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七回 因果报应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谁知七嫂待人过于热情,兄弟熬不住与之做苟且之事,为了见证我俩相互爱慕,相互之间还送了一些定情信物。特别提醒你一句我,还在她的内裤上做了特别的标记。信与不信由你,得罪!得罪!”潘瑞雪,丙辰年十一月初八。

     看完信,魏彪发疯似的翻找衣柜,反复查看宋春梅的一条条内裤。翻找半天一无所获,他恼羞成怒,强令宋春梅脱下穿在身上的内裤。宋春梅不知出了什么事儿,生死都不听他的。这更引起了魏彪的猜疑,他上去就给送宋春梅好几个耳刮子。打的宋春梅晕头转向,她感到真是莫名其妙,一个劲的哭。魏彪热血冲昏头脑,把宋春梅强行压在床沿上扒下她的内裤,在比较隐秘的地方看到一小行字:“魏彪兄!这就是我与你媳妇儿苟合的铁证。”

     魏彪愤怒的骂道说:“淫妇!把那奸夫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信通通给老子交出来。”

     宋春梅被逼迫,只得用手指了指衣柜的最底层,魏彪从衣柜最底层收出一个布包,打开里面有把梳子,要一把手镜,有一套旗袍,有一双美丽的高跟鞋,还有一只金手镯一件件取出,摆上桌子。

     魏彪的家人听到哭声、怒吼声,全部跑来看,父母忙问:“出了什么事儿?”

     魏彪发狂地说:“我刚出门,这贱人就在家里偷人,这不,所有的定情物都放在这里。”他一字不提信的事儿,也不提内裤上写的字的事儿。

     宋春梅此时浑身是嘴都难说,只有生死裂肺的哭说:“我是受人陷害,我是被冤枉的。”大家都看的摆在眼前的东西,没有一个人不说是定情信物的。魏大嫂更是事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地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们走后倒是来过一个男的,那个人是老七的同学,叫潘瑞雪。长得比老七好看,手里还提了个布包,搞半天是这些东西呀!那人在她屋里足足呆了半个多时辰,大家想想,半个多时辰呀!什么事干不出来。依我看她是,猫儿见了鱼——经不住那个腥气,才和人家有奸情。”

     宋春梅只有用哭来表示清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她哪里知道啊。他和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其实是魏彪在外边惹了祸,人家来他家是为了报复他的。这事儿只有魏彪心中有数,可怜的宋春梅这个贤惠的女人却倒霉当了冤大头。最后魏家上下讨论许久,最终一致决定,让魏彪写休书将这个淫妇赶出为家门。

     这一夜,宋春梅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她想想自己从嫁到魏家,学习三从四德,对魏家上上下下从来都尊重,即使她嫁的夫君魏彪是魏家最受宠的一个人。还给魏家生了个儿子……,想到此处宋春梅的眼泪已经流成线了,她心一横选择了投河了此残生。

     魏彪在家想了好几天,也做了一些除掉潘瑞雪的准备。有一天,他找到潘瑞雪要求与人家决斗。因为他知道,只要有潘瑞雪的存在的一天,他魏彪就不可能和姚芸香通奸,必须想法干掉那个拦路虎。

     只要潘瑞雪一死,陈晨就不是自己的下饭菜了。把姚芸香讨来当老婆,就如同翻个手掌一样容易。

     潘瑞雪也是一个不怕事儿的人,觉得他根本不把魏彪放在眼里。两人约在城外的校场埧决斗。双方都请了中间人,写了生死契约,并说明双方可以使用任何武器,死而无憾。

     十一月十九日上午,两人在数十人的围观见证下展开决斗,双方开始用长棍打了几个回合,明显都是魏彪吃亏。支持潘瑞雪的势气高涨;支持魏彪的也情绪低落。伍宝在旁边为七少爷担惊受怕;陈晨在旁边鼓劲呐喊。

