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一回 邂逅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一九一六仲春,欲魔、欲邪、欲恶三个精魂,探得花梨镇这个地方有几个私欲重的人,他们就从千里之外的青溪县赶寻而来,准备对这些人释放迷魂香,正在四处寻找那几个人。

     花梨镇四平街的中间有个名品茶楼,常年来此喝茶,品茶的客人不断,生意做得十分红火。因为茶楼用的是西湖龙井、碧螺春、婺绿、君山银针、大红袍、水仙、铁观音、滇红、屯绿等名品香茗,所以就去名为名品茶楼。

     魏彪正和一个伍宝的男子迈着四方小步慢慢朝着茶楼走来。

     魏彪今年二十一岁,是花梨镇“永昌”绸缎庄的老板魏永昌的吆儿。此人生得肥头大耳,胖脸、塌鼻梁下是一张大嘴,扫帚眉下长一对豹子眼,这双眼睛时常放出凶光。因为家里有钱,又是父母的心肝宝贝,上面的三个哥哥,三个姐姐都很宠爱他。尤其是他母亲更是倍加疼爱,对他就像玻璃糖一样,放到嘴里怕化了,捏在手里怕碎了。不管做出天大的坏事,总要出来护短。久而久之,魏彪就养成了好逸恶劳,骄横跋扈的坏习性。后来又染上了睡娼宿妓、沾花惹草的恶习。俗话说得好:“棒头上出孝子,筷头上出忤逆。”魏彪如此狂傲不羁,都是他家人惯出来的,这就叫,乘船不用蒿---放任自流。

     五保矮小的身材,长得尖嘴猴腮的,一双鼠眼转的飞快。是出了名的皮条客。他与魏彪两人从小到大,都爱黏在一起。投其所好,时常给魏彪找来刺激安逸的玩意儿,让他乐在其中。魏彪就大把大把的赏钱给他,这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两人臭气相投,各有所须。

     两人走进茶楼,上二楼来找一个临街的位置坐下。为彪悍的:“来两杯大红袍,两碟点心,两盘五香瓜子。”

     不多时,茶童把全部小吃都上齐了,站在一旁说:引“两位贵客,要的东西都上齐了,请二位慢用。”说完就关门退下。

     伍宝问:“七少爷,上次我给你签的两头‘亲事’感觉满意吗?”

     魏彪放下茶杯说:“唉!别提了,那个龙三家寡妇婆娘,做起事来总是扭扭捏捏的,一点也不爽快,干了两次就没了兴趣;再说小菊那个千人骑万人草的胭脂马,更是没劲,因为她是个暗门子,嫖她的都是下等人。什么剃头匠、货郎、补锅的……一想到这些,老子就一肚子不爽。你个龟儿子也不好好想想,我七少爷稀罕那些破烂货。说实在的,老子今天到了要和你算算一笔烂帐,还我20块大洋来。”说完假意伸手问伍宝要钱。

     伍宝厚着脸皮双手把推回去说:“我的好七爷,千万莫生气,如果不太如意,我再给你寻找好的行吗?”

     魏彪斜眼瞄了伍宝一眼:“今天你找我有事说的那头子亲呀?”

     伍宝笑嘻嘻的说:“七少爷莫要生气,今天不是给你说情,是想拿件宝贝给你瞧瞧。”

     魏彪问:“你跟老子又来唬我是吗?”

     伍宝一本正经的说:“不敢,不敢,再骗你的十乌龟王八蛋。”

     魏彪说:“那好,把宝贝拿给我看看。”

     伍宝从裤袋里摸出一个玻璃瓶指着说:“这叫金锁玉连环,油膏是**秘方配置的,保七少爷十二万分满意。”

     魏彪迫切的问:“此物何用?”

     伍宝凑近他耳边‘叽叽咕咕’的说了老半天,两人止不住就前仰后合的大笑起来。

     魏彪问:“你花多少钱买来的?”

