全他俩。”

     窦怀德把茶盏轻轻一放,轻声问道:“小伙子今年几岁了?”乔晓春低头回答道:“十八岁。”

     窦怀德又问“读过书吗。”

     乔晓春低头回答道:“读过一些。”

     窦怀德又问“都读些什么书?”

     乔晓春回答:“有《四书五经》、《唐诗》、《宋词》、《古文观止》、《论语》,另外有《六韬》、《孙子兵法》,《谋略》等,背着父亲还看了现代兵器一书。”

     窦怀德听完,兴奋地将茶几一拍说:“好哇!好!我正缺这样的人才。你两就知道一双眼睛盯在钱上,差点埋没了一个人才。再说你们看他俩,一个郎才,一个女貌”这分明就是,绣球配牡丹--天生一对儿。你两口子的眼光差宝贝女儿呀!你们认为给她找个有钱的公子哥儿,就门当户对了吗?那娇生惯着的公子哥儿是她一辈子的依靠吗?现在都民国了你两口那些旧思想该改改了。还搞棒打鸳鸯,用了一出奇案。今天二哥做主了,把外甥女嫁给乔晓春,你们两个服不服?。乔晓春和杜薇当即给窦怀德叩头谢恩。

     杜乾坤说:“二哥!这事都怨我眼拙,有眼不识宝经二哥一开导,今天算是真正了解晓春了,完全听二哥安排,绝无半个不字。”

     窦怀德说:“那好!”说完上前去把乔晓春,杜薇扶了起来。随后拍着乔晓春的肩膀说:“小伙子,以后你要悉心照顾好你家媳妇儿,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

     乔晓春叩头说:“请三位老人放心,我发誓要对小姐好。”

     窦夫人说:“你二舅已经做主把她许配给你了。”

     乔晓春“嗯”地应了窦夫人一声。

     窦怀德说:“说实话,本来我是这样想的,除了你两口子和你爹娘,其余人人犯是要通通枪决的,就因为我看上你乔晓春是个人才,准备收在麾下,今后当一个有智有勇的领兵人。经过权衡再三后,我决定对那些从犯,其中也包括你的父母、叔叔、婶婶、舅舅等一干人,实行宽大处理每人打十大板子,惩戒一下通通释放。对那几个万恶的盗墓贼和土霸王,通通拉去河沙县斩首示众。喔!对了,砍头那天除了晓春的父母,所有从犯都拉去倍杀场,这也是保我青溪县这方水土能长久安宁,对这帮人的惩戒。”

     正月十四,青溪县召开公审大会,四乡八场的人都赶来观看,随着一声带犯人的叫喊声,那些刽子手,那些士兵,陆陆续续押上三十多个犯人上来前面是几个死刑犯,被五花大绑着,背后还插了打红X的斩牌;后面是从犯,也被反手捆绑着,全都跪在主席台的左面。由于看热闹的人太多,人声嘈杂,宣判结果无法听清,只知是一些杀人,盗墓的恶人。

     青溪河边的沙滩上,死刑犯被带来了,走在最前面的是土霸王乔大爷紧接着是黄义、水三、跟着是冉麻子、大牛、二娃再接着十丁歪嘴、丁小龙、谢赖子、一共九个死刑犯。

     突然,围观的人群中有声音喊道:“大家快看!里面还有一个女的,盗墓贼。”

     此刻,人潮涌动,争相挤看。

     不一会儿,所有陪斩的从犯,已来跪在右边,一个个面对死刑犯人。

     午时三刻已到,穿红衣服的刽子手们,拔死刑犯劲后面的斩牌。仍在地上,随即含一口酒朝大刀“噗”的一声喷去,只见鬼头刀一落,“咔嚓”一声,那脑袋就像瓜儿一样,滚得老远。血流如柱,殷虹的血,喷洒在白雪上,慢慢流进流近青溪河。

     陪斩的从犯,全部都吓得流了裤子。女的还昏了过去。

     欲魔、欲邪、欲恶三个精魄,顺着死人的鲜血从尸体中,窜了出来。这是它们重返人间的第一次尝试。它们遗憾,时间太短,没有,把人们的欲望挑得更高。没有看到人们上演更多的丑剧。气急之下全都去猛吸鬼见怕的血,十天不到,鬼见怕被吸食成一张人皮囊,连骨头都化了。

     欲魔说:“贪欲十人类的劣根性,好多人忘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道理,我们就是要利用人类的各种贪欲来制造事端。达到我们报复人类嘲笑人类的目的。走吧!去找新的更刺激的目标吧。”说完三精魄就向远方飞去。

     林子豪、林子博、林月悦三个,相继从睡梦中醒来,他们给叶素梅讲述了梦中的故事。大家都感到惊异。此时便相信钟原道长的话了。叶素梅督促儿女按照钟原道长的要求,把梦里的故事整理记录写成书,用来警醒后人。

     晚饭过后,钟原道长笑嘻嘻走来,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给他讲了,梦中的故事。晚上11点钟他又用老办法调制了滴血曼陀罗液。给三人吞了化魔丹。十分钟不到,三兄妹,就进了新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