     正在魏彪处于不利之时,大家都没有想到,他居然掏出手枪朝潘瑞雪连开数枪。潘瑞雪中弹后倒在血泊中,这个为兄弟两肋插刀了汉子。在奸诈之人的枪下去世了。

     在场的许多人都为之惋惜,陈晨更是俯卧在他身上,哭的死去活来。

     潘家人听到潘瑞雪,死于别人的枪口下的。更是哭成一团,但对于他的死,又感到万分的无奈,因为生死状是潘瑞雪喊签的,谁也无法搬这个弯钢。潘父听到儿子去世的噩耗。顿时气得捶胸顿足,嚎啕大哭,嘴里不停的念叨:“好管闲事的祖宗呀!撞没头祸的太岁呀!为父的话你就是不听……”话还没说完,身子往后一扬,口吐鲜血归天了。

     魏彪取胜了,他简直心喜如狂,为了庆祝决斗胜利,专门在‘天天香大酒楼’摆酒席请客,一直喝的烂醉如泥才回家去。

     陈晨是亲眼看见潘瑞雪中弹倒下的,从那一刻起他知道。没了拜把兄弟后,就是他苦难的日子来临了。

     俗话说得好:“财助精神,酒助胆。”

     当天他拿钱请客,约了几个平时和他一样被魏彪欺负的人喝酒,酒过五巡,几个商量要替潘瑞雪报仇。陈晨掏出钱,叫这些人去卖了两挑火油。他决定今夜放火烧死魏彪全家。

     深夜,一切准备就绪陈晨与几个兄弟围着魏家大院撒火油,四方同时点,火火随风势。魏家被熊熊烈火,全部吞食。上上下下,老老小小,仆人丫头,共计二十三人全部葬身于烈火之中。

     陈晨,放火烧了魏家后,自知自己是死罪他心里恨那个淫妇,他认为一切灾难都是这个破败星带来的。杀了他,免得再去祸害其他好人。

     于是就返回家来,恰巧遇见五宝镇云姚云香颠鸾倒凤的干那事,他刚到窗边,就听到姚芸香的淫叫之声。

     陈晨暗想:杀一个是杀,杀两个凑一双。没有想到又来了个找死的。他从厨房后窗翻进屋,轻轻走到床前,掀开被子竖着一刀捅下去。两人都被尖刀杀穿了。

     两个人稍有动弹,他又连补数刀。最后将两人的头颅割下来。为了不牵连其他的兄弟,他扯下一条被里白布,用两人的鲜血写道:“放火烧死魏家人的是我陈晨所为;杀死奸夫淫妇的也是我陈晨所为。随后又用了把杀猪刀资金了自己的心窝。

     一场同窗之争在悲哀中结束了,花梨镇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宋春梅当夜被魏家无情的赶出门以后,她含着眼泪来到蟠桃溪边,双眼一闭就跳入河中。

     此时正遇到两个男子路过此地,把她从河中救起。她一醒来就哭诉自己不幸的遭遇。人们都可怜她,张罗着为她另外找一个婆家,潘瑞雪的二哥听到消息后,就赶去把她接到家中,随后收她做了填房。潘二哥认为这一切都是他兄弟的过错,报复心太狠了,殃及了许多的无辜。

     三精魂各自从死尸中窜出来,他们一致以为这次非常过瘾,看到了许多贪欲之人的丑恶和死亡。欲魔说:“人们都知道,淫是万恶之首,但是就有人敢去碰它。”欲邪说:“管他的人家不去碰,那有咱们好戏看。”欲恶说:“二位老兄,我又发现新目标了,走吧。”随后三精魄飞向天空,去了远方……

     林子豪、林子博、林月悦相继从梦中醒来,一个个吓得瞠目结舌,随后给他们的妈妈讲了梦中的故事,叶素梅,催他们赶快写梦记。十一点过后,钟原道长依旧送来滴血曼陀液。每人发了一颗化魔丹,叫三兄妹服下,不多一会儿三人就去了新的梦乡。