     伍宝明知是五块大洋买来的,但他知道魏彪的习性,就壮着胆子说:“钱不多就花了五十块大洋,七少爷就给我六十块大洋吧。”这在从中就足足翻了十多倍。

     魏彪说:“六十块钱也不算贵就怕是假货,用起不灵光,不像你说的那样好。”

     伍宝认真的说:“七少爷,货是不假,我和寡妇都试过了,包你有一想二,一晚上放到五六炮都不成问题。”

     魏彪说:“既然你都试过了,我要了。”然后摸了一张一百块的银票递给伍宝。伍宝刚伸手来接,魏彪又收回说:“如果老子用了不满意,你小子得还我两百块大洋。否则……”

     欲魔、欲邪、欲恶三个精魂听了两人的对话,顿时喜出望外。欲魔心想一个是色迷,一个是财迷,咱们终于又找到猎物了,欲魔立刻两人施放了旺欲迷魂香。由于香施重了,两人瞬间就发困昏昏睡去了。三精魂钻进了两人的肉体,吸饱了一顿精血后,又去寻找其他的猎物。

     魏彪醒来推醒伍宝问:“刚才你是否闻到一股异香?”

     伍宝说:“闻到了,好像是桂花的香味。”

     魏彪想了想说:“不对呀!这才二月间,哪里来的桂花呢。”说完就去开窗户伸头出去四处谈了探望。暮然间,望见楼下一女子穿着讲究,头在金花银簪,手里提个竹篮慢慢地打茶楼门前经过。魏彪细看,那女子胸部挺得老高,细细的杨柳腰随风摇摆。遗憾的就是看不清那女子的脸。他看傻了眼,嘴里自言自语地说:“可惜,可惜,不能看到她的脸。”

     伍宝听他立在窗边自言自语地说话,也起身到窗边楼下张望。不过此时看到的只是女子的背影。伍宝问魏彪说:“七少爷是说想看到她的脸吗?这个好办,待会让你看个够。”说完他就朝楼下高喊:“诶!那个提着篮子的大姐,你的东西掉了!”

     伍宝指指地上说:“大姐,你的绣花鞋掉了。”

     显然,那女子没听的太清,又在地上找了找,抬头朝楼上望去,看见有人知道笑,女子知道自己被耍弄了,抬头就朝楼上高声骂道:“你个挨天杀的龟孙子,真是有娘养,无娘教的东西,你也敢来讨老娘傻,小心我骂死你爹娘。”朝地上吐了口沫,还踏了三脚,才转身走了。

     魏彪气愤的说:“都怪你小子戏耍她,可惜把人家惹恼了,哎!想多看一眼也没有那个福分了。老子不管,你得帮我寻访到她,否则,老子与你断交。”说完算了茶钱懊恼地下楼回家去了。

     伍宝在他身后边追边喊:“七少爷!我一定想法把她帮你找到。”

     话说花梨镇,西门外洗花巷有个姓陈的人家,男人叫陈晨,他感觉人生最安逸的一件事就是有酒喝,并且得酒且醉。这不,又撇下自己如花似玉的老婆,不知上哪里喝酒当神仙去了。女人叫姚云香,她就是那天从名品茶楼前路过的女人。生得粉脸含春,媚态撩人,尤其是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看上去真是水灵,好像会说话一般,很风骚的,很招男人喜爱。那天魏彪就看了她勾魂摄魄的眼睛一眼,就从心里深深地喜欢上她。姚云香音因为嫌丈夫家里贫穷,时常都扯鸡骂狗,夹刀带棒的辱骂他。俗话说:贤妻令夫贵,恶妻令夫贱。姚云香不光骂自己的男人,有时还拿斑竹板子来伺候他,跪搓衣板更是家常便饭的事儿,街坊送外号慈老虎。

     一更十分,陈晨腰间挂了个酒壶,东倒西歪,左脚跌右脚的走回家来。嘴里还在怪唱:“酒,酒,酒,好朋友,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明日愁和忧……”

     姚云香躺在床上生气的骂道:“唱唱唱!唱你妈的头呀!又在哪里去喝猫尿来。自己去把家法拿来,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