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二回 同床异梦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陈晨一听说拿家法,醉意都吓没了一半,眯了眯醉眼,摇摇头哀求说:“媳妇,我的亲娘哎,今天我认错就不打,不罚不行吧!”

     姚芸香瞄了一眼,见他站在床前左右晃动,就改变了主意说:“那好,去打盆温水来给老娘把脚洗了就饶你。”

     陈晨赶紧去厨房打来温水,伺候姚芸香洗脚。他刚用毛巾把脚给她擦干,姚芸香就翘起脚来说:“这只不用擦,老娘要你用舌头舔,如果把老娘舔舒服了,就饶你不跪搓衣板。”

     陈晨拗不过母老虎的威逼,十分不情愿地给姚芸香舔臭脚。姚芸香享受够了,才叫陈晨去洗脸叫,刚洗完脸脚来到床前,就被姚芸香大吼了一通:“一身猫尿还想上床来,滚在一边挺尸。喝!喝!哪天醉死在街头老娘好给你收尸。”

     陈晨不敢顶嘴,只得忍气吞声,抱了一床被子到隔壁屋子拿了几根长凳铺了个简易的床合衣躺下。他望着天花板出神,想起了这两年来自己过的窝囊的受气的日子。不觉间,两行热泪慢慢流了下来,他心酸、他恨。恨自己时运不济;恨自己是个穷光蛋;恨自己父母过早离世;更狠这个婆娘凶狠刁蛮。他认为这婆娘是破败星下凡,感觉自己的大限就来了。积累了几年的新仇旧恨都一起涌上心头,他恨不得杀了这个可恶的婆娘。然而转念一下,只觉得自己太懦弱了,没有杀人的勇气。

     姚芸香也一直未眠,她对在名品茶楼前被人戏耍还耿耿于心,她认为自己的男人没用,才小事大事都让自己一个女人出去抛头露面。被人当街戏耍了也没有人为自己出气。他越想越烦,越想越气,不由得心里产生了许多恨意:她父母当初把自己嫁给一个怂货,一个穷光蛋,一个酒鬼。往后的日子还漫长,如此这样过下去,不把自己憋死才怪。想到这些,她只得自叹命薄,以泪沾枕。擦干泪后,他又在心里面诅咒酒鬼早点死去,趁着年轻,自己好重新改头换一个门庭,就凭自己如花似玉的脸蛋儿,找个大富人家当个小老婆也比现在的日子好过。

     三精魂看透了两口子的心思,一心想让小两口弄点奇奇怪怪的事情出来,让他们看了愉悦心情。三精魂商量给他两施放了旺欲迷魂香,随后钻进他两身体内食吸精血。

     陈家在两年前也是有钱人家,父亲陈文武在四平街开了一家有名的‘冥币香烛铺’,靠制作贩卖冥币、蜡烛、零房、纸人纸马为生。由于技术好,周边的乡镇都到他家来进货,家也越做越大,买房买地,前年还取了儿媳妇,姚芸香进门才七天,一场奇怪的大火,将陈家整个铺子毁于一炬,父母也在大火中归西去了。幸好小两口住的是刚买的新房,没有跟父母住在铺子楼上,才捡回两条小命。但就因那场大火,陈晨却被吓得半痴半傻的,什么也做不好,什么也做不了。每年就靠收乡下几十亩田地租金过生活,奸诈的佃户又欺负陈晨痴呆,姚芸香无知,老是那些鬼话来赖着少交田租,小两口生活日渐困苦。姚芸香不愿过穷日子,早就生了二心,只是还会碰到那个称心的人儿。

     这天魏彪和伍宝在街上闲逛,目的是想出来碰碰狗屎运气,再见一次那个漂亮的女人。走着走着迎面撞上一个人,魏彪整想发火儿,定睛细看,原来是小时候的同窗,两人见面就抱成一团。

     魏彪喊道:“潘瑞雪!原来是你呀!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潘瑞雪喊道:“魏彪!真是你小子,几年不见长得肥头大耳的,我差点认不出来了。”

     魏彪嬉笑着说:“托我爹妈的福长富态了。”

     两人然后相互问候。魏彪要请他去名品茶楼喝茶,潘瑞雪说自己刚从外地回来,几年没有见到父母了,怕他们悬望,想早点回家看看,改日由他请客去名品茶楼坐坐,两人寒暄几句后各自离开。

     潘瑞雪这人长脸,浓眉大眼,鼻梁挺直,此人从小顽劣成性,妙计百出,一身正气,好管闲事儿。他父亲称他是好管闲事儿的祖宗,撞没头祸的太岁。据说这些古怪性情是跟四川的安世敏学的。离开同窗后大步流星地往家里走。

     魏彪和潘瑞雪分手后,仍跟着伍宝东游西逛,一双眼睛老在那些女人身上转。他在寻找那天那个女子的身影,正在意兴未尽的时候,又遇见了过去的另一个同窗陈晨。魏彪没有上前和他打招呼,只是从背后指着他跟伍宝说:“瞧,这个酒鬼跟我们也是同窗。咱们三人小时候都在城东将老夫子处上私塾。我不读书,整天爱挨板子。潘瑞雪调皮,老惹先生生气,也挨了不少板子。当时先生说陈晨以后最有出息,没想到呀没想到,而今这个陈晨竟落到了如此田地,就应了那句老话:‘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这狗尾巴草,终究比不过映山红。”

     魏彪、伍宝一直闲逛到日薄西山,夜幕降临才各自回家。

     宋春梅,是魏彪的明媒正娶的媳妇儿。一个勤劳贤淑的小家碧玉女人,她在自己房里哄一岁多的儿子睡觉。见魏彪蹑手蹑脚进屋,她就起身下床,轻轻把门关上。因为她怕可能出现争吵,惊动他人,让别人看笑话。她来到魏彪身边,靠近拉了张椅子坐下说:“昨晚一夜未归,又在哪里鬼混去了?”

     魏彪想了一阵说:“老婆放心,昨晚遇到了小时候的同学潘瑞雪,两人多年不见喝了几杯,醉了没能回家,就在他家歇息了。”

     宋春梅又问:“胡扯,那夏家寡妇、小菊又是怎么回事?”

     魏彪翻着白眼否认说:“是哪个嚼舌根的乱说,没有的事儿。老婆,你不能听人家胡说就捕风捉影吧。要是让老子知道是谁在诬栽,老子绝不轻饶,定要撕烂他的臭嘴。”

     宋春梅说:“你不要说的那样狠,我不止听到一个人两个人在说,只是我不愿意相信,也拿不出什么证据。不过我想劝你一句话:请君只守家常饭,不害相思,不损钱。希望从今日起,你要检点自己的行为,儿子一天天长大,将来好给孩子做榜样。”

     魏彪很不耐烦地回答说:“行行行!睡觉,睡觉。”说完‘噗’的一声吹灭了油灯自己躺上床睡觉了。

     宋春梅知道他的习性,一定是点到了他的痛处了,才故着生气,见魏彪这个样子,她再也不好说什么了,就合衣在另一头躺下了。

     她想把这个不光彩的丑事儿告诉公公婆婆,前思后想总觉得不妥。再说,盖着的屎不臭,如果传出去,妯娌中肯定有人认为是自己没有本事,连自家的男人都管不住。她只有暗自落泪,内心期待着丈夫能早日改邪归正。

     宋春梅说:“你不要说的那样狠,我不止听到一个人两个人在说,只是我不愿意相信,也拿不出什么证据。不过我想劝你一句话:请君只守家常饭,不害相思,不损钱。希望从今日起,你要检点自己的行为,儿子一天天长大,将来好给孩子做榜样。”

     魏彪很不耐烦地回答说:“行行行!睡觉,睡觉。”说完‘噗’的一声吹灭了油灯自己躺上